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霍尊:有标签是很幸福的事,希望再多加一些
2020-06-01 13:29:02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越久了,越想起,还有呼吸;还可及,还可遇,还未失去。”当钢琴琴键的敲击声一步步走进现实,低低的吟唱响起,霍尊的歌声在若有若无的伴奏中更加清晰,似有人在远山呼唤,鼓励我们追寻失去的美丽。

  霍尊在《我是唱作人》的舞台上演唱了这首名为《idun》的歌曲,也为观众带来了一段北欧神话故事。“当我看到这个故事时,脑中便有了一段旋律,当晚就做完了这首歌。”霍尊说道,《idun》从编曲到旋律、歌词,都采用了一种极简的方式制作,与以往的作品有一脉相承的地方,但是风格更偏冷清。

  这样一首带有浓郁北欧风的作品,带给每个人的观感是不同的。懂他的人说:在这首歌中,霍尊的声音里有寒冷肃杀的冬天,有万物初生的春天,有暗夜寂静的悲伤,有曙光初现的欣喜,还有旭日东升的温暖。也有人听后直言:这首歌让人触不可及,没有参与感。

  一定要爱得死去活来,一定要是感同身受的,才叫共情吗?在霍尊看来,这取决于大众对于共情的理解。“我觉得音乐上升到艺术的角度是美的,这份美的东西能够带给人不同的感受,这份感受就是共情。”他也完全不担心这种可能的距离感,“这只是我喜欢的一种风格,也是我喜欢的一个音乐表达,能够在舞台上留下一个满意的作品比什么都重要”。留下作品,正是霍尊来《我是唱作人》节目的初衷。

  当节目组邀请他参加时,他感觉“特别对胃口,像馅饼砸在身上一样”。第一季的歌手都在这个舞台留下了自己的作品,其中不乏霍尊的好友。他觉得对于创作人来说,能够把自己的感受在舞台上表达出来,想想就很雀跃,“没有什么理由,就是想去”。

  节目播出后,观众渐渐发现,这个霍尊和印象中的“国风美少年”大不相同。他不会弹古筝,但是学过刺拳和重拳;他会在打哈欠时练声,会适时地抛梗“别送我毒奶”,会在歌手演唱完后中肯地点评,甚至还在节目中表演起了“仙鹤蹦迪”......

  “霍尊特别像仙鹤下了凡在蹦迪”是节目中大众评审在听完霍尊的《不死鸟》后给出的评价。霍尊力求每首歌都带给大家不同的风格,《不死鸟》将Funky和复古Disco结合,还原了八十年代的音乐潮流,他也借由此曲,向从小到大自己心目中的音乐偶像迈克尔·杰克逊致敬。

  这首需要“兴奋感”的歌曲,让观众看到了在台上跟着节奏摇摆的霍尊,但他觉得其实可以表现得更好,“这首歌要把外露的兴奋感倾泻出去,与以往安静唱歌的兴奋感不太一样,由于自己的不自在没有很好地表现出来,其实是有一点小遗憾的”。这点小遗憾也促使着霍尊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更多面。

  有人说,霍尊通过《不死鸟》扭转了大众觉得他只会唱国风的偏见。他却几乎没有这方面的烦恼:“我觉得每个人的性格使然,我不是那种很强烈想要去证明自己和表达自己的性格,而且能有标签是很幸福的事,我很感恩。”来到唱作人的舞台,他希望可以展现更多元的自己,“我是来给自己加标签的,希望能够保留自己标签的同时,再多加一些”。

  想要加标签,必然是要拿出真本事的。《我是唱作人》第二季的赛制取消了上下半季,这就需要唱作人准备足够多的作品,同时增设了踢馆赛,随时有被淘汰的风险。在接到节目邀请时,霍尊便投入了创作当中,到比赛前期歌曲积累量已经很充足。

  随着比赛进程加快,他渐渐变得不满足,不满足于舒适情况下创作出来的歌曲,不满足于现在的情感没有载体抒发,“我们现在基本都是一周一首歌来现写了,特别享受,这段时间是人生中很充实的一段时间”。

  即便现在大家对于霍尊的印象在改变,但他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根”,如同他在节目中的首发作品《星落》一样。凯尔特音乐融合其中,不是特别中国风,歌词也不是很古文,但它的理念比较东方。“我将个人的价值观融入了这首歌,希望表达一个乐观的情绪,不要沉浸在自己的得失心或者挫折里。”霍尊说,“如果我们的人心足够开阔,就能包罗万象”。

  在霍尊看来,音乐是抽象的,观众通过抽象的美来体会歌曲的情感。因此创作人还是得有自私的一面,全身心地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感受,“在舞台上用心演唱,不要有任何杂念,让观众沉浸进去的唯一方式,就是全情投入”。

  每次歌曲上线时,霍尊都会在微博感谢所有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那一串串名字陪伴他打开珠帘,拥抱了整个世界。霍尊说,音乐是他的爱好,除了音乐他还有很多爱好,但他对音乐有无限的热情:“我希望永远把它当成我的爱好。”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四川荥经:修复茶马古道
四川荥经:修复茶马古道
广西环江:夏日田园美
广西环江:夏日田园美
冰雪世界的前进营地
冰雪世界的前进营地
重庆高校大学生有序返校
重庆高校大学生有序返校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5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