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他们演活了“草台班子”的生存与执着
2020-09-01 08:33:08 来源: 文汇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马楠执导、邓婕监制的电影《活着唱着》里不仅片中主演赵小利本色出演,就连影片里的川剧观众也是一批现实中来自十里八乡的街坊老客。 (均片方供图) 制图:李洁

  马楠执导、邓婕监制的电影《活着唱着》上周末正式公映。上海的首映礼之夜,应邀前来观影的导演毛卫宁发表了观后感:“这部片子最大的成功因素在于张国立没有出演,因为他根本演不过生活。”

  作为四川人,毛卫宁太明白影片里“草台班子”所代表的观演关系——那是一个出自草根的民间戏班与它周遭普通市井的耳鬓厮磨,是吹拉弹唱与柴米油盐相互交缠出的人间烟火。那样的气息,有着“专业”未必能承载的天然天真。

  事实上,邓婕确实考虑过由他们夫妻联袂出演。但电影立项、自己成为监制后,她就推翻了当初的想法。“草台班子有草台班子的魅力,表演可能不够专业,但他们身上那种野生野长的生命力,以及与老邻居、老票友的情感链接,对我而言都是新的体验。更重要的是,主人公赵丽和‘火把剧团’这些人对川剧热爱了一辈子,让这门艺术保持了一个‘活’的状态,这是非常珍贵的。”带着刻骨铭心的生活体验前来,一群来自民间的川剧演员,在大银幕上演活了自己的生存与坚守。

  电影《活着唱着》脱胎于2012年导演赵刚的纪录片《民间戏班》,聚焦城镇建设新旧改造背景下的民间川剧团消亡史,从题材到演员,基本都与真实世界一脉相承——赵小利(电影中叫赵丽)以及她的戏班生活。不仅片中主演赵小利本色出演,就连影片里的川剧观众也是一批现实中来自十里八乡的街坊老客。过去经年,看“火把”演戏,早已成为老人们惯常的娱乐活动,风雨无阻。老人与演员形成观演关系以外的情感联系,彼此关照,相互熟悉。电影开机前,导演接到一个电话,“想要多少群演都没问题”——有的票友甚至专门驱车从很远的地方来,就为了看他们演戏。

  对票友们来说,川剧是座桥梁,“火把”是舞台上下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纽带。于是顺理成章,演出这个民间戏班故事的,都是电影的“素人”、川剧的老友。《活着唱着》虽然如今刚刚上映,但在2019年的国内外影展上,这部兼具了艺术气息与生活质感的影片收获颇丰。该片于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世界首映,又在随后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等节赛中屡获殊荣。

  但对于编剧邹静之而言,《活着唱着》最大的意义是以小人物的表达提出了大问题——整个世界都在无意识的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不只古老的艺术,还有传承几千年的剧场艺术围拢着的生活方式和人类活动。在一个时间一个地点聚集起来的人群面对面的看真人的表演,这是人类发明的最高级的活动。此时正在被冰冷快捷的科技绑架着马不停蹄地飞驰而去。”这也是全人类无数历经千百年的古老艺术们共同面临的难题。

  电影的结尾,是赵丽和丹丹回到剧团被拆除的旧址上,在废墟之中唱起了《别洞观景》:“但则见白鹤在林中走;野花遍平畴;蝴蝶儿穿花柳;鸳鸯眠河洲。”这是偶然闯入人间的白鳝仙姑所见的景色,她感叹“尘世间处处都把人引诱,更比仙府胜一筹”。自此白鳝仙姑被人间景色所迷,放弃修行,再也不想回到洞府中去了。

  电影以此做结,确为神来之笔。(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纠错】 责任编辑: 杨静
加载更多
绿色墨脱
绿色墨脱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687112643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