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金曲黑马谢震廷,用吉他抚慰人生伤痛
2019-06-30 08:16:09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16年,谢震廷凭借首张专辑《查理》拿到金曲奖最佳新人。

吉他,抚慰了谢震廷人生中的许多惶恐时刻。

13岁时参加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的谢震廷。

《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 》

首张专辑《查理》

谢震廷和母亲。

  初次见到谢震廷,他才13岁,留着刺猬般的短发,站在2007年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的舞台上唱着大人的情歌。那会儿,同届的选手还有林宥嘉、杨宗纬以及后来的踢馆魔王萧敬腾。在这位13岁的少年经历变声期而止步八强时,众人围过来安慰他:你一定会前途无量。

  时间过去九年后,这句祝福终于成真。2016年,第27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揭晓,谢震廷凭借首张创作专辑《查理》站上领奖台,当时的他穿着西装,打着领结,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众人欣慰,华语乐坛并没有出现另一个“伤仲永”的故事,年少成名的谢震廷通过创作为自己的音乐道路洒下了光。但殊不知,当时他已历经人生的许多伤痛——被同学霸凌、与家人分裂、经历过抑郁的低谷、品尝过贫困的心酸,甚至在当晚的庆功宴上,这位“金曲新人”还不知所措地躲进洗手间——他慌张地胡思乱想,到底何谓“成功”。

  不过,时间的力量是伟大的。三个春夏秋冬过去了,谢震廷在得知母亲罹患癌症后,终于与她重新拥抱。如今,他已可以坦然与观众分享自己的痛苦与爱——在2018年底发行的第二张专辑《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中,谢震廷将自己原生家庭的故事,以及内心的所有挣扎写以音符唱以歌。这张用“血泪”雕琢的作品,最终入围了本周六即将举行的第30届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最佳“国语”专辑、最佳单曲制作人、年度专辑四项大奖。

  在最终名单揭晓之前,新京报记者在北京见到了谢震廷。“是啊,现在的我,又渡过了一个非常艰难的难关。”感慨之后,谢震廷温和地笑了。

  A “金曲三十”提名时,他平静不已

  5月15日下午,谢震廷与他的经纪人搭乘着高铁,准备赶往一个校园活动。

  如果没有“第30届金曲奖提名揭晓”的直播,这将又是一个如往常一样的下午。但是,因为这项华语音乐从业者与爱好者共同关注的盛事,谢震廷的经纪人紧张又激动。

  “因为他的手机信号不好,所以一直问我,有吗?中了吗?中了吗?”谢震廷回忆着高铁上的那一幕,十分平静,而在当时,他也同样平静地告诉经纪人:中了。

  四项重磅提名,不仅让谢震廷的经纪人激动万分,北京种子音乐的所有工作人员也爆发出一阵阵欢呼。“我的同事们都比我兴奋,可能是因为我之前有经验了,一回生二回熟。”谢震廷不动声色地说着,带点冷幽默。

  事实上,在《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发行的当天,这张唱片就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要知道,那天是2018年12月21日,林忆莲、蔡健雅、艾怡良等诸多“神仙”发片的日子。

  B “金曲新人”加冕后,他选择去流浪

  对一位创作者而言,在首张专辑将金曲奖收入囊中之后,第二张专辑往往更加备受期待,创作者本身也将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在谢震廷身上,这样的故事也曾发生,“我甚至掉进一个漩涡里面,很迷惘,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而唱。”但他遭遇的瓶颈,并非来源于创作。

  在谢震廷看来,人之所以不快乐,20%来自于生存,80%来自于争权夺利,“2016年拿到新人奖时,我必须要说我身旁的工作环境其实并不是太健康,因为很多大人会给我意见,告诉我应该去怎么做,或者他们会拿着我的头衔去跟其他老板做交易,抬高演出的价格,很夸张。”种种资本世界的博弈,让身处中心点的谢震廷心里很不踏实。在愈发觉得自己像个“商品”一样被大家对待后,他作出了一个决定:把所有邀约都推掉,让自己安静沉淀下来。

  谢震廷开始走进另一种生活。他与关注弱势儿童的基金会一起举办音乐会,看着与自己原生家庭相似的孩子们在台上欢乐地载歌载舞,他逐渐找到歌唱和存在的意义;他去看望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癌症患者,为了陪伴与鼓励他们面对生活,他在发行新专辑后一直戴着黑色的帽子,在公众场合从未摘下过;他还加入流浪者慈善协会,与流浪者一起枕着纸箱露宿车站广场。台北的夏天蚊虫很多,他就跟“街友们”一起找体育中心冲凉,有时候找不到碗筷,他就去提供爱心餐点的地方,与大家共享一碗热汤。

