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天坛奖入围影片《灼热之夏》:来自伊朗的女性之光
2018-04-11 16:43:03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灼热之夏》是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天坛奖”入围影片之一,与我们所熟知的《小鞋子》等伊朗电影一样,这同样是一部关注伊朗社会问题的电影。但这次导演艾波拉希姆·伊拉贾德将视角聚焦于伊朗的普通家庭及女性,为我们展现了伊朗男权社会背景下女性的挣扎与坚强。

    娜斯林有一个6岁的女儿,和一个不务正业的丈夫,日子过得越发拮据,她不顾家人的劝说,一心远离丈夫到托儿所工作。因为这份工作,娜斯林便与另一位母亲阿莉佳妮有了交集。片中两位母亲的生活处境本已十分艰难,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看似注定的意外夺走了阿莉佳妮3岁儿子的生命,将她们的生活笼罩在更加灰暗、绝望的境地中。

    从片中可以看出,两个家庭存在共同的问题。在浓重的男权主义思想下,家庭内部中,男性产生惰性,对家庭和孩子漠不关心;在外,他们又想仅凭一己之力解决家庭经济困难,以致生活入不敷出。而女性的弱势地位,又使其无法兼顾孩子与工作,于是当父母双方都忽视孩子时,悲剧便发生了。其实不只是伊朗,只要是男权思想过重的家庭,都会产生这些问题,我们可以感受到本片对男权主义的控诉,以及对弱势女性的同情。

    无论是娜斯林还是阿莉佳妮,他们的生活都不尽如人意,但整个影片的氛围却没有因此而过分压抑,两位母亲的挣扎总给人以一丝希望。就像大多数家庭一样,为改善家庭经济状况,她们都有着强烈的工作欲望,阿莉佳妮对丈夫说:“我想工作,可你为什么就是不理解呢?”这不仅是对丈夫的发问,更是对伊朗男权社会的发问。同是女性,与大多数母亲一样,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工作,只因身处这样一个男权社会,她们头顶着社会压力,活得要比其他国家的女性艰难很多。但她们没有被生活击垮,反而更加努力坚强,散发着特有的女性之光。

    娜斯林家的屋顶上总有一架飞机划过,从影片开始到阿莉佳妮儿子坠楼,飞机就像《阿甘正传》中的羽毛一样,预示着片中人物的命运。卓莉仰头看着飞机说:“如果它们中有一个意外坠毁,就会毁了一整个家庭。” 娜斯林却说别担心,不会有意外的。然而飞机就像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一样,笼罩在生活的上空,危险离他们并不远,只是像娜斯林一样的女性依旧乐观坚强。

    波澜前的平静总向我们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情。小男孩坠楼的尸体被发现前,画面停留在厨房长达2分6秒之久,从小女孩出现、离开,到娜斯林拿起衣筐上阳台,这个镜头都没有动过,耐人寻味。

    为了向我们展现人物间的关系地位,强调真实性,片中运用了很多自然又充满寓意的长镜头。阿莉佳妮与丈夫在车里和阳台上争执时,密闭的空间加上长镜头的使用,赋予我们一个参与他们生活的视角,感受他们面临问题的紧张程度。在娜斯林和丈夫就男孩失踪事件与警察交涉时,狭窄的小巷里丈夫与警察在前方,阿莉佳妮则从右侧入画,远远看着不敢上前,男权社会下的夫妻地位一目了然。

    同时在声音上,本片也时刻为我们强调一种真实感,少有配乐,对生活中的各种杂音进行极大程度的还原,飞机轰鸣声、汽车鸣笛声等,让我们声临其境。片中有配乐的片段多与男孩的死有关,他意外坠楼时本片出现第一段配乐,营造悲鸣感,并且此处运用哭声形成了一个巧妙的转场,自然流畅。

    《灼热之夏》是一部反映伊朗社会问题、展现伊朗女性之光的影片,更是一部激励男权主义下弱势女性的影片。本片为我们树立起两位坚强女性的形象,她们对孩子的爱,对工作的热情,对生活的追求与态度,让我们看到很多生活的希望,也赋予着弱势女性群体更多的力量。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乡村中学里的摔跤班
乡村中学里的摔跤班
西藏墨脱:茶业变成致富“金叶”
西藏墨脱:茶业变成致富“金叶”
中国电动客车进入法国长途客运市场
中国电动客车进入法国长途客运市场
湖北宣恩:花草搓揉出的土家美味
湖北宣恩:花草搓揉出的土家美味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2667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