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影视毕业生求职路上时刻在线
2020-03-28 09:36:19 来源: 北京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020年对影视专业毕业生有多难?因为疫情,学校延迟开学、毕业时间待定、就业岗位缩减、实习转正难度变大、只能宅家线上找工作……根据BOSS直聘发布的《2020年春节后10天人才趋势观察》,今年应届生新增岗位规模同比降幅达49%,其中文化、体育、娱乐类岗位在春节后10天同比下降54.4%。记者采访到三位影视专业应届毕业生,他们虽处在求职的不同阶段,但都在行业“逆风”中奋力前行。

  签了合同却无活儿可干

  在收到学校不返校通知的前几天,关巧巧赶回北京,在三里屯一家民宿租下房子,开始了线上工作的生活。作为某知名影视院校戏剧影视导演专业学生,关巧巧虽然已经在国内一家头部电影公司找到了工作,但仍然感到有些焦虑。

  “我们这届毕业生真的太难了。之前一直是‘影视寒冬’,行业内没有很好的岗位,工资也低,现在疫情一来,就更糟糕了。

  关巧巧就读专业这届共36人,七八个去考研,四个同学在去年秋招中找到工作,剩下的都等着今年春招。关巧巧能赶在疫情暴发前找到工作,跟她的努力分不开。从上大学开始,她就尝试各种专业相关的兼职和实习,拍广告、做宣传片、当艺考培训老师,去年暑假还在腾讯实习了两个月。

  因为公司要求返岗,关巧巧不得不提早结束“学生生涯最后一个寒假”,没想到即便在北京结束隔离,公司依然没开始线下复工,她只能在家工作。她的岗位是电影宣发,因为疫情,影院歇业、影片撤档,这也意味着她几乎“无活儿可干”。

  更令她担忧的是,这几天公司反复强调,等疫情恢复后,“大家表现好就择优转正。”“这不就变成一句空话了吗?”虽然她已和公司签署协议,拿到毕业证就能转正,连待遇明细都写得很清楚,但合同中的一句“不可抗力因素”,成为她能否保住饭碗的一颗隐雷。“疫情就是传说中的不可抗力,这种情况下公司是可以解约的。”

  刚回北京时,关巧巧还能给艺考生上网课赚点外快,但不久前艺考政策大改,也没人找她上课了,“现在也没人有闲钱拍广告、企业宣传片,我回来一直都是零收入,很怕到7月工作又‘凉掉’。”现在,她已经重新在网上看招聘信息,每周还去蹭学校给师弟师妹开的网课,“经济学、市场营销、电影发行、行业法律的都听,要多多积累,为将来做准备。”

  给自己设定“生存下线”

  曾欢找工作的经历堪称神奇:导演专业的他自称是一名“虔诚的电影信徒”,却最终去了一家知名游戏公司;今年2月中旬才开始找工作,两周内便拿到好几个offer,而且全部在线完成。

  “第一天投的阿里影业,点了十几个岗位,10分钟后收到十几封拒信,然后就有点崩溃。”曾欢说,他当时反思,发现自己找的岗位都有工作经验要求,待遇水平在业内也较高,“我想,全国这么多毕业生大家薪资五六千就挺好的,我凭什么要这么多?这些工资高的工作不要我,说明不适合我,或者我还不够好。”他随即调整目标,给自己设定了一条“生存下线”,“六千以上就行,能让我在北京活下来。”

  “我主要通过一些公司的官方投递平台和简历投递软件来找工作,如果通过第一关,就会约初试。初试电话和视频都有,大概四六开,聊的也比较简单,看看人怎么样、有没有简历作假、你想做什么事情。接下来,有的公司会让你做笔试题,有的公司可能需要提交作品,比如剧本、短片等。第三轮基本都是视频面试。”

  因为疫情,传统的线下面试变成了摄像头里的线上面试,一开始曾欢也有点不适应。“面对面交流你能从对方肢体语言里获得很多信息,但视频面试没办法识别面试官的表情,能得到的就是语气。有点像拆盲盒,不知道面试你的是什么人。”最开始的几场面试,曾欢都很紧张,有一次跟一家知名公司的一位面试官聊,不多久面试官就说:“你不是我们想要的那个人,但我们还是把面试进行完,这是对彼此的尊重。你别紧张,放松,把你的优点都展示出来,谁没有缺点呀?我们就想看你身上好的部分。”这次面试后,曾欢的心态就很轻松了,他甚至会在镜头前刻意“放飞自我”,扩大自己的表现力,“极限突出我的长处。”

  对于最终选择游戏公司,他也有自己的解释。在他看来,沉浸感、互动性更强的游戏,没准儿是未来电影发展的一大方向,就像斯皮尔伯格电影《头号玩家》里的那样。

  “多线并举”保持信心

  戏剧影视专业的应届生杜子建,目前一边在新华网实习,一边在老家找工作,两件事情都是在线进行的。“年前没想到会暴发疫情,现在只能在网上找工作,感觉有点儿麻烦。”

  “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也跟过小剧组,但看到一些编剧猝死的新闻,就被吓到了。也是机缘巧合,拿到了新华网实习的机会,从去年12月开始一直做到现在,主要工作是搜集资料、电话采访、写稿。”杜子建说,他将自己的求职目标分为两类:一是媒体工作,以央视、中视前卫、字节跳动等大企业或事业单位为主;另一类是影视相关工作,多为中小影视公司。这几天他开始在智联、拉勾网上投简历,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回音,但他还是挺有信心的。“我从2016年开始就做自己的公众号,还给中国诗词大会做过撰稿,运营过剧院、政府部门的公众号,现在就尽力而为,让自己更有竞争力吧。”

  “我给应届生的建议是两个字:坚持。”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戏剧教研室主任说,从目前看来,国内疫情会最快过去,国家也出台了恢复影视生产的相应政策,对毕业生来说可能头几个月会困难一些,但过了这个阶段就会好很多。“尤其是现在网络多媒体平台蓬勃发展,电影全民化时代到来,连抖音都能拍出戏,就业空间大大拓展。只要大家放平心态,眼界更开阔一些,找工作并不难,不是只有拍艺术电影才是职业出路。”(记者 袁云儿)

  (文中关巧巧、曾欢、杜子建均为化名)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莹莹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武汉轨道交通部分恢复运营
武汉轨道交通部分恢复运营
内蒙古:巡护踏查 保护候鸟
内蒙古:巡护踏查 保护候鸟
重庆万灵古镇引客来
重庆万灵古镇引客来
陕西西安:桃花灼灼斗春芳
陕西西安:桃花灼灼斗春芳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8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