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成泰燊:睡过大马路 拿过国际表演奖
2018-02-01 08:15:4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电视剧《于成龙》 图/视觉中国

  电视剧《琅琊榜2》

  电影《世界》

  电影《左右》

  电影《白鹿原》

  电影《爱的替身》

  电影《妖猫传》

  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的电视剧《琅琊榜2》中,有位排名琅琊榜第一的高手——东海墨淄侯。墨淄侯一出场就给大梁带来了满城风雨,为了给妹妹——嫁给梁帝的淑妃报仇,他手段狠辣,将当年涉及淑妃难产而死的相关人等一一杀死,还夜闯了长林王府。这个登场就抢尽风头的大反派的扮演者就是成泰燊。

  成泰燊毕业于中戏导演系。2001年首次出演电影《海鲜》就获得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之后又因贾樟柯导演的《世界》、王小帅导演的《左右》、唐晓白导演的《爱的替身》接连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提名。

  在还未正式成为演员之前,成泰燊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他酷爱陀思妥耶夫斯基,熟读莎士比亚和列夫·托尔斯泰。数十年的阅读习惯,让成泰燊在他的首部电影作品《海鲜》里就展示出与众不同的表演天赋。

  尽管屡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得荣誉,但对国内观众而言,成泰燊的名字却像一道“选择填空题”,很难精准地给这个名字一个定位,他在初期的文艺片中演过保安、小警察,也演过革命者、政治家等主旋律人物,还演过不少狠毒的黑帮老大。比如对于同时看过电影《妖猫传》《解忧杂货店》、电视剧《琅琊榜2》的人,大概很难第一时间发现成泰燊分别在其中扮演了哪个角色。

  而首先要思考的,不是他的角色,是他的名字——“燊字的读音”难住了不少人。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成泰燊告诉记者,他本名“成太生”,在主演贾樟柯电影《世界》期间,有朋友觉得他名字笔画太少,不够厚重,建议他改成发音接近的成泰燊(shēn)。“燊”有炽热、茂盛的意味,他很喜欢这个寓意,“改了之后笔画多了,感觉身上的责任也更大了。”

  生活中的我是个害羞的人

  成泰燊说,自己生活中特别害羞,喜欢躲起来,不喜欢别人看到自己,也不愿意让别人关注自己。但是一上了舞台,那就不是自己了。

  “因为生活中我不太爱说话,不太爱表现,更多是静下来去读书,更偏重于探讨自己内心的一些感受,这就导致到了舞台上进入人物的时候,生活当中压抑的、不能表达的,在表演中很容易被释放出来,有一个弥补。所以我觉得,演戏的时候可能就是我休息的时候。”

  1 文学少年,误入工厂炼钢四年

  成泰燊1971年出生于山西省交城县。从小就不是一个性格活泼、爱好文艺的孩子,他喜欢把自己藏起来,在人群背后观察这个世界。中学时,他喜爱上了文学,并在书中找到了自己的世界。他喜欢读书,也曾经给文学杂志投过稿,却石沉大海。

  成泰燊本来想一直把书读下去,读完高中读大学,没想到高二那年,他被家里要求接父亲在工厂的班,进了炼钢厂当了一名炉前工。炉前工是炼钢的第一线,工作环境恶劣,每天在几千度高温中,穿着很厚的防高温服,抡大铁锤。在本应该最美好的18岁,他每天挥汗如雨,在工厂一干就是四年。

  他也曾经跟父亲抗争过,要考大学,父亲说你考不上怎么办?必须去接班。

  炼钢的那四年里,他天天在想,要上大学,到明媚的教室里去。

  他给自己报了各种艺术学习班,“就像现在家长给小孩报各种学习班的劲头一样。”舞蹈、素描、话剧,上班之外成泰燊就扎在文化宫里。18岁之前在农村长大,他没有机会学,18岁到太原上班,来到了城市,他开始吸收各种养分。

  那段时间,每天清晨4点,他都会绕着太原清冷的街道跑步,一跑就是三四十公里,一直跑到8点去上班。因为他少年时曾发现自己并无文学天赋,可能一辈子也成不了文豪,从而感到沮丧绝望,当时想,不如死了算了。之后来到太原,成泰燊靠跑马拉松来磨炼意志。

  他说,年轻的时候总想找到一个出口,想突围,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

  2 没想当演员,考中戏是“策略”

  四年后,成泰燊辞了钢厂的工作,到北京考大学。刚来北京的时候他住过地下室,睡过立交桥,拿两块报纸往地上一铺就睡。

  1993年,成泰燊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导演混合本科班。实际上,他当时看不上演员这个职业,觉得演员是靠脸吃饭,但文学家可以创作人物,“可以塑造人的灵魂,引导光明,但我在这方面又缺少天赋,考中戏是权宜之计。”

  在成泰燊看来,这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会演戏,也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能成为演员。

  “只要能靠近文学,我就开心,就去努力。导演系毕竟离文学还近一点。”

  考入中戏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隔壁文学系同学的宿舍里,跟人家要来一份文学系书单。从此每天泡在图书馆。他还曾经跟同学一起去逛隆福寺的书店,没钱买书,心想偷书不算偷,然后揣上几本书就跑,被人家发现了追出来,一路扔了好几本,只剩下一本《许三观卖血记》。

