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都喊没戏接,为何这些演员不停工
2019-11-26 08:58:20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20年97部待播剧,30位演员主演两部以上,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探究原因

  不久前,参加《演员请就位》的年轻演员在节目里感慨自己很久没戏演了,再次引发了公众对演员群体生存状况的关注。今年更早些时候,海清、姚晨等中生代女演员曾在FIRST青年影展上呼吁业内给中年女演员更多机会。

  什么样的演员有戏演?新京报统计了明年(2020年)待播的97部剧集及其男女主演的相关数据,发现明年有2部以上待播剧的30位演员中,大部分在最近3-5年里都出演过热播爆款剧,且80%都毕业于中戏、北电、上戏三大专业院校。

  为什么演员会喊没戏演?新京报采访影视制作公司、艺人经纪公司的相关人士后发现,除了影视行业的不景气导致整体工作机会减少,近几年演员行业的落差和激烈的竞争,也让有点积累的演员很难放下身段什么角色都接。

  ●专业院校的演员,圈内很多校友,推荐机会自然多一些

  ●小有名气的女一女二等着叫名字试戏,搁以前不可能

  ●自降身段是非常艰难的事,这意味着公开承认自己不行

  ●很多人一入行就演主角,到现在没戏拍,心理落差很难调适

  影视寒冬之下,上游影视剧制作数量的减少,自然会导致下游工作机会的萎缩。之前出演过爆款作品,已经在业内建立起个人品牌的头部演员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他们依然能够演男主女主,只不过找上门来的项目变少了,薪酬也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受到冲击较大的,是那些刚出道,或者出道没几年,但还没有成为“顶流”的年轻演员。《时空来电》的主演王天辰毕业于上戏,他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最近自己经常和同学交流,互相问多久没戏拍了。“会有压力,但我会觉得,为什么会没戏拍?行业严冬是一个因素,但还是要找自身的原因,有些东西我没有做得特别好。”

  潘粤明《局中人》 

  有近作,专业院校毕业最受青睐

  纳入本次统计的30位演员,在2020年至少有2部由其主演的剧集待播。其中,男演员18位,女演员12位,年龄跨度从19岁到45岁。女演员集中在20+、30+年龄层,40岁以上挑大梁担任主演的没有。40+的男主演则有4位,分别是潘粤明、郭京飞、佟大为、靳东。30位演员中有24位都出自我国三大培养影视行业专业人才的高等学府——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占比高达80%。

  虽然在人们印象中,一些流量明星,即使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断有片约找来,但此统计结果,表明演员的专业背景还是很重要的。

王凯《孤城闭》

毛晓彤《霍去病》

  另一方面,30位演员中的大多数近几年一直有工作机会、一直有作品播出,并在最近3-5年里出演过热播爆款影视剧。例如明年有三部剧待播的王凯,2015年有《伪装者》和《琅琊榜》,2016年有《如果蜗牛有爱情》,2018年有《大江大河》;同样三部剧待播的潘粤明,2017年有《白夜追凶》,2019年有《鬼吹灯之怒晴湘西》;明年有两剧待播的黄景瑜,2019年上半年有爆款剧《破冰行动》,此外还参演了2018年爆款电影《红海行动》,2019年电影《决胜时刻》;郭京飞演了今年的爆款剧集《都挺好》;肖战更是凭借《陈情令》一战成名。女演员方面,江疏影和杨紫分别是今年暑期档热播剧《全职高手》和《亲爱的,热爱的》的女主角;吴谨言是2018年爆款剧《延禧攻略》的女主角,童瑶主演了2018年的《大江大河》……

 

  江疏影 《孤城闭》

焦俊艳《烽烟尽处》

  某影视公司担任制片助理的小言向记者分析,演过知名作品在选角时的确是非常加分的因素。“演过爆款代表有知名度、有人气,制片人会觉得这个演员在上升期,选他会对剧有别的方面的帮助,也更容易让投资方认可。”毕业于专业院校的演员,圈内很多前辈都是校友,推荐介绍的机会自然多一些,导演用起来也感到放心。“表演毕竟需要专业度,中戏、上戏或者北电出来的,导演不清楚你上限能到什么程度,但至少清楚你的水平不会低于一个底线。对时间紧任务重的电视剧项目来说这还是挺重要的,真没有时间去调教新人。”

  演员没戏演,这两点是主因

  1、行业不景气工作机会减少

  演员感慨没戏演,并不是空穴来风。据今年3月5日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发布的消息,近几年新剧上市数量不断减少,2017年国产新剧241部,2018年仅有194部,为10年来最低。本月公布的《中国电视剧风向标报告2019》报告显示,今年1月至9月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备案的电视剧部数和集数跟去年同期相比都有所下降,减少了240部和10612集,同比分别下降27.1%和30.1%。其中集数减少跟整治“注水剧”有关系,但备案电视剧部数减少则意味着未来开机的剧集项目更少了。

  艺人经纪阿关透露,一个星期前他带了公司的女演员去试戏一部剧的女三号。到了选角公司发现来试戏这个角色的演员非常多,候场的房间安排了好几间,看过去很多都是熟悉的面孔。“好几位都在小有名气的剧里演过女一女二,大家都挤着站着等叫名字试戏,搁以前不可能。那一刻我切身感受到了影视寒冬的寒冷。”阿关此前还带过公司的年轻男演员去横店试某部IP剧的男二号。导演很满意,但明确表示他说了不算,平台和制片方才是关键。后来是平台推荐的演员拿到了这个角色。

  2、个人预期与市场需求不符

  演员真的没戏演吗?企鹅影视副总裁方芳在第二届“初心榜”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视频网站每年生产的剧集项目非常多,对任何类型的演员都有需求。“从平台的角度来看,需要大量不同类型的剧,既要青春偶像的,也需要现实主义题材的。剧的类型不同,对角色需求也不一样。我们会在大量的影视公司的新人里挑选,最后能不能出来,要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机会。”

  《演员请就位》带起了年轻演员没戏演的话题热议之后,也有网友质疑,认为很多演员不是没戏演,而是没有他/她想要的主角演。嘴上说的都是一个好演员什么都能演,实际上带编剧进组改剧本、临上映/开播了争番位的事情没少干。小言表示,改剧本争番位类似的情况她也见过,但得是一线明星演员才能有这样的实力,只在网剧里演过女一男二且不是“顶流”的年轻演员还真没有这个“议价权”,他们更多地处在被挑选的位置。

  在外界看来,演不了主角,演小配角也是另一种选择;演不了女一号,演女一号的妈妈也不错,总比没戏演要好。但对身处其中的演员来说,这不是一道那么简单的选择题。“自降身段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这意味着公开承认自己不行。这个行业就是不上则下,退了第一步,以后可能每一步都是下坡路,能触底反弹的少之又少。”阿关很同情几年前在影视行业最火的时候入行的演员,“很多人一入行就戏开不停,甚至一直演主角,到现在没戏演,降低要求去争取男四五六也未必争得到,市场的反馈和个人预期相差太远,心理落差很大,很难调适”。数据整理: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实习生 姜宇巍 新京报制图/许骁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巴黎:香街点灯
巴黎:香街点灯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神奇“不冻河”
神奇“不冻河”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6871125273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