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巅峰之作 舞动广州
2018-03-30 08:22:47 来源: 广州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王者之舞》

  《天鹅湖》

  《本初》

  成就了《大河之舞》举世辉煌的“世界舞王”迈克尔·弗莱利,将携他的另一部“巅峰之作”《王者之舞》莅临广州,让不少踢踏舞爱好者期待不已。实际上,近期将在广州舞台“起舞”的“舞王”并不鲜见。明后两天,王媛媛将带着其一手创立的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献演两部改编自名著的作品;6月,中国舞坛生力军李翩翩、谭远波将带来《本初》,而享誉世界的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也将带来原汁原味的《天鹅湖》《胡桃夹子》……踢踏舞、现代舞、芭蕾舞,舞林“王者”在广州舞台热力“起舞”。

  踢踏舞

  《王者之舞》要超越《大河之舞》

  “世界舞王”迈克尔·弗莱利的另一部巅峰之作

  成就了爱尔兰踢踏舞《大河之舞》举世辉煌的“世界舞王”迈克尔·弗莱利,即将携他的另一部以超越《大河之舞》为目标的“巅峰之作”《王者之舞》展开中国巡演,于5月16日至5月18日,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为观众献演3场具有好莱坞风情的踢踏舞秀。据悉,《王者之舞》无论在编舞、串场或舞台布置方面都一扫《大河之舞》的传统风格,将爱尔兰踢踏舞与摇滚、爵士等相融合,辅以顶尖的娱乐制作,以浑身是劲的火爆动感呈现在观众面前。

  弗莱利被誉为“爱尔兰舞第一人”,百老汇为他在纽约42街区命名了“弗莱利大道”。他1958年出生在美国芝加哥的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人生经历极富传奇色彩。11岁时,母亲开始带他去学舞,老师说11岁才学舞已经太迟了。没想到他竟然在17岁的时候拿到世界爱尔兰舞蹈冠军。高中毕业后,弗莱利子承父业做过一段时间的建筑工人,后来加盟爱尔兰“酋长”乐队并随之巡演,担任舞者与长笛手。巡演期间,弗莱利一口气拿遍13个国家(包括美国)的爱尔兰舞蹈冠军。上世纪九十年代,弗莱利如愿以偿,《大河之舞》和《王者之舞》两部技惊世界的舞蹈作品相继问世。

  “要把仍然留存在《大河之舞》当中的那些遗憾通通解决掉”

  实际上,《大河之舞》的创作之源是弗莱利创作的一段7分钟的表演,富有节奏感与视觉冲击力的表演震撼了每一位观众。很快,弗莱利和他的创作团队以这段7分钟表演为主题,推出了整台踢踏舞综艺秀《大河之舞》。1995年,《大河之舞》在都柏林首演,一举成功。

  就在《大河之舞》首演当年的10月,弗莱利因艺术创作上的分歧离开了“大河之舞”,并重新鼓起勇气创编《王者之舞》,用对爱尔兰踢踏舞的终极性创作,完成对自己人生的重新审视。1996年7月,《王者之舞》的首演再次选择了都柏林焦点剧院,结果大获成功。在第二年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王者之舞》通过电视向全世界的10多亿观众转播,成为1997年美国票房收入最高的演出。1998年,《王者之舞》在英国温布利体育馆连续演出21场,场场爆满,至今无人能打破此纪录。在那以后,《王者之舞》成为全球最卖座的爱尔兰舞剧。

  事实上,弗莱利的《大河之舞》与《王者之舞》两部作品,前者更像一部带有一定戏剧线索以及诗情画意的舞蹈秀,而后者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是用爱尔兰舞蹈和爱尔兰音乐来构筑一部完整的舞剧:精灵的笛声唤醒了森林中的万物,在万物滋生的过程中,爱情也在少女的心中成长,这时,两个敌对的力量出现了,都在为争夺美丽少女的芳心做着努力……最终善战胜恶。

  说到《王者之舞》的创作初衷,弗莱利表示:“就是要超越《大河之舞》,不是为了报复,是要把仍然留存在《大河之舞》当中的那些遗憾通通解决掉。”

  现代舞

  《野草》《本初》接踵而来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携两部作品来穗

  《夜宴》《夜莺与玫瑰》《莲》……广州观众对王媛媛和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早已不陌生。3月31日至4月1日,王媛媛将携改编自名著的两部作品《毒》和《野草》登陆广州大剧院。

