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选手因十几万版权费痛哭 综艺的音乐版权这么贵?
2020-04-13 08:58:46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春天,《青春有你2》为综艺市场贡献了很多热度。最近有观众发现,当再打开第七期节目时,段小薇、赵小棠等选手的《恋爱循环》已经变成了“静音循环”,全程只听得到突兀的几句喝彩和特效声,画面右侧的字幕写着:“与版权方沟通,版本替换中”。

  首播时还正常,现在只剩下静音画面,综艺节目中的音乐版权,为何引发争议?

来源:《青春有你2》视频截图

《恋爱循环》表演如今只能“静音播放”。来源:视频截图

  唱一首歌,需要花十几万?

  《恋爱循环》发行于2010年,是日本动画《化物语》中的歌曲,由Meg Rock作词,神前晓作曲、编曲,花泽香菜演唱,在独家播放《恋爱循环》的QQ音乐平台上,这首歌所属唱片公司为索尼音乐。

  《青春有你2》中,选手们表演了《恋爱循环》的中文改编版,首播时画面字幕特别标注了“中文歌词非官方改编版”。但现在再打开,便“只看其人不听其声”,字幕也换成了“版本替换中”。收录该综艺歌曲的合集中,也找不到《恋爱循环》的条目。

来源:《青春有你2》视频截图

来源:《青春有你》第二季视频截图

  而在初评级前期,选手魏辰和王思予曾经自嘲,选的歌是公司之前哥哥带过的姐姐写的,“就是友情用一下,没有花一分钱”。当蔡徐坤问她们是否能再展示一段表演时,舞台上的两人都选择了沉默,赛后采访时才无奈地表示,是因为付不起版权费。

  “头一天节目组问我说,那如果这个音乐放了需要有版权费用,你们公司支付吗?我跟魏辰掏掏兜,算了,‘初舞台’拿下就好了。”

  有人因为版权问题“消音”、有人因为买不起版权放弃机会,还有人因为买了版权而内疚。一期节目中,选手汪睿在练习时突然情绪崩溃,她哭诉称,公司花十几万买来歌曲《日不落》的版权,但自己在初评级时没唱出理想的状态,感到非常自责。

来源:视频截图

来源:视频截图

  “我就是很想被记住。”这位曾在2016年《超级女声》获得全国总决赛第六名的选手,在正片中没有太多镜头呈现,但这番话还是让观众们震惊:“十几万?一首歌的版权这么贵?”“现在参加选秀都要花这么多钱?”

  音乐作品的版权如何界定?

  随着付费音乐的普及,音乐版权的知识越来越多地走进大众的视线。其实,音乐版权的影响范围相当广泛,一个经典案例是,《祝你生日快乐》歌在过去是不能“随便唱”的。

  这首乐曲旋律最初由美国一对姐妹创作,原名《大家早上好》(Good Morning To All),1988年,华纳集团收购一家集团时,旗下的华纳音乐版权有限公司宣布对这首歌拥有版权,向商业使用这首歌的人收费,每年能获取200万美元的收入。

  直到2015年9月,洛杉矶联邦法院对一起版权案进行裁定,认定华纳并不拥有《祝你生日快乐》的有效歌词版权,这首有着120多年历史的著名歌曲才真正可以免费使用。

  一首音乐作品的版权通常包含词曲著作权和邻接权,涉及到作词、作曲、录音、表演者等多个主体,想要翻唱、改编或在影视作品中播放一首歌曲,都需要得到不同的授权。

  在某期《向往的生活》节目中,歌手周笔畅应大家要求清唱《最美的期待》,但刚唱一句就“静音”了,字幕写道:“因词曲作者和原创未同意,歌曲内容无法正常播放。”

来源:《向往的生活》视频截图

来源:《向往的生活》视频截图

  目前,音乐作品的版权费用并没有全世界统一的标准。去年,《我是唱作人》总监制陈伟在媒体探班时直言“家里有矿才做得起音乐节目,你知道现在翻唱、改编一首歌的版权费用有多贵吗?”他透露,一些音乐版权公司甚至开出了100万、150万元的价格。

  街声派歌版权管理资深副总经理梁淑美曾在采访中谈到,歌曲在节目中的授权金额也就是版权使用费,每家公司依据产品的形式、音乐版权使用方式以及使用期间、媒体推广渠道、发行地区,提出的报价不尽相同。

  例如,在国内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 Music上,一首名为《这就是HERO》的背景音乐,如果选择购买用途为电视剧/动画/综艺、使用方式为电视、授权地域是全球、授权期限是永久的话,需要支付的版权价格为4032元。

来源:V.fine网页截图

来源:VFine Music官网截图

  音乐版权争议频发,如何避免?

  近年来,音乐综艺中的版权问题屡屡陷入争议,一些节目未经授权便翻唱、改编歌曲,社交网络上,原创音乐人向综艺节目讨说法的微博也经常登上热搜。

  在综艺《一起乐队吧》中,有歌手翻唱了哪吒乐队《环形公路》,乐队成员随后发布多条微博指责节目组侵权:“哪吒乐队从没授权过任何节目,以任何形式,翻唱《环形公路》。”去年4月,索雅音乐也曾发声明称,《歌手》里翻唱使用了《Shallow》和皇后乐队的四首歌曲,但并没有获得授权许可。

索雅音乐声明。

索雅音乐版权代理(北京)有限公司声明。

  “先上车,后补票”现象的背后,一方面是使用方对版权意识的淡漠,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表示,音乐版权复杂,有时想补票都不知该去哪补。尽管国内有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这样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但并不能覆盖到所有原创音乐人与歌曲。而且如果想翻唱,仍需要找到原词曲作者获得授权。

  由于主体众多,音乐版权的沟通也是一个长周期的过程。一首歌可能先后有不同的版权归属人,在不同的发行地域也会有各自版权代理公司,甚至是由多方共同享有。例如,索雅音乐在声明中提到歌曲《Shallow》时,说的是“管理部分音乐著作权”,因为这首歌创作者比较多,所以版权代理也分成了多家公司。

  据音乐平台街声消息,街声版权部用了8个月的时间协助综艺《乐队的夏天》取得版权,“我们联系了几十家版权公司,咨询了几百首歌曲的版权状况,并依据节目的具体使用方式、表演形式、节目播出后的发行方式等做了周密的准备”。节目里,所有乐队翻唱的歌曲都标注了非常详细的版权信息,包括原属词曲版权公司、代理版权公司等。

来源:《乐队的夏天》视频截图

来源:《乐队的夏天》视频截图

  除了周密的准备,避免侵权发生的另一个方法就是原创。例如《我是唱作人》就明确要求,所有唱作人演唱的歌曲必须是从未发表过的原创新歌。在由你音乐榜发布的《2019 年度华语乐坛报告》中,2019年原创歌曲在综艺中的占比大幅度提升,“原创能力”成为综艺节目中歌手最有价值的能力之一。

  随着国内综艺的增加与迭代,音乐类综艺对音乐版权愈发重视,版权问题虽然复杂,但更需用专业知识来严谨对待,共同尊重原创音乐的成长。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梦想已久的婚纱照,来了!
熟悉的武汉慢慢回来了
熟悉的武汉慢慢回来了
北京海淀:中小学教材有序发放
北京海淀:中小学教材有序发放
武汉“解封”后首飞航班抵达三亚
武汉“解封”后首飞航班抵达三亚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5846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