  虽然为了读书,做过不少荒唐事,成泰燊说,也正因为自己喜欢读书,喜欢文学作品中人性的细腻和复杂,才使得自己在日后做演员的时候,能够更准确地把握人物。

  3 演朱文导演处女作,拿大奖

  中戏毕业后,成泰燊经历过一段穷困潦倒的日子。无论是做演员还是导演,都没人愿意用新人。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个6平方米的房子,几百块房租。没饭吃了就去找同学,说能不能去你那玩一玩,实际上是想混一顿饭。“那个时候我也差不多30岁了。以前在炼钢厂收入还可以,但大学毕业后反而连饭都吃不上了,也不敢跟家里说。”

  成泰燊曾经也想过做导演,但没想到,主演的电影处女作《海鲜》让他在演员这个行业获得了认可。

  合作前,他并不认识朱文,但作为一名文学青年,他很早就知道这位上世纪90年代青年作家的代表人物。2000年,朱文筹备导演处女作《海鲜》,找男演员,成泰燊送去了资料,“当时我觉得演不演都无所谓,朱文是我偶像,我是他粉丝,能跟他聊聊天就很高兴了。”两人一见面,成泰燊就跟朱文讲俄罗斯文学,聊陀思妥耶夫斯基。朱文也喜欢这些,相谈甚欢。过了三四天,剧组又打电话叫成泰燊再去一次,定下了他。

  2001年,《海鲜》荣获58届威尼斯电影节当代电影单元特别奖,成泰燊也在该片中成功演绎了一名处在复杂人性纠结中的小警察,摘得法国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那个时候成泰燊见到了很多朱文的朋友,有诗人、作家,都对他的演技赞不绝口,这让他有一种突然得到文学界认可的感觉,美得天天都睡不着。

  朱文当时告诉成泰燊,“你将来会成为大演员”。

  4 读《金刚经》走出人生困境

  2004年,成泰燊与他的山西老乡贾樟柯合作,主演了电影《世界》。成泰燊在《世界》里演的角色就叫“成太生”,身份依然是底层小人物:一个保安。凭借本片,成泰燊提名第6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在外人看来,《海鲜》《世界》的接连获奖,已经让成泰燊坐稳演技派的实力男星位置,鲜花、掌声、荣誉、名利都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然而,演完《世界》后的那段日子,却成了成泰燊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

  除了少数圈内人对他的认可,成泰燊一无所有,还要经常应酬,陪导演喝酒、拉关系。常年不拍电视剧使得他在普通观众中知名度很低,在北京都买不起房。时至今日搜索成泰燊的相关新闻,“影帝买不起房”还是和他有关的热门话题。

  无论在精神还是物质上,他都感到和这个世界巨大的冲突,好像老天给了他一把打开新世界的钥匙,他却找不到大门。

  2005年,成泰燊感觉“痛苦到了一个绝境”,解开他人生困局的依旧是一本书。朋友推荐他看《金刚经》,让他醍醐灌顶,“看了后我痛哭流涕。原来自己较劲的还是自己,对成败得失太在意。人的欲望总是想得到更多,但往往是不背包袱,往上走的速度才是最快的。”

  于是,成泰燊把所有身上背负的框架都卸了下来,静心禅修,不再想要一飞冲天,以最放松、平和的心态去演戏,也开始接演电视剧。

  他说,《金刚经》让自己身上的负能量清除了。

  他曾经以为自己和这个世界无法和谐共处,因此总想冲破那些看不见的铜墙铁壁,但最后发现,“问题是自己的,世界都没有问题。”

  5 演了电视剧,才被人“认识”

  放下心中的负累之后,成泰燊的戏路反而一下打开了。

  2006年,他在黄文利执导的抗日剧《狼毒花》中饰演中共地委书记甄一然。该剧播出后,成泰燊感受到了和此前演文艺片的不同“待遇”,他只要一出门,走到哪儿都是“甄书记”,生活中加个油、吃个饭,都会有人认出他来。

  2008年,杨阳导演开拍电视剧《天地民心》,剧中男一号“祁隽藻”经历四朝皇帝,为三位皇帝做过老师,是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当时副导演就向杨阳推荐了成泰燊。“杨阳说演员是不错,但他演的(警察《海鲜》、保安(《世界》)都是比较阴暗的人物,祁隽藻是个读书人,高风亮节很纯净。”

  后来剧组找了很久依然没有合适的演员,杨阳就见了成泰燊。“我那个时候已经禅修了很久,心态完全(和演《海鲜》《世界》的时候)不一样了。杨阳导演说你的眼睛很清亮放光,就你了。”

  2017年,成泰燊又与吴子牛导演合作了央视开年大戏、康熙年间有着“天下廉吏第一”之称的《于成龙》。

  “我会觉得有时候老天让我走一步,回头退三步,就是倒回去让你把偶然的东西补齐了,变成必然。”

  在“慢慢将自己补齐”的过程中,成泰燊也主演了不少好电影。2007年,凭借王小帅执导的电影《左右》提名第5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2008年,主演的电影《完美生活》入围第6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地平线单元;2009年,出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导演(《鸟人》《荒野猎人》导演)的影片《美错》,入围第8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和第68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最佳外语片;2012年,凭借电影《爱的替身》提名第60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艺人供图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印象北极村
印象北极村
武汉:极不平衡转体桥转体成功
武汉:极不平衡转体桥转体成功
华山栈道“护路人”绝壁扫雪走红
华山栈道“护路人”绝壁扫雪走红
铁路线上的“铿锵玫瑰”
铁路线上的“铿锵玫瑰”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235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