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王茜:必须要说我是学电影表演的,不是警察
2019-03-08 08:12:01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天下无诈》

  《重案六组》

  从《重案六组》到《天下无诈》、从《无限生机》到《急诊室故事》(图),王茜的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

  《十三角关系》剧照

  《绝不付账》剧照

  见到王茜这天,恰逢《天下无诈》收官的周五。她从头到脚穿了一身红色,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晚上的庆功宴。手机里不断有人发来祝贺的信息,看得出她心情不错。“我今天收到了一个微信,说要不是看了你们这个戏,差点儿就给骗子汇出去四千块钱。我就觉得我们的工作特别有价值,所有的委屈、抑郁和痛苦都烟消云散了。”

  筹拍《天下无诈》的当下,是王茜人生最艰难的时期。至亲的突然离世和上一部心血之作的失意,让她一度身心俱疲。“是《天下无诈》拯救了我。”

  《天下无诈》开播之初,也弥漫着很多质疑之声,“我们的初心是希望通过这部剧让老百姓少上当少受骗,可以不在乎收视率。但最后我们也收获了好口碑,看到大家都在讨论,夫复何求呢?”

  1 季洁是一生的荣耀,也是束缚

  由王茜主演的电视剧《重案六组》系列已经成为很多人心中的经典记忆,她饰演的女警季洁塑造了一代人心中的女刑警形象。虽然从第一部播出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9年,但随着它一次次地重播,这部电视作品还在不断吸收着新的粉丝。

  同样,《重案六组》和季洁也改变了王茜的一生。“从2000年到2010年,十年间《重案六组》拍了四部,136集。每隔一两年我就要以她的身份再重新生活一次,所以也分不清是我在塑造她,还是她成就了我,基本上是慢慢混一起往前走的。”

  王茜说,她是典型的戏红人不红。季洁是她一生的荣耀,但也给她带去了很多束缚和困扰,她觉得这是作为演员最大的幸和不幸。“我特别想在这里说明一下,我的本行是学电影表演的,不是警察。”这么多年,王茜经常会接到各种邀约,“都是我们这儿有一个女公安局局长,有一个女派出所所长,有一个女英雄的角色,你来演一下,我心里特抗拒。我不想再演警察,不想重复没有新意的东西,只是去完成了一个符号和标签的功能,对我来说没意义。”

  王茜很庆幸自己的团队有制作能力,可以让她去尝试转型,在《重案六组》后,她在《婚姻诉讼》里演过律师,在《美味关系》中演了厨师,在《无限生机》《急诊室故事》中演大夫。“但是大家还是只认季洁。”

  2 铁打的王茜,流水的男主

  四部《重案六组》,女主角都是王茜,男主角却换了几任。“为什么经常换人,因为没钱拍不下去了。”说这话时,她语气中带着无奈。

  2001年,第一部《重案六组》播出后,在经济效益、社会效应上双丰收,王茜也凭借该剧获得了金鹰奖,“到第二部拍完,涉案剧却不能上黄金档了,制作成本一下就被压缩到非黄档标准。到第三部时,片酬都给不出来了,你总不能没钱还请人家来拍戏吧。”

  从第三部开始,王茜除了当主演,还承担起了制片人的身份,“但都是相对简单的,钱不用我找,发行不用我管,我只是做剧组的日常管理。”所以,导演徐庆东和王茜说:“你就焊这儿吧(指让其留下继续演)。”

  所以第三部饰演队长陶非的王超和第四部饰演队长佟林的邢岷山基本都是友情出演,“来就很不容易了,最后只剩我和饰演局长的张潮老师坚持到底。如果四部《重案六组》的演员从没变过,那它的影响力也远不止于此。”

  3 亲人离世作品失意,双重打击

  2014年对王茜来说是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年。2011年,拍完《重案六组》第四部,王茜和团队开始着手拍电视剧《急诊室故事》,她是制片人。“《急诊室故事》筹备了三年,到2015年播出,却并没有获得更多的认可,现在这个戏还没结算完。”2014年9月,就在拿到《急诊室故事》发行许可证的当天,王茜所在团队的核心人物,导演徐庆东突然去世,“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大概有一两个月没有意识到失去了什么,到了2015年1月还在忙《急诊室故事》的播出,播出后翻篇儿了,我整个人也崩溃了。”