  熟悉王媛媛过去作品的观众都知道,她的舞蹈创作常依托一个文学原著基础,这次的《毒》和《野草》亦不例外。前者是由奥地利圣玻尔滕艺术节委约创作的舞蹈,于去年首演,灵感来源于现代法国诗人波德莱尔的作品《恶之花》。后者改编自鲁迅同名散文集。

  谈到对题材的选择,王媛媛认为,首先是让她在某种时刻有所触动、跟自己的内心相关作品,“让我想要用自己的艺术手法来呈现对它的理解”。王媛媛透露,在创作《毒》的过程中,看到国外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有所思考。而在创作《野草》的时候,王媛媛遇到了生活中的一些波折,“在挫折之中我无语又无奈,这时,文学作品能给我一种力量。”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创立十年了,当代舞相对“小众”,对于观众接受度的问题,王媛媛就表示,“你永远无法满足所有的观众,但是我相信会有观众跟随你去思考。”

  不忘初心的舞剧《本初》

  作为友谊剧院“好戏100大惠演”的项目之一,6月8日,舞剧《本初》将在友谊剧院上演。这是中国舞坛生力军李翩翩、谭远波继《本无》之后推出的又一全新力作,试图藉着身体动作传递人类本真的初心。

  时间不语,你我不言,不言不语,身体在运动中产生联系。动作发生,能量消耗,潜移间引出一道无形的痕迹。不知不觉中,回归生命本初,不苟言语,以身体运动,探寻表达过程;不求形式,任诚挚朴实,体悟内里初衷。编舞在这部舞剧中向自我内心进行探索,表现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怀。虽然舞台上只有一个双球体的装置,但光影和舞者的结合激发了观者的情感共鸣。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音乐家李带果的音乐也为这部舞剧增色不少。

  芭蕾舞

  《天鹅湖》《胡桃夹子》魅力永存

  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带来《天鹅湖》《胡桃夹子》

  闻名世界的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将于6月9日~10日再次造访广州,连续两天在广州友谊剧院和广东省演艺中心大剧院,上演4场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胡桃夹子》。这次演出也是国际芭蕾明星在中国的一次集汇,带领观众在聆赏震撼心灵的音乐篇章的同时,重温百年不朽的经典名剧。

  俄罗斯是芭蕾艺术的一个重要国度,古典芭蕾最重要的鼎盛阶段就发生在俄罗斯。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是俄罗斯国家文化部直属领导的艺术团体,该剧院在成立之初便汇集了一大批经验丰富、艺术精湛的芭蕾舞艺术家。该剧院曾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巡回演出,媒体评价该团的表演“具有如此的强度和力度,仿佛超越了音乐和舞蹈的界限”。

  该剧院艺术总监弗耶契斯拉夫·米哈伊洛夫·戈尔杰耶夫是原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艺术编导,其表演特点是动作难度高并且富有激情、力度。戈尔杰耶夫很清楚传统芭蕾舞的魅力来自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他带领的舞团至今仍十分重视传统芭蕾舞剧和古典杰作。

  《天鹅湖》作为世界芭蕾舞剧中的经典剧目,以其诗情画意的舞蹈段落、单纯凝练的童话故事、圣洁之至的天鹅短裙和直抵人心的音乐形象成为了永恒的经典。1998~1999年间,戈尔杰耶夫为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排演了《天鹅湖》,既大量保留了传统《天鹅湖》典雅、优美的风格,又有很多创造性的高难度表现。每幕音乐和舞蹈对场景的描写非常完美,对每个角色性格和内心的刻画也非常到位。看过众多版本《天鹅湖》的观众都说这是“独一无二的《天鹅湖》”。

  在柴可夫斯基的三部传世之作中,《胡桃夹子》是其中最短、也是作曲家晚年最成熟的作品之一。自诞生以来,《胡桃夹子》差不多流传了十余个版本,规模各有不同,编排亦相互迥异。作为俄罗斯具有一类演出资质的国家舞蹈团,俄罗斯芭蕾国家剧院一直有复兴俄罗斯古典芭蕾剧目的传统,《胡桃夹子》也是如此。戈尔杰耶夫便曾因成功扮演《胡桃夹子》中的王子一角,而被誉为“最成功的《胡桃夹子》王子扮演者”。策划:苏蕾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素芹

+1
【纠错】 责任编辑: 赵碧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青岛崂山:杏花漫野
青岛崂山:杏花漫野
春到古长城
春到古长城
青海湖迎来开湖季
青海湖迎来开湖季
哈尔滨现“半江流水半江冰”
哈尔滨现“半江流水半江冰”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6012112261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