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舒淇在新婚后,选择了如此一部魔性的电影重回银幕

2017年01月26日 08:58:03 来源: 新华网


     “文慧园路三号”在《贺岁档大战》一文最后,对今年贺岁大战的“参赛选手们”进行了一个小调查,截止到晚上11点,影迷们的投票如下:

    《西游伏妖篇》:300票;《大闹天竺》:126票;《功夫瑜伽》:65票;《乘风破浪》:266票;《健忘村》:188票;《熊出没:奇幻空间》:23票

    我尤其没有想到的是,紧跟《西游伏妖篇》和《乘风破浪》之后的,会是《健忘村》这部作品。而且在昨天大量的留言中,很多资深影迷表达出对这部影片的极大兴趣。而他的投票数,把宝宝的《大闹天竺》和大哥的《功夫瑜伽》都远远甩在了后面。之前,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健忘村》居然那样有胆量的挤进了贺岁档,还是大年初一上映。胆敢在大年初一这样一个惨烈竞争的档期上映的电影,必然都带有浓郁的大片气质,传统商业类型路线,或是不可抵挡的明星制诱惑力。不过,严格来说,《健忘村》并非一个完全的三无产品,人家不仅是一个喜剧,也有不错的卡司,这大概也是舒淇结婚后,首部亮相银幕的电影。也许只是,相比较其它的大片造势,《健忘村》有些显得静悄悄了。

    关于导演陈玉勋,大概是听着甚多,真正了解的人,并不算太多。自《一代宗师》上映后,我们常可以用里子和面子来评价一个时期,或是一个时代的电影人。在属于陈玉勋的时代,他是里子,蔡明亮成了面子。大家常常提到他的作品,莫过于《热带鱼》了,近年陈玉勋也凭借《总铺师》一片,在台湾市场掀起一个票房小高潮。不过说来,《健忘村》的成本,可能比陈玉勋拍过的所有电影加起来还高,这也是一个里子电影人的尴尬之处,他们是缔造历史的人,却在历史的浪潮中,流落边境。

    《健忘村》是讲关于记忆的事情,难免也让人想起他在《十加十》短片集里的一部《海马洗头》。海马自然是说存放记忆的海马体,《健忘村》中也继续使用了海马这个符号,与记忆相关联。在《海马洗头》中演出的李烈,却成了《健忘村》的监制。

    相比《海马洗头》这样关注人类情感的小命题小格局,《健忘村》对于记忆这个主题,有了一种不同方向的拓展。既然是有一个村,是在一个相对闭塞的地方发生的故事,必然自带一种乌托邦气质。当然,在我国来说,我们所有的乌托邦概念,更似于小国寡民,阡陌相通,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在时代背景上,可以明显看得出,故事的背景虽然被放置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但在大时代的变动下,闭塞的小文明,反倒是难以被波及,始终停留在已经消逝的时光当中。

    所谓的《健忘村》,其实叫裕旺村,本身这两个字的设定就谐音了“欲望”,而其中“旺”又与“忘”相通,健忘其实是一个手段,让人达成欲望,而所谓的欲望,又是为了“裕旺”,也就无非是为名为利,最终,一切也不过是一场虚妄的狂欢罢了。当然,《健忘村》本身自带一种魔幻现实主义氛围,也就是在这种狂欢精神之中,到了末尾,大家可以不计较得失,不在乎过往,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生活下去。所谓的遗忘神器“忘忧”,并没有说它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由它所运作出来的记忆,如同主观视角下的电影镜头。

    其实关于记忆消除的电影,并不算少见了,近年就有爱情神片《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这个电影就讲述了一整个电影的消除过程,本来已经千疮百孔的感情,在记忆的梦境中不断穿梭回溯,逐渐又找到了相爱的原因,只是在这个逆行的梦境里,无法终止消除的过程。另一部让我想起的影片,是《归来》,在《归来》中记忆被时空所摧毁,变成了一种无解的轮回,而余下清楚看见时空的人,只好陪伴这一个人去演出余生的戏。在《健忘村》中,对于记忆的命题,就很像是《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和《归来》的结合。触动了失忆的人心中本性的东西,依旧是万古不变的爱,爱的背后,当然也带有欲望的驱使。通过忘忧,人们忘记的其实并不是忧愁,而是自己的人性,每天过得轮回式的生活,失去了个性,只存有共性。

    很有意思,大家一直在等火车来,从开头的旧村长,到结尾的新村长,都在等着铁轨修到这个地方来,建起车站,让村子富裕起来。但是,从地理环境的设置来看,其实铁轨要修来,是一个很难真正实现的事情。而在清末民初这样的时代环境下,火车代表的其实就是现代社会的思潮,村中的人希望火车来,是希望现代的文明主动的进入到这个地方来,相对而言,就是他们在被动的等待,而不是自己真正的走出去。在故事的结尾,也是不经让人怀疑,一切荒谬是否真的发生过?在《驴得水》的最后,好像一切有回归了平常,但张一曼这个时候自杀了,告诫了大家,一切并非从未发生过。那到了《健忘村》后,新的秩序再度建立,人还是遗忘了很多,那么在遗忘之后,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是真实的发过吗?可能,所谓的文明的秩序,也不过就是一个推翻一个,再重建一个,再推翻一个,这样无尽的轮回。对于曾经推翻的,无人再有话语权去追忆,而下一个新建的,不过又是一套新鲜好看的说辞而已。

    虽然《健忘村》给人一种和那些类型片妖艳贱货都不一样的感觉,其实当中还是用了不少类型片的常见桥段来丰富剧情。如黑色电影的悬疑凶杀,又或是常见的权势人物攻占小镇阴谋。包括张孝全的角色,都很类似西部片当中的英雄式人物。人自然是无法简简单单的忘忧,最安慰人的那一句时间可以抹去一切,又或者喝上一杯醉生梦死,都只不过是一种说辞而已。人之所以,成为一个人现在的样子,在本性之外,自然是后天的事情所累积而出的结果。荣格的潜意识学说,便说人的一生其实是在潜意识中早已确定好的一条直线,每一步都只是在这条直线上前行。所谓前行过后的脚印,又或说是构成一个人浩瀚一生的方向的,就是他所经历过的记忆。对于记忆的抹杀,本来也是对于一个人最为彻底的抹杀。忘忧不过是一个天大的幌子,人生不如意本来就十之八九,能够常想的不过一二。忘了忧愁,不也就是忘了十之八九本来的自己吗?最终所导致的结果,也不过是文明的陷落,一切又变成了一种轮回,从头再来一遍。

    《健忘村》很好看,但其实真的不简单,等待诸位看官自己好好品味。(此文章转载于:文慧园路三号 作者 | 奇爱博士 侯弋)  

【纠错】 [责任编辑: 饶丹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6171120379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