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青涩的“明日之子”诠释着,什么才是音乐综艺的热血与初心
2020-09-10 08:47:14 来源: 文汇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鼓手胡宇桐在初舞台的一句话很快就出圈了,“乐队需要两辆车,一辆大卡车、一辆小汽车,卡车装乐器,小汽车装人,冬天写歌,夏天巡演,演遍所有城市的演唱会”。四进三半决赛后,见到更笃定的他,“我对音乐的坚持在推着我往前走,这团火一直在”。

  也是很早之前,贝斯手小智就想明白了自己再度参加综艺节目的初衷:“它像是音乐路上的一个节点。我在这里认识许多伙伴,出了节目后我们一起去音乐节,继续玩各种风格。在音乐上,我更自由了。”

  有火一样的赤诚,也像风一般的不羁,他俩只是《明日之子乐团季》群像的高度浓缩。这个夏天,40位年轻人走进“明日高校”,在这档特殊的音乐综艺里不断制造鲜活的表情。古典还是流行?西洋还是民乐?比演奏技法还是精巧编排?团队里该做加法还是减法?一切都没有标准答案。这群年轻人很难概括、不可预料,他们有集体的碰撞,也有独自的狂欢,谁也不排斥谁。

  节目教师团成员之一、钢琴大师郎朗为这样的群像动容:“他们是一群有想法又充满了创造力的年轻人。相比成熟的乐团,他们确实还非常稚嫩。但就是这份稚嫩和青涩,才是最宝贵的,这就是初心。年轻人对音乐最纯粹的热情和执着,最是打动人心。”

  这便难怪,说好只做客短期的朴树“入了戏”、续了约,在音乐里开阔驰骋的邓紫棋为少年们一次次落泪……“明日高校”内外,许多人为这个夏天的相遇着迷,抽丝剥茧,内里不过是青涩的“明日之子”在诠释着,什么才是音乐综艺的热血与初心。

  打开“还能这样玩”的想象空间,催动年轻人无限的音乐原力

  马头琴和冬不拉和鸣,看起来顺理成章,可蒙古族小伙哈拉木吉眉梢一扬,“要不要再仔细听听?冬不拉其实加入了爵士,我们还做了交响乐的和弦和打击乐。也许因为都用了原声音色,观众没注意到变化”。那是第一场校内考核,也是任何一支乐团的起点——从一到二,从既定到未知。如今回头看,那一轮还是节目定位的集中呈现。

  在热门音乐综艺里,《明日之子乐团季》很独特。它不单单关注学员个人的专业技术,也并非整建制接受乐团展示。在“明日高校”,海搜团队万里挑一的年轻人“散装”着来,要在不断转身中找到合适伙伴,直至各自完成五人之队。

  以哈拉木吉和他的初始伙伴萨木哈尔为例,内蒙古大草原的孩子和维吾尔族少年搭档,外界以为他们带着推广民乐使命前来,哈拉木吉却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可以这样说,也可以不这么说。我们与吉他、贝斯、小提琴乐手一样,都是为了音乐而来。你会看到,我们手上的乐器是无界的,能融入各种风格中。”不刻意推广什么,只为了音乐,无心插柳的结果,哈拉木吉和他的马头琴、呼麦在观众期待里一路走进总决赛。而且,他和另一位闯到最后的唢呐乐手闫永强,双双成了各自乐团最具辨识度的一员。

  民乐无缝链接流行、摇滚、放克、布鲁斯,古典也绝非仅正襟危坐这一种“正确演绎”。比如付思超,抛开中央音乐学院的光环,他带着一把低音提琴、一腔编曲才华在节目里反复张扬少年的态度:最新一代音乐人该怎样充满勇气,跳脱固有框架,而不是只怯生生地模仿、复制教科书式的经典再现。

