新华网 正文
神东故事:张少强的“影”梦空间
2018-12-18 16:06:47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这张照片是我摄影生涯的第一幅作品。”寸草塔二矿实操基地培训教师张少强指着一张黑白的艺术照。那是他才学会拍照不久,且是学习了小半年后的第一幅作品。

  1976年还是初中二年级的张少强为了减轻家中的生活负担,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踏上摄影求学路。他的这个想法不是突发奇想,一个月24块是这个家庭七口人的所有收入,而一个照相馆的照相师傅一个月一个人就能赚80块。但无论如何,这个想法在当时那个年代还是很疯狂的,果不其然,他和父母说明自己的想法后,被父母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刚萌生了学摄影的火苗,因为父母不同意就这么无始而终。张少强怎么样也不甘心,况且他学摄影还是为了挣钱,为了一家七口摆脱每月都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窘迫日子,为了让弟弟妹妹隔三差五能过回“荤腥瘾”,想到这些,也更坚定了他的想法。

  张少强开始行动,他走进当时营盘湾为数不多的一间照相馆开始了求学路。那时他只有14岁,洗相、放大、冲片……师傅叫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拍照要靠人目测光线、洗片要压住不走光,师傅讲的每一个拍照要点他都牢牢记在心里。

  “那时候照相馆最多的照片是艺术照和全家福。”学习了半年后,张少强拿起相机,照了第一张摄影作品——一张姑娘的黑白艺术照。照片洗出来后,师傅点点头,顾客也很满意,这让张少强有了继续奋斗的勇气。

  学习了两年后,张少强萌生了他的第二个梦——开一间属于自己的照相馆。说是梦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一台海鸥203相机要86块,这两年在照相馆学杂根本没有什么积蓄,靠家里补贴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怎么办呢?正在他发愁的时候,一个朋友给他出了个主意——扣土坯,扣一块几厘钱,扣够几万块相机钱也就有了着落。

  扣土坯作业单调重复,扣几个就让人兴味索然。可低头想想相机,想想每月可能拿到的80块“巨款”,张少强又一块块地扣起了土坯。由于张少强不分昼夜地扣土坯,不久之后,相机钱攒够了。拿着厚厚几沓钱,张少强让父母开证明,托人到供应社买了一台崭新的海鸥203相机。

  干活的家伙有了,几天后,照相馆开业了。照相馆开在了离家不远的营盘湾煤矿一分矿的街面上。大头照、侧面照、艺术照、全家福、半身照、学生毕业照,张少强拿起相机,在照相馆里捕捉身边人的美好样子。除此以外,他拿出了买材料的钱、药水钱、胶卷钱、设备钱,把每月剩余的大部分钱拿回了家里。很快家里的日子渐渐改善,慢慢还有了些积蓄。

  2年后,赶上了营盘湾煤矿一分矿招工,父母家人都希望张少强报名,这一次他听从了父母的意见,毕竟煤矿工资还是很吸引人的。1980年10月,张少强顺利进入营盘湾煤矿一分矿。由于张少强对摄影有着深厚的情感,即使在煤矿上班,他依然经常拿出相机拍照。

  海鸥203、孔雀DF、黑白放大机、佳能5D3,张少强不断扩充着自己的“武器”,每每拿起这些老伙伴,他都爱不释手。他的上千幅摄影作品更是他的宝贝。自从有了朋友圈,张少强总是将人物、风景等作品展示出来,随照片一起发出的还有张少强自制的图文并茂的风景相册,这些让朋友们大饱眼福。

  张少强给记者展示了他加入的微信群,有好几个摄影爱好者群,大家互相分享拍摄成果。张少强说,最近的一次拍摄在今年夏天,他一个人去康巴什湖边拍鸟,静态的、动态的,一下午时间沉浸在摄影中。

  摄影是张少强一直坚持的爱好,还是他的养生秘笈。张少强说自己从来不锻炼,就和普通中年人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一直喜欢摄影,“年轻时就经常跑到各地去拍照,背着相机跑来跑去,身体自然就好了。”(神东新闻中心 刘晓婷 寸草塔二矿 侯明毅)

+1
【纠错】 责任编辑: 索炜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鱼跃人欢冬捕忙
鱼跃人欢冬捕忙
济青高铁开通在即
济青高铁开通在即
夜捕
夜捕
吉林舒兰市发现疑似东北虎踪迹
吉林舒兰市发现疑似东北虎踪迹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870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