  她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内分泌紊乱,脸上冒出了好多包,完全没法见人。“经常一个人在夜里痛哭,特狼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曾经,王茜不用经历风风雨雨,也不用去面对媒体大众宣传推广,踏踏实实地拍好每一部戏就够了。当生活进入最糟糕的阶段,她不但要顶住公司、市场带来的压力,亲人的离开,还要照顾老妈、女儿。

  “那段时间,我就演了两部赖声川导演的话剧《十三角关系》和《绝不付账》,每天晚上在屋里哭,但一上台还要演喜剧,挺怪的。”

  4 拍《天下无诈》每天一“炸”

  《天下无诈》在王茜生活最糟糕的时候选中了她,也是这部戏救了她,“它让我重新回归到了演员和制作人该有的工作状态,虽然艰难。”

  2015年底,公安部的领导找到王茜,希望她拍摄一部关于打击电信诈骗的作品。

  王茜起初没有信心,多年的制作经验告诉她,面对一个看不见的对手,是写不出好故事的。“以前是演精英刑警,现在让我去抓骗子,我真的干不来。领导说要不你们先去体验体验生活,了解了解。”

  次年,王茜带着编剧团队下生活,“我们大概走了全国十二三个当时有反诈中心的城市,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上海、天津、北京。把公安部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多个反诈民警,请到我家吃火锅,跟他们聊。所有的故事全部是真实的一手素材,包括去中南海开会,都是他们跟我讲的真事。作为地方警察能进中南海是多么大的荣誉啊,但快到的时候,突然长期跟踪的一个信号动了,第一反应是去执行任务。”

  剧本做到后半期,王茜也开始进入制片人的工作,搭班子找钱、选演员、找播出平台,“包括导演,丁志诚老师、董勇老师、王挺、张潮、肖聪,都是‘重案’的人,他们无论角色大小都来了,像回家一样。”真到拍摄了,王茜又进入到每日一“炸”的状态,各种小状况发生,体力透支。“我拍戏时比现在要瘦很多,每天吃的也不少,就是累,我曾经在现场因为一个烟头跟人发过脾气。我觉得有一句话说得特好:要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

  新鲜问答

  新京报:因为季洁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天下无诈》播出后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你怎么看?

  王茜:我心情还挺复杂的,无奈也好笑。我们现在拍的是《天下无诈》,为什么非得是季洁,演成季洁,说明我不是一个好演员。

  新京报:针对剧中的某些设置,有网友也表示不太理解,比如手握刀刃,马赛扑在坏人身上却不抢手雷,会觉得不现实。

  王茜:我们所有的情节都是有真实案例的。手握刀刃这个素材,是我在1999年筹备第一部《重案六组》时就有的故事。一个通州的女警察,是全国三八红旗手,面对一个拿刀的嫌犯,她一把就把刀握住了。再说马赛为什么没去抢手雷,她是一个学电脑出身的小警察,原型是北京十支队一个学音乐剧出来的孩子,你能想象一个学音乐剧出来的孩子面对手雷时,该知道怎么处理吗?

  我很感谢观众,你们这种爱之深情之切的感觉,但是有些事儿真不是想象的那样,演警察你们没我专业。

  新京报:感觉,你好像比较排斥网剧?

  王茜:不是排斥,是不会。刑侦剧退出黄金档,网剧开始火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电话说咱们合作吧,咱们做网剧吧,做三年,公司就能上市,听的太多了。我也动过心,也研究过,甚至上EMBA去研究资本和影视的关系。上完三年,我跟老师说,我终于知道毕业论文该写什么了,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写剧本吧。什么财务报表、税务报表,怎么把资本扩大都听不懂。

  新京报:涉案剧都是有一定的限制的,这会对剧本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王茜:我觉得不光是对涉案剧,任何一部文艺作品都应该有条条框框,因为我们的电视是客厅文化,上到八十岁的老太太下到三岁孩子都要看,任何一个剧情里边都不能卖那些肮脏的东西,要有社会责任感。我作为制作者,要决定给观众看什么和不看什么。任何剧都有它的尺度,都有你做人的底线和从业人员的底线,你到底要传递给大众和社会什么样的价值观。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二月二,剃龙头”
“二月二,剃龙头”
沉浸在梵高的画境中
沉浸在梵高的画境中
上海:春梅早樱挂枝头
上海:春梅早樱挂枝头
七旬退休教师的“梅”缘
七旬退休教师的“梅”缘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4206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