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出道即捧金像奖 刘玉翠:不懂拒绝才接演阿紫、建宁
2017-07-28 08:16:1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走出抑郁症重拾表演

  没有配角,没有我,整个影视作品也不完整

  刘玉翠想改变现状,开始没日没夜地在片场辗转,连续三四天不睡觉,手心一直冒汗,不发泄情绪也不和旁人沟通。

  在这以后,她进入一段很长时间的失语期,她感觉自己要疯了。家人带她去找心理医生,一躲开家人,她就将医生开的药投入垃圾桶,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抑郁症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刘玉翠甚至萌生了自杀的念头,“想轻生的那一刻我很怕,但后来转念一想害怕还算好事,起码你还有得救。”

  2011年结束了与TVB的合约,无奈之下她学美容、卖保险,还考了地产经营执照。渐渐的,靠着家人、爱人的帮助,她终于直面自己的情绪问题,积极治疗走出了阴霾,“过去的十年八年我都很闷,后来才明白我不是在乎别人的想法,而是过不了自己认同的那一关。”

  刘玉翠说,经过这段经历,自己也终于知道演戏对自己的意义,不再在乎主角与配角,“当我重新拾起表演觉得自己还是喜欢的,我想用我的生命和经历去感染其他人。没有配角,没有我,整个影视作品也不完整。”

年轻时的刘玉翠很可爱。

  【对话刘玉翠】

  拍戏条件好 容易惯坏人

  新京报:《天龙八部》里你更想演的角色是谁?有没有争取过?

  刘玉翠:我当然想演主角,女生都想演正面、美的、仙的,例如王语嫣,我也有过为什么那些角色轮不到我演的疑问。但摆在我面前的就是阿紫这个角色,那时我还算新人,角色没商量的余地,也可能是其他人看不到我的内在美吧(笑)。

  新京报:《鹿鼎记》里韦小宝的每个老婆都很漂亮,争奇斗艳有压力吗?

  刘玉翠:建宁这个角色也没有选择,监制李添胜给我这个角色我就拍了。平时会假想如果让我演双儿啊、阿珂啊会怎么样。但我从来不会想如果我来演会不会更好,我觉得不同演员表现不同,这也是种安排。在那么多漂亮老婆之间你不用害怕,不能没了自己。原著对我帮助很大,但TVB剧本把原著改编了,我刻画的建宁比原著要疯一点,我就想着尽力把她表现出来。

  新京报:如今“北上”拍戏了,是不是和以前有很大不同?有你看不下去的行业乱象吗?

  刘玉翠:内地的演员特别幸福,比我们以前拍戏时的条件好太多,有保姆车、有钱、有助理,拍完戏就上车,只要你够红就有很好的条件。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就像黄日华在最红的时候都要自己开车上班,没助理,也没有那么高的片酬。虽然我很少遇到不敬业的演员,但见过很多年轻人不懂礼貌,有些演员和你用同一个化妆间,那肯定是一部戏,他们却对人不理不睬,也不打招呼。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老土,确实环境越好越容易惯坏人。

  新京报:回顾出道经历,你最后悔的是什么?

  刘玉翠:这是我受访前都不曾想过的问题。回想起来,我似乎没怎么为自己争取过、表达过、沟通过,我把很多想法都压在自己的心里,不懂去表达。不管是角色或是心情,其实当年我应该更有主见告诉高层和导演自己的想法,或许会有很多转机。就算没什么转机,起码曾经说出来过。

  新京报:如果有机会再让你演一次阿紫,原班人马全数回归,会参与吗?

  刘玉翠:这个年纪了,不会再回去也回不去了。我知道很多“金庸迷”还在做这个梦,也只能放在梦里了。虽然我们拍摄的版本也有不完美,但在我心中已经很完美了,只能把回忆留在观众心中,收藏黄金时光,很多东西没条件再做一遍了。

  采写/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记者 郭延冰

   上一页 1 2 3 4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孟加拉国头部连体女婴将准备接受分离手术
    孟加拉国头部连体女婴将准备接受分离手术
    南昌军事装备展示中心即将向公众开放
    南昌军事装备展示中心即将向公众开放
    黄河壶口瀑布迎来伏汛
    黄河壶口瀑布迎来伏汛
    龙滩水电站开闸泄洪
    龙滩水电站开闸泄洪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139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