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做沙海中奋勇搏击的石油铁人
2020-07-03 17:56:0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我叫杨海军,1992年大学毕业,主动申请到塔里木油田工作。父母给我起名“海军”,有人跟我开玩笑,塔里木没有大海,你是“海军”,来了有什么用?我总是这样回答:“塔里木盆地有号称‘死亡之海’的大沙漠,是油气的海洋,我愿做沙海中奋勇搏击的海军。”

    走进石油门,便是石油人,就得有石油梦。在塔里木盆地寻找油气大场面,是我的梦想,为之奋斗,我心甘情愿。

    塔里木盆地是典型的叠合复合盆地,地表和地下条件极其复杂,超深是最大的特点,有一系列世界级难题等着地质专家来挑战,被称为“地质家的乐园”,油气勘探受世人瞩目、让众人期盼。找到与56万平方公里的塔里木盆地相称的大油气田,是几代石油人的梦想。

    刚参加工作实习期间,我参与的两口勘探井先后失利,当时一口井成本几千万,好比几千台“松下画王电视”一台台垒起来,给我的刺激最痛。老领导老专家经常讲,调动勘探千军万马的不是领导,而是科研人员用铅笔划定的井圈和测线。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要当好个参谋,定好井,一定找到油气。

    2004年,西气东输建成投产,塔里木油田进入了稳油增气的新阶段。此后,我见证了塔里木油气产量从1000万吨到3000万吨的跨越。我对“掌控资源,资源为王”感触最深,一直告诫自己,要继续走好找油找气的“长征路”。

    扩大库车天然气勘探成果,保障西气东输长期供气,是我的第一项任务。1998年,克拉2大气田横空出世,但之后6年勘探却始终在低谷徘徊。如何在困境中突围?我们便把目光锁定在6000米以下的深层。

    然而,库车山前地质研究受地震资料品质的限制,如何在深层找准含油气构造、确定有效储层,已经超越了经典地质学的认识。我们便多次开展构造物理模拟实验,创新发展了相关理论,不仅描绘出深层大气田的轮廓,搞清了深部地层构造样式,还填补了国际地质理论在这方面的空白。

    在这一理论指导下,十年磨一剑,2008年,克深2井在6500米以下深层获得高产油气流,实现了克拉之下找克拉的战略性突破。此后,我们又相继发现克深5等13个气田,与先前发现的克拉2气田一起形成克拉-克深万亿方大气区。

    科技引领未来,创新驱动发展。面对库车坳陷复杂区、空白区,我和我的团队又乘胜追击,引入新理论,发现一系列新圈闭、新层系。2019年,博孜9井在近8000米获得重大突破,荣获集团公司油气发现特等奖,近两年新发现博孜3等12个大中型气藏,形成博孜-大北万亿方大气区。

    通过20年持续攻关,我们在库车山前发现的两个万亿方大气区,为建成300亿方产量规模提供了坚实的资源基础。

    实现台盆区碳酸盐岩勘探开发,保持塔里木油田原油稳产,是我的第二项任务。塔里木原油稳产,碳酸盐岩是重点,也是难点。2008年,油田碳酸盐岩原油产量突破50万吨,而我们的邻居——中石化塔河油田已超过500万吨。同在一个盆地,我们的矿权面积还大,为什么差距这么大?我们有多大的发展潜力?为此,油田公司安排我组建碳酸盐岩中心,开始新的艰苦探索。

    由于埋藏深度普遍超过6000米,地下情况复杂,油气藏模式不清楚,油气水分布规律复杂,被形容为“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2009年4月,我们碳酸盐岩中心提出“与碳酸盐岩斗,其乐无穷”口号,斗的对象是碳酸盐岩油气藏,实则是和自己斗,斗的是我们的观念认识、技术方法。

    我带领团队重新开展基础地质综合研究,攻克了碳酸盐岩储层刻画和成藏机理难题,率先提出断裂控储控藏新模式,深化了“小油藏,大油田”认识,发现了台盆区10亿吨级碳酸盐岩大油田,推动碳酸盐岩原油产量突破200万吨,不仅成为塔里木原油增储上产的主力军,也成为中国石油原油稳产上产的主力。

    加快新区新领域风险勘探,尽快找到新的勘探接替领域,是我接受的第三项任务,也是最难、最重的。库车新区、塔西南山前、台盆区深层碳酸盐岩是塔里木勘探的三大新区新领域,这些区域历经几代石油人的艰辛探索,始终没有形成场面,与其说新区,不如说是冷区。

    都说构想是勘探的灵魂,圈闭是勘探的生命线。我深深地体会到,新区新领域勘探,只有思想大解放、观念大转变、技术大变革、研究大融合,才有可能实现质的飞跃。更为关键的是要有一支能静下心、扑下身,耐得住寂寞,不甘于寂寞的科研团队,努力在沉默中爆发,让冷区不冷!

    近三年,我和团队总结经验教训,梳理关键问题和瓶颈难题,重新认识地质条件、评价勘探潜力,提供了一批具有战略意义的风险勘探井位。

    2018年,库车山前秋里塔格构造带中秋1井获重大突破,库车又一个万亿方大气区现出端倪。就在今年上半年,轮探1井在寒武系盐下、中古71井在奥陶系深层获得工业油气流,有望实现台盆区勘探领域的接替。

    当前,我们正在开展博孜-大北天然气上产、塔河南原油上产“两个会战”,就是要实现4000万、甚至更高的发展目标。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在塔里木找油找气是我毕生的追求,我愿永远做沙海中奋勇搏击的海军。(杨海军 塔里木油田公司首席专家)

    

+1
【纠错】 责任编辑: 孙广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盛装起舞 好戏连台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绣香包 浓情迎端午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朱鹮栖息地以秦岭为中心向东亚扩展
夏日古镇风光美
夏日古镇风光美


0100300914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93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