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华晨宇:专注和随意,不冲突
2019-05-01 08:27:57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新京报的摄像机前坐下时,抑制不住的兴奋劲儿还未从华晨宇眼睛里消散——结束上一家媒体拍摄后的空当,他换回宽松T恤,与摄影棚里养的一只贵宾犬玩起了抛球游戏。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欢声笑语涤荡了整个场地。

  舞台之下的华晨宇,在通告满满的行程中,依然洋溢着随性的少年感,这与舞台中央举起话筒的那个他,有着极大的反差。歌手杨坤就曾忆起这个一起在音乐节目中并肩作战过的弟弟:“花花的舞台表现力非常厉害,他会有那种极度忘我的感觉,好像已经进入到另外一个身体里面了,这是我觉得最棒的地方。”

  对音乐的极度专注,让这个自2013年进入大众视线的呆萌“火星弟弟”,成为如今受到业内外一致赞誉的“90后歌手领路人”。六年过去了,这位在电视娱乐文化里诞生的偶像,用专属于他的音符与表演,成功把大众的追捧和扼杀隔绝在外。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人物简介 华晨宇,1990年2月7日生于湖北十堰,中国创作男歌手,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2013年,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获年度总冠军出道。2014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卡西莫多的礼物》,此外,拥有《异类》《齐天》等代表歌曲。

  “好音乐依然是有价值的。”华晨宇用自己的经历,不断地将这十个字打磨抛光。而在已被唱衰数年的华语乐坛中,这显得尤为珍贵。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初登鸟巢

  2008年8月8日,稚气未脱的18岁少年华晨宇,正处在高二暑假难得的自在之中。武汉的天气炎热极了,但他依然在傍晚8点,全神贯注地守候在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电视直播前——那天,他第一次看见了鸟巢的全貌,并得知:这是全国最大的体育场。

  “当时完全没有想过以后要在那里开演唱会,因为……”他摇摇头,“这种就不用去想,是不敢想。”十年之后的同一天,华晨宇却以主人公的身份走进鸟巢金色大厅,并向在场的数百位媒体宣布:自己的“火星演唱会”将在一个月后连续两天在鸟巢举行。

  那天,金色大厅的背景板上,专属于他的火红色蔓延成片,令人无法忽视,而站在背景板前的格子衫少年,就这样笑意盎然地成了“首位在鸟巢体育场连开两场演唱会的90后音乐人”。

  2018年9月8日-9日,在新闻发布会举行的一个月后,“火星演唱会”如期而至。直至今天,华晨宇依然对那两个夜晚发生的故事印象深刻。“我还记得第二天我弹钢琴,大家一起唱《异类》时的场景”,观众演唱,歌手伴奏,这看似奇怪的音乐互动方式,一直是华晨宇演唱会的保留节目,“因为这是一首说唱歌曲,我很难想象几万人同时唱一首说唱的感觉,但是尝试了一把后发现,真的蛮惊讶的。观众们可能会觉得好玩,但我是台上唯一的人,就觉得,哇,很感动,也觉得他们都很优秀。”

  现场表演中,华晨宇十分在乎与听众之间的音乐联结,出道不久后,他便写下了一首只有一句歌词的《Why Nobody Fights》,想象着有一天在体育场中与万人合唱的场景,“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能够在鸟巢实现这个愿望。”

2018年9月,“火星演唱会”在鸟巢举行。

  在那两晚的狂欢中,最让华晨宇期待的,就是这首《Why Nobody Fights》的来临,“我记得当时我坐在一架钢琴上,看着全场所有人都在唱这首歌,内心充满了力量。因为这让我觉得,从小开始学音乐,到后来入行的这么多年里,自己没有白坚持。我好希望那首歌一直唱,不要停。”

  设想一下,如果2008年那位电视机前的高中生,可以穿越时空,来到鸟巢演唱会现场呢?“那他一定会很幸福。”

  “专注”“努力”“随意”

  曾有人评价,华晨宇“幸运”地赶上了选秀狂潮的末班车,才得以成为90后一代的“无冕歌王”。但在华晨宇看来,自己青年时代最重要的三个关键词,应该是“专注”“努力”和“随意”才对。

  “音乐人华晨宇”并不是横空出世的——2013年《快乐男声》的海选现场,在那个穿着宽大T恤,弹着键盘唱《无字歌》的08042号选手登场之前,那些音符和旋律就已经陪伴华晨宇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当身边的朋友纷纷经历着“没有梦想”“生活迷茫”“择业困难”等青年人的烦恼时,华晨宇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之中。

  “其实在上学的时候,我并没有很迷茫,因为我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很多东西都是顺其自然的。比如,我小时候喜欢音乐,那我就去学习音乐。因为我喜欢它,所以我很认真地在学习它,不管是上课,还是私下,我都在非常专注地去做这件事情,一做就是很多年。”

  从小学习长笛、钢琴,让华晨宇拥有了深厚的古典音乐积淀,在考入武汉音乐学院之后,他并没有成为一名随波逐流的科班音乐生,去顺从市场上所谓的“主流”音乐风格,“听了很多千篇一律的作品之后,觉得好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哪怕你的东西在别人眼里是不符合主流的,但如果有人愿意听,它就有所谓的市场。所以,我以前一直都不希望把所谓的‘商业’标准框死。整个音乐市场其实是很难去突破精进的,但是整个社会、经济全部都在发生变化,手机已经从按键变成了触屏,这个时代一直在进步,音乐也应该不断在进步。”

