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阿雅:像新人一样重新出发
2018-10-30 07:59:21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朴树和阿雅

  “我好后悔,我现在不想玩,就想待在家里。”“你们真是找错人了,我真不爱录这节目,你说想让我舒服,其实我不舒服……我真不愿意坐摩托车。”

  这几天,歌手朴树因为《奇遇人生》的一段“反转剧情”上了热搜。节目中,阿雅陪伴朴树前往热情奔放的古巴。前段旅程,显然没戳中朴树的“high点”,他抑制不住又丧又烦地对镜头吐槽。

  有些体验的快感是超乎想象的,原来朴树也有两副面孔呢——下一秒钟,飞驰摩托车的后座上,是一张笑容肆意的脸。“特别酷,真的特别爽”。

  视频弹幕里大家一边调侃“大型打脸现场”,一边直呼“真实”!毕竟这般矛盾场景何曾没在我们身上演绎过?诗和远方并非永远都有吸引力,有时宁可宅在精神“舒适区”而排斥主动探究外界,但内心又不免隐隐期待着奇遇降临、去征服此刻的自己。

  大概因为遇上了久违的“真实感”,腾讯视频出品的这档《奇遇人生》,豆瓣评分高达9.2分,观众称其为综艺界的清流。“非洲草原的绿,哈瓦那大海的蓝,笔直的美国公路,查亚峰的坚硬,冰岛的宁静……触动你们的不单是景色,更是在那儿相遇的人和事。”

  奇景和探险一点儿不稀罕,《奇遇人生》的好看在于容忍“不好看”,如同纪录片一般,嘉宾自在地说着想说的话,旅程也由着他们或喜欢或抗拒的诸多意外自然展开。

  《奇遇人生》的节目发起人是阿雅,那个当年因“红豆、大红豆、芋头”而火的艺人,如今希望“像个新人一样重新出发”,开启一档突破自我的节目。阿雅找到了绝佳合作者——得过艾美奖、金马奖、圣丹斯奖的纪录片导演赵琦,他们打造了“纪实+明星真人秀”的综艺形式。

  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起录制节目的种种,阿雅的回忆是感性而汹涌的。比如有一期她带着演员春夏去美国追龙卷风,“等风来,不如追风去”。“当初定选题的时候,我非常坚持要这个选题。因为我觉得追龙卷风是多么酷的一件事啊!人生既然有这样一个旅程,可我不知道,所以我非常想要尝试。”

  追风这件事听来浪漫,其实极为专业、难得且危险。阿雅和春夏的追风行动一开始接连失败,一直错过龙卷风。专业“追风人”马丁说:“我是不能为你们制造一个龙卷风的,我只能带你们去感受大自然。”

  阿雅感慨:“就跟我们追很多事一样,你有一个方向、目标,但你永远没有办法确定你最终是不是能够得到它。我们对目标有很大的寄望,到最后我们会发现最精彩的是过程。我们是在最后一个机会的小镇上追到了龙卷风,这种东西是剧本都写不出来的,但就是这样发生。”

  奇遇,是一场奇特的发生。而在纪录片导演出身的赵琦看来,没有发生,也是一种发生,有些心潮澎湃的时刻像“暗流”般存在。

  攀登查亚峰那一期,为了等雨停,阿雅和窦骁连带整个团队,在山下的小镇静静等待5天。今天不行等明天,明天不行等后天,窦骁很乐观。好不容易,天气终于转晴,但在攀登过程中阿雅因为身体状况无法承受,无奈放弃。

  和登山无关的等待,和登顶擦肩的失望,有些时间看似是一无所获的“白卷”,但观众依然能被深深感动:那不就是每个人日常生活中占大比例的寂静吗?也许会有转机,也许没有,好的坏的都必须承受。

  在《奇遇人生》中,阿雅的身份是陪伴者、见证者,她留心每一个参与嘉宾全程的情绪变动。阿雅透露,他们此前讨论过,说幸好古巴是朴树去的,如果不是朴树的话,古巴这一期节目气质很可能局限于观光旅游的感觉。

  阿雅觉得,恰恰因为朴树是一个“很往里走”的人,因此和热情的古巴形成一种冲突和矛盾,而在此过程中,朴树的感受亦是非常浓烈的。“朴树这一集有点像一个非常敏感、很有才华,但也很真实面对自己的中年男人的喃喃自语”。

  阿雅说,他们都管《奇遇人生》叫“深夜综艺”。“《奇遇人生》让你可以有一个机会跟自己独处。看完之后,你可能掉泪,你并不希望身边有人,或者觉得‘太难了’,你跟自己在对话”。

  观众能找到另外一种情感的出口,即为节目的价值。此时此刻,我们或许看不清人生,也碰不到奇遇,可我们至少还愿意等待。再坚持一下,好事自然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州仁怀:赤水河畔酿酒忙
贵州仁怀:赤水河畔酿酒忙
走进百年老店同仁堂
走进百年老店同仁堂
古都南京秋意浓
古都南京秋意浓
塔河生态输水 胡杨金秋更美
塔河生态输水 胡杨金秋更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83112363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