  “那个时候,我边吃饭边痛哭流涕,我觉得这群人明明就是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但却像一家人一样,彼此照顾着。”

  当被眼前这帮人的人性光辉感染后,谢震廷重新坚定了起来,“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导体,代替他们发声。”后来,他写了一首《小星星Tears》,送给所有童年不快乐的孩子,也送给了他自己。

  C 走出超级星光大道,遭遇霸凌

  谢震廷的每把吉他都有各自的名字,有一把叫“彩虹”,有一把叫“阿法”,最近被他随身抱着的,是一把马丁牌吉他,他亲切地喊它“老马”,“其实它还有个名字叫‘阿伯’,”谢震廷认真地说,“因为它产自1964年,今年已经55岁了,跟Nirvana的主唱科特·柯本弹奏的琴是同一款型号。它原本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柏拉图’,因为感觉它的知识很渊博。”

  吉他,抚慰了谢震廷人生中的许多惶恐时刻,而看过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的观众可能很难想象,当时那个台风自信的小大人,曾经历过怎样的破碎和不安。

  谢震廷的母亲在19岁时就生下了他。当长大成人之后的谢震廷再回想起来时,母亲已经把所有的青春岁月都献给了他和小他11岁的弟弟。

  “她的学历并不高,可以做的工作也很有限,但是她很努力地想要两个孩子有最好的生活,”谢震廷从小喜欢音乐,参加超级星光大道也受到了母亲的鼓励,可就在节目结束后,他的生活却出现了残酷的裂痕。

  13岁的孩子,正是人格塑造的关键时期,但在父亲的家庭暴力下,母亲最终选择了离婚,而谢震廷也从一个乐观开朗的少年,变得内向,不敢与人接触。参加完超级星光大道回到家乡台中的学校之后,他成了风云人物,随之而来的,还有高年级同学的霸凌。

  “我记得当时我是没有下课时间的,因为一下课外面就会排满学长学姐,拍照要签名,一开始觉得很开心,但后来只要少签或者少拍照,就会有传言说,谢震廷很大牌。”在谢震廷的记忆中,自己的自行车总会被人踢翻,学校里不爱读书的坏小孩,也会把他叫去人少的地方问话,“他们就指着我说,‘听说你很嚣张啊!’我不敢惹他们,就说‘没有,那些都是谣言’。”

  谢震廷回忆说,当时的自己还算聪明,他告诉那些坏小孩,出去可以炫耀谢震廷是自己的小弟,便没有人再敢欺负他。

  初中与高中六年,谢震廷转了六次学。他经历过学校帮他接商演的荒唐事,也受尽了各种异样眼光。这些故事让他太早看尽了大人们的金钱世界,一些忧郁的种子也在他心里发芽了。“总之后来我下课的时候,就拿着吉他去学校楼顶,不签名也不拍照,只想要安静地做我想做的事情。”

  D 北上台北,妈妈成了“爱丽丝”

  学生时代,谢震廷每逢周末都要去当时台北的公司里,到处晃一晃看一看,“我很感谢我的恩师王治平,他那个时候可能看出这个小孩子对音乐很执着,就送了我第一把电吉他和键盘。我开始慢慢学习怎么创作,怎么编曲制作。”后来,在王治平的鼓励下,谢震廷与好友吴汶芳组成了Double 2乐团。不断地排练与演出,让他对独立音乐以及怎样控制自己的声音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每当写出新的作品,王治平总会给他提出一些改进的建议,当年的好战友林宥嘉也时常关注着谢震廷的音乐,鼓励他多多创作。后来,随着吴汶芳签约新的唱片公司,以及自己吸收的音乐知识越来越多,谢震廷下定决心:要努力冲一冲专属于自己的音乐事业。正在这时,他的另一位伯乐蔡政勋出现了——当这位著名音乐人邀约他来台北一起做音乐时,谢震廷答应了,却也与母亲决裂了。

  七年后,谢震廷与母亲和解拥抱时,他才明白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母亲的精神支柱,但18岁的他却一意孤行,执意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与音乐。在台北的日子里,他与母亲的相处几乎一片空白,后来,19岁的他患上抑郁症,一度瘦到只剩四十多公斤,坠入情绪的最低谷。

