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感悟《小欢喜》 陶虹消失10年后“复出”
2019-08-28 08:17:16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出圈”的话题人物已是衡量一部爆款剧的标配,前有《都挺好》中倪大红饰演的苏大强,如今是《小欢喜》里陶虹演的宋倩。

  《小欢喜》27日收官,关于高考以及家庭教育的“小反思”还在持续发酵。而引领话题的角色,无疑是陶虹主演的中国式虎妈宋倩——本人是金牌物理老师,分数至上,“你都考第二了,还有什么可开心的”是她的标志性台词,因此被很多观众苦笑称勾起“童年阴影”;她离婚后独自抚养女儿英子,控制欲极强。只要宋倩训娃的场景一出现,弹幕里全是“亲妈无疑”“我妈上电视了”的一片“哭嚎”;她还以高考之名对女儿进行“全包围”式关心,“我都是为你好”的逻辑最终逼学霸女儿跳了海,堪称无数“以爱之名行伤害之事”的父母的真实写照……

  然而,能将如此令人讨厌的“魔鬼”母亲演得自带喜感,让观众恨不起来甚至心生喜欢,陶虹的演技和投入,功不可没。比如在情感上,宋倩受过伤害缺乏安全感,但也不乏柔软和隐忍——在前夫复婚请求下真情流露。陶虹说这是她给这个人物留的“出口”——几分钟的一场戏,最终成为宋倩变得立体并获得观众谅解的转折点。

  陶虹与徐峥结婚生女后,逐渐回归家庭,近十年几乎没有正式拍戏,以至于她这次在《小欢喜》中的亮相,让很多年轻观众以为是“新人”。但在看着她从《阳光灿烂的日子》《黑眼睛》《空镜子》一路走来、自带“要么不演,演就是影后”光环的老观众眼里,陶虹的演技不是意外,意外的是她保养有方,十年岁月几乎没在脸上留下痕迹。

  消失在公众视线中的日子里,陶虹安于做一个妻子、母亲,有着从容的生活之道,并对此保持着警醒。陶虹说,跟宋倩相比,自己不会像她那样逼迫孩子一定要达到什么成就做到什么样,喜欢画画就随她画去。

  对话陶虹

  宋倩触动情感痛点

  角色引起广泛讨论

  北青报:接这样一个令人生畏的妈妈角色,是否犹豫过?跟家人商量过吗?

  陶虹:当然了,这个角色很不讨好,但我觉得这个角色是难得的写得非常立体的角色。

  接这个角色,倒不是对这个角色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因为对于一个专业演员来讲,接到一个角色只会想着怎样去表达、怎样去表现。说句实话,对我来讲所有角色都是不简单的。

  接这个角色,确实会跟家里人商量,不仅仅是选戏、选角色这个方面的商量。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一个家庭是需要相互帮助、相互支持的,所以这种商量肯定是必须的。

  北青报:宋倩这个角色因为触动了很多情感痛点,引起了广泛讨论,你觉得最有共鸣的评论是什么呢?

  陶虹:有一件事情我觉得很好,就是观众都会有独立思考,去判断宋倩这个妈妈除了偏执焦虑以外还有什么。很多人评论说,五年前我一定站英子这边,但如今我是妈妈了,会毫不犹豫地站宋倩这边。因为成为妈妈后,我开始理解,但是年轻的时候真的是不能理解。这些评论我觉得很好,很有共鸣。

  人的一生都在成长

  妈妈并不比孩子更有经验

  北青报:你如何看待她对女儿那份沉重的爱,同意宋倩的教育吗?

  陶虹:其实人都是复杂的,就像我们戏里的英子一样。她既爱妈妈,又恨妈妈对她管得严。英子其实非常善良,如果她心里面稍微有一点点恶毒的想法,那她做的事情可能就不是伤害自己了,而是会去伤害别人。

  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宋倩对孩子的培养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她培养了一个善良的孩子,培养了一个能够感受到爱的孩子。

  当然,应该给予孩子怎样的指导或者多大的帮助,这确实是每个妈妈都要纠结的事。人的一生其实都是在成长的,妈妈是从生下孩子那一天起开始做妈妈的,她做妈妈的年龄和孩子的年龄是一模一样的。从这个角度讲,“妈妈”并不比孩子大,也不一定会更有经验。

  孩子再平凡

  对妈来说也是独一无二

  北青报:生活中你会有育儿焦虑和虎妈附体的时候吗?

  陶虹:我记得女儿小时候有一次我去看她的汇报演出,满台都是孩子,谁不希望自己孩子站C位?不用C位,前两排也行吧。结果我们家孩子在侧幕条边上第二排,倒数第二个。前面的孩子长得比较高大,全程我女儿就胳膊和腿伸出来的时候能看到,脸没看见。我当时坐那儿就想:如果我的孩子就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孩子,我能接受吗?她再平凡,对我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礼物。

  北青报:你与女儿的沟通有没有从《小欢喜》中受到启发?

  陶虹:教育于我而言就是每天的事情,每天我都在学习。我觉得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给予一些机会,会对其人生道路有一些方向性的影响。如果孩子成长过程中,根本没有遇见艺术、没有遇见戏剧、没有遇见这些真正可以滋养生命的东西,而只有知识,那么这个生命其实是狭窄的。

  在家养娃10年

  没演戏不代表无所事事

  北青报:你如何看待中年女演员窘境的现象?就个人而言,会有这方面的困扰吗?

  陶虹: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好多次了。当时在一个女性论坛上,曾经主持《半边天》的张越老师讲到这个事的时候说,女性参加社会工作,应该是从二战以后才开始的,到现在为止还真谈不上有多少年。男性参加社会工作的历史,比女性长太多了。所以女性要求完全的平等,真是一条长远的路。再加上演员本身就是一个挺被动的职业,等待着别人去选择。就是在我事业最鼎盛的时候,我一样也会错过很多适合我但我可能完全不知道,人家也没想起来我的角色。

  北青报:观众很关心你为什么近年一直没有演戏?

  陶虹:能整理好一个家,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但毕竟也在家里面养孩子养了十年,所以回头一看发现:当年那个笨手笨脚的我,如今干得也算是非常麻利了。但熟练后,可能就会对某些事情的发生变得麻木了。我希望自己永远有敏感的心,能够感受到孩子发生了什么变化,家里的每个人最近发生了什么变化,然后再去做调整。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秦俑!秦俑!
秦俑!秦俑!
探访施华洛世奇水晶世界
探访施华洛世奇水晶世界
走进中储粮襄阳直属库
走进中储粮襄阳直属库
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开幕
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开幕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4929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