  连习见的司职在这里也充满了迷人的附加值。胡宇桐自己琢磨过鼓是如何诞生的,“有一部分说法是为了舞蹈,为了让人可以动起来,低音给人向前的感觉,高音给人向上的感觉”。鼓点起来,音乐的灵韵伴着生命感奔腾起来了。所以,他的鼓时常能丰满乐器的灵性与温度,更进一步,他会突破舞台程式,带着长年隐在暗处的器乐闯荡出新的飞地。

  总之,“明日高校”交出的作业,没多少照着前辈“描红”的规整痕迹,只是催动了年轻人更多“玩得起”的音乐原力。这群“明日之子”在可亲的音乐国度里,借器乐与乐团的自由度,拓宽了音乐综艺的版图。郎朗这样描述节目个性:“我们见证新一代年轻音乐人的成长,这件事本身很酷。‘原来音乐还能这么玩’,能激发更多孩子和人群对音乐产生热情和热爱,这就足够了。”

  永葆一颗赤子之心,或许才能永不偏离“做更好音乐”的自己

  事实上,从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到最后结成气运联盟、水果星球、午睡留声机和银河系乐团,年轻人满打满算只在节目中相处了三个多月。这无疑是被高度压缩的乐团成长链。短短三个多月,学员们不仅要在教师团的帮助下持续捧出作品,还得在围绕音乐铺展的协作中完成凝聚。其中,也许是彼此成就,也许会面对“取与舍”的课题。一如郎朗在节目初期强调的,音乐绝不是孤独的艺术。

  如今,相携而行的路途到了暂时的里程碑前。有的乐团走得一气呵成。比如水果星球,他们有着显见的整体实力:四名成员在初评级中拿到满分六分;几次校内考核,也从来都在优等生序列。即便如此,身为组织者的小智依旧呈现审慎乐观,“如果我们随便玩玩,只想在音乐里找到自在、玩得开心,那可能目的达到了。但现在,更多人看见了我们,听到我们的音乐,我们就要负责任了,得让自己的音乐变得更好”。他说,整支水果星球的成员都钟爱《海贼王》的剧情,“要修炼得更强”是他们从现在到未来的主题词。

  也有乐团一路风雨。比如气运联盟,他们乐团的配置既有着超乎想象的可能性,但在另一个角度,很难避免器乐单薄的质疑。可偏偏,乐团人气值满格。这样的悖反,兴许便是“明日高校”特殊之处——它既让学员们体会到了普通大学集体生活的感觉,但同时,密密匝匝的节目机位又直接把学员放大、置于观众面前。于是,有人希望在节目里找音乐的共鸣,有人可能在找明天的偶像,也有人只当一次乐器及流行乐团司职的展示来看。受众目的性不一致,人气值在这档节目里成了意涵复杂的度量衡。

  对此,郎朗坦言,这可能恰恰是“明日高校”带来的最有价值一课——学会成长。“面对外界和自身的变化,这是我们每个音乐人,或者说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课题,节目只是加速和浓缩了这个过程。真的就和上学、毕业、进入社会一样,大家都是经历了种种变化,捱过很多压力和挫折,才知道成长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在学习成长,也在成长中学习,时刻自省,自我调整。最重要的是学会保持自己的赤子之心,不要忘记自己是为了什么站在舞台上,为了什么而做音乐。我觉得这是我们一生都需要研修的功课。”

  欣慰的是,学员正在尝试与人气这件事泰然相处,宠辱不惊。气运联盟的“Fman”胡宇桐说,他已把人气化作每天出发的动力,用他的极致较真为了憧憬中的演唱会绸缪“一万个甚至十万个细节”。同队的“宝藏男孩”李润祺说,“毕业”时“想看看我们能留下什么,希望后来者提到‘明日高校’会说,‘啊,我知道,那是个名舞台’,希望我们能留下一首歌”。小智则借用一句歌词:“我们不会被改变,夏天来了又走了,我们依然纯真。”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淳
加载更多
绿色墨脱
绿色墨脱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重庆仙女山机场正式开始校飞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武汉江汉方舱医院正式关舱拆除
克什克腾风光
克什克腾风光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1791126474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