  不过,谢震廷是坚强的。他在医生的指导下按时服药,看展览、看书,如今已经走出了低潮。在这个过程中,他读到了美国科幻小说《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这本书讲述了心智障碍者查理,在接受脑部手术之后,由智能障碍突变成无人可及的天才,后又因手术副作用,衰退变回智能障碍的过程。处于智能障碍时的查理非常快乐,天真善良,而深谙世事后,他知道了什么是愤怒、忧郁,什么是爱与恨,反而带来了痛苦。谢震廷在故事中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第一张专辑《查理》便因此而来,而第二张专辑的主角“爱丽丝”,也是书中的一个重要角色——爱丽丝善良美丽,是查理生活中唯一的光芒。而谢震廷的“爱丽丝”,便是为自己献出了青春与爱的母亲。

  谢震廷的只言片语

  关于 / 《爱丽丝Where Are We Going?》 /

  这张专辑封面如童话般色彩斑斓,音乐部分却有挣扎和痛苦的情绪。这就像是我小时候看到的世界,那么梦幻,但是当我过早踏入了成人世界后,才发现里面并不是这么五彩斑斓。第一首歌就很有反差感,那便是我小时候受到的第一个冲击。在这张专辑里我很想表达的一个概念是:爱的本质是疼痛。我们得到的快乐和幸福其实都是痛出来的,打从我们一生出来,婴儿被打屁股那一声啼哭开始,就是痛,母亲也痛,成长都是经历痛之后才变得更加茁壮。

  关于 / 第三张专辑 /

  第三张专辑还不着急,慢工出细活,内容方面跟前两张专辑的脉络是有关联的,按照自己的步调,自己确定都没有问题之后,再出击。我之后有计划要开一系列的巡回演出,也可能会在北京住一段时间,可能换个环境写出来的东西会不太一样。

  关于 / 曾经的自己 /

  如果可以回到十年前,或者是刚拿新人奖的时候,我会对当时的自己说:“做得好,你值得这一切。”

  关于 / 得奖期望 /

  如果现在你问我说,四个奖项你最想得到哪一个?我会跟你说,我全部都想拿。因为这样的话,第一,我可以还清我母亲的医药费;第二,我会有更大的影响力去回馈社会。

  关于 / 母亲与家 /

  小时候家里有很多暴力很多阴影很多争吵,那时真的很不喜欢那个家,但当我知道母亲生病的时候,就停掉了所有工作,去照顾她。一开始我们的争吵非常激烈,经历了各种不理解之后才破冰相融。后来我就把妈妈接到台北一起生活,起初她很抗拒,我跟她说,妈妈,我们来写交换日记,好不好?因为许多话真的很难当面讲出口。

  一开始。她会在日记里写说台北天气真的好糟,好想回南部,不想呆在这里。后来有一天我要出门工作,母亲送我到电梯门口,等到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跟冲动就一手把门扳开,冲出去拥抱她,跟她说,我爱你,然后马上转了头,因为眼眶都是泪。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因为母亲当时在养病,比较早睡,但是她在日记里面写,今天震廷给了我一个拥抱,我觉得好温暖。我开始爆哭,从此之后我们就每天都会写很长很长的日记,慢慢弥补了这七年来的空缺。

  现在,母亲身体里的恶性肿瘤已经切除,很感谢老天爷没有让它再恶化下去,她跟我的伴侣相处很好,我也跟我伴侣的父母相处很好,有一家人的感觉。我觉得这一切得来不易,后来我才意识到,重新缝补起一个家庭,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谢震廷眼中的“第30届金曲奖”提名歌手

  女歌手方面,这些提名者的音乐我都很喜欢。蔡依林的专辑做得真棒,艾怡良写得真的让人家痛彻心扉,林忆莲我从《盖亚》开始就疯狂迷恋她了,孙盛希我也很敬佩她,所以真的很难预测谁会得奖,都是心头肉。

  男歌手也是大家风格都很迥异, ZI我很欣赏他,超酷的。李荣浩超级会写歌,《慢慢喜欢你》超好听。柯智棠是我的好朋友,我跟他很熟,他这个人太酷了,他已经快30岁了还没交过女朋友(笑),我觉得他真的有吟游诗人的感觉,经常自己一个人去旅行。还有Leo王的音乐很放松,他另外一个组合夜猫组,我自己也会经常听。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艺人供图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夏日荷塘美如画
夏日荷塘美如画
天津:防务车辆装备展 带你过足瘾
天津:防务车辆装备展 带你过足瘾
夏日荷韵
夏日荷韵
新疆哈密“奇石宴”引游人
新疆哈密“奇石宴”引游人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468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