  对自身音乐审美的坚信和追求,让华晨宇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创作道路。但在生活的其他部分,他的要求却很放松——华晨宇一年只逛一两次街,“大概就是去剪头发的时候,因为那家店门口有一家卖衣服的,每次剪头发出来,就会顺带买两件衣服。”直到今天,在没有工作的日子里,他仍然喜欢宅在家,穿着小店里几十块钱买的基础款T恤,吃点儿简单的食物就很开心了。

  “随意一点!”认识华晨宇的人都知道,这句口头禅已经伴随了他很多年。

  不做误导听众的创作者

  如果你问华晨宇,是否觉得自己够特别?他会歪着脑袋反问你:“没有人会不觉得自己特别吧?”接着,他开始暗自剖析:“我觉得自己挺特别的。因为我做的音乐是特别的,它是我骨子里面的东西。”

  六年的时光,让刚出道时那个只会表达自我情绪的敏感小孩,已经成长为一个坚定且发光的音乐人。许多追梦后辈将他的音乐风格和舞台表演作为榜样,而华晨宇也拥有一套专属于自己的哲学,去对待与对抗外界——在担任《明日之子》的星推官、《天籁之战》的导师时,观众可以分明看见他的原则与爱憎。

参加《明日之子》

  《明日之子》第二季开播后,“魔音赛道星推官”华晨宇曾因现场“怼”了一位前来参赛的网红歌手而上了热搜,原因是这位歌手的作品虽然播放量上亿,但他并不具备基础乐理知识,“作为一个创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很可怕,你们会误导观众的。”于是,华晨宇在现场将他淘汰了。

  直至今天,华晨宇依然坚持着这个原则,没有改变,“在当导师的时候,每一次选手来向我取经,问一些经验时,我给他们最多的建议还是要学习基本功。因为如今互联网很发达,如果你音乐编得好玩,就很容易火遍全网络,年轻人也容易因此忽略扎实的基础,这个时候我就会有点担心。如果说你只是为了去当一个娱乐明星,想要明星的光环,想多赚一点钱,那这样做,我不反对,我会建议他们,一定要给大家不断地带来正面的力量,千万不要做恶俗的东西;但如果你一心爱音乐,那就真的需要扎实的基本功了。”

  “进阶之路”已提上日程

  怎样以有益的方式去影响年轻人?华晨宇时不时就会思索一下自己肩上的担当。不过如同提起鸟巢万人合唱《异类》时一样,他再次笑着表示:“从未觉得自己的歌迷不优秀。”

  26.96秒——出生于1995年的游泳小将闫子贝,在今年的全国游泳冠军赛男子50米蛙泳半决赛中刷新了全国纪录。在取得佳绩的同时,闫子贝在赛前身着华晨宇的应援衫,公开亮出了自己是“花花”硬核粉丝的身份。

  “我当时觉得,哇!太让人羡慕了,他当时还穿了一件我演唱会LOGO的衣服,我为他骄傲。虽然我是个公众人物,大家觉得我是他们的偶像,但其实各行各业有能力的人,也是我的偶像。比如,我在网络上看到学霸、博士后,就会很开心。我希望我在做的事情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正面的影响,我也得让自己更优秀才可以。”

  而提及以后“更优秀”的进阶之路,华晨宇悄悄透露,目前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新演唱会和新专辑了,“对我来说,演唱会是我的最爱,也是每年我最期待做的一件事情。在开完鸟巢演唱会的当天晚上,我就已经在想明年该怎么办了,后来我真的想出了一个方法。每年演唱会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欢迎回家’,因为我希望大家在这里有一种归属感,那我的新计划就是要把它做得真的像家一样。但是我们要去实现的东西非常多,今年可能会有点赶,所以我想那就明年把这个事情做到。新专辑也应该会在演唱会的时间段里一起推出。”

 

在《王牌对王牌》中,华晨宇接触到了“演戏”。

  除音乐领域以外,华晨宇在参演《王牌对王牌》的过程中接触到了“演戏”,“对于表演,我一开始是很紧张的,但演了几次稍微有一点经验后,慢慢喜欢上了。我也有跟同事聊过,如果有一个特别好的,或者是很适合自己的剧本,我们可以尝试去演一次戏,拍一部电影。”

  在华晨宇的构想中,自己第一部戏的角色跟自己的差距,还是不要太大,“因为我总觉得我不是科班出身,还要去学习,学完之后再演。所以我希望能够演跟自己接近一点的人物,是性格上的接近,而不是非要搞音乐才行。”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华晨宇:我觉得在音乐上比去年的自己更厉害了,我可以在我自己写的歌里面感知到。比如今年我可能就不太想写去年的东西了,会想怎么才能玩一些新的东西,然后去想象不同的画面。每当你写不一样的音乐出来时,就意味着你的演唱,你的台风,所有的东西都要跟着一起去变化,而那个变化的过程,就是你在进步。因为你在尝试不同的东西,你也必须要做到它。

  新京报:你心目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华晨宇:我心目中新青年的标准是,有梦想,敢于冲刺,横冲直撞,无所畏惧,敢爱敢恨。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音乐行业有什么期待吗?

  华晨宇:我期待整个音乐市场上做音乐的人能够越来越跟得上世界的脚步,品位越来越高。我也希望听众的音乐品位可以越来越高。但前提是,做音乐的人要先去做,才能引领听众去听。

  新京报:未来你对国家和社会有怎样的期待?

  华晨宇:希望国家越来越强,经济越来越发达,每一个人都过得越来越好,这样的话,人人都快乐。

  新京报记者 杨畅 人物摄影 郭延冰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州荔波:秀美风光迎客来
贵州荔波:秀美风光迎客来
夜深了,他们还没睡
夜深了,他们还没睡
赤水瀑布美
赤水瀑布美
劳动者之美
劳动者之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4432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