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冯仑 无意投资影视生活中总裁都不“霸道”
2020-10-27 09:29:20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日前,冯仑在蜻蜓FM开播了自己的音频节目《不确定时代的生存法则》。步入六十岁之后,冯仑说,自己有一些人生体验可以和大家分享,即便被认为是“鸡汤”,他也认为,人生需要鸡汤。

冯仑和女儿冯碧漪。图片来自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在冯仑看来,阶段性地遇到压力、困惑、焦虑,在人生中是经常发生的。过去40年里,他在机关工作,包括后来创业,都会有一些阶段性的“艰难时刻”。30岁左右的时候,他曾经失业没工作,要去跟别人借钱。创业办公司这几十年,遇到的麻烦就更多了,有一段时间,因为公司发展得快膨胀了,负债做了很多多元化的事情,结果造成公司突然陷入危机。成立二十多年后,公司又在业务发展中遇到了一些新的技术、新的市场环境的变化,出现了很多行业、企业的挑战,面临着“转型”的危机。

  久而久之,冯仑会觉得这些困难就像出门时要带的行李一样,变成了如影随形的东西。那怎么来解决呢?就是要扛住。遇到了困难以后,不要停下来,而是快速地行动,重新去找一个机会。

  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让自己困惑的,冯仑说,就一个事叫“心有余而力不足”。二十多岁时想到了就一直往前冲。现在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但好在现在也不较劲了,就顺着往前走。

  1 新节目

  人生开心不开心在于一个解释

  新京报:怎么想到在这个时候做一档“人生经验分享”类的节目?

  冯仑:大家总觉得年纪大的人是不是可以说说人生这些事。从自己的角度来说,也经历了很多事,有一些体会,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表达不是一个自己的事,希望能够通过我的表达,对大家当下的观念、做法,有所帮助。所以在我看来表达是一件公益的事。我在私人的场合很少表达,也不发朋友圈,各种群里我都不爱说话。表达就得负责任。所以我希望至少我的表达底线是,无益无害。所谓聊聊天,万一能点亮一点人生困惑,那就算善事,如果没有点亮,就当是一包感冒冲剂或者一口热水,肯定没有害处。

  新京报:有没有哪个话题,是你觉得比较难讲的?

  冯仑: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难讲的事,一方面是我有人生经历,另外我有大量的阅读背景,好琢磨,其实人生开心不开心,在于一个解释。你对这个事有解释你就开心,解释不了就郁闷。所以越能够解释自己,或者说越有解释能力的人,绝大部分活得开心。

  自杀大体上发生在绝望和委屈之间,得不到自己认可的解释。多数的解释是让自己自洽,让自己舒服。我对人生都有解释,我把我的解释告诉大家,也希望大家开心。

  新京报:很多人听到你要办一档音频节目,都会想,你为什么不讲讲房价,讲讲股票,讲讲财经?

  冯仑:我特别不愿意讲这些当下的所谓硬财经的事。财经有很多种,人在生活当中,金钱跟你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很多人总会去想这些事情,希望财富增值,希望多挣钱,希望花对钱。所以有很多天天讲财经的人,其实你仔细回过头来想想,他讲了几十年也没讲对多少。

  我大部分讲的是软财经,泛财经。把财经跟人生结合起来,通过人生一些观察体验,来解决一些在钱上面的困惑,而不是说通过讲钱解决人生困惑。通过讲钱,是解决不了人生困惑的。

  今天我看到的优秀的人,无论是科学家、艺术家、企业家,他们跟普通人最大的区别不是钱,也不是名,最重要的是人生态度。他们的共同点是,热爱、专注、持久,比如他热爱艺术,专注而持久,他就从艺术工作者变成艺术家,创业也是一样,哪怕是写个软件,你专注持久地去做,最后比一般人要做得好,同时市场给你奖励,这些奖励叫钱。而不是说你一开始想着钱就能得到的。

  新京报:年轻人听到这些,比如“生存法则”之类的,会不会觉得有点像鸡汤类的节目?

  冯仑:人这一生都需要鸡汤,我也经常被鸡汤激励。有些人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不需要别人帮助来给他启发,那是少数人,多数人遇到一些不顺心不如意的时候,特别需要这样的一些话安慰、激励自己,人生接下来应该怎么样。鸡汤是中性的,对于在困境中的人来说,鸡汤就是救命稻草。

电视剧《爱我就别想太多》剧照

  2 新生力量

  重点不是前浪后浪而是学会逐浪

  新京报:平时会跟女儿分享你的人生感悟吗?

  冯仑:有分享。比如她做新媒体,有很多人买流量,让她一度比较困惑。她就问我这怎么办,我告诉她不用买,不要骗自己,这听起来也是鸡汤一样的话。你买了流量,这算是一个小秘密,员工走的时候可以用来要挟你,如果所有的客户认为你买流量,你跟他报个价,他就打折,那等于没买。从财务上来说,买了流量后,指标反而会更坏,比如你虚报了100万流量,可是在你这个平台上,电商业绩一比,成交率很低,如果你不买流量,可能成交率还高。最重要的是,你欺骗自己又欺骗客户,会被拿住把柄,那不是做了很愚蠢的事吗?所以,还是简单、专注、诚实。员工都知道这是诚实的公司,他们也会学好,让这里变成小而美的企业。最后她接受了这个观点,不买流量。

  新京报:现在大家都觉得要靠近年轻人,要抓住年轻人,你平时会用什么方式了解年轻人?

  冯仑:为什么要靠近年轻人,实际上就是想了解,想跟上时代变化,同时还要有更长远的未来。但我认为,既不能够欺老,也不能媚小。比较好的态度就是对一切变化都是积极地关注学习,拥抱这个变化。这就是年轻的状态。一代一代人的变化跟自然年龄其实关系不大,和词汇系统关系很大。比如我们两个人聊天,我说的词汇系统你都听不懂,或者全是你爷爷父母们的词汇,你就觉得这个人好老,但如果我说的是你当下的词汇系统,你就没有年龄感。所谓年轻就是当下的词汇,当下的判断,当下的思维。(最近有学到什么新词吗?)秋天的第一杯奶茶(笑)。

  新京报:你听过前浪和后浪的说法吗?

  冯仑:我不认为“前浪后浪”这种简单的说法,有什么价值,如果你生活在海洋里,浪是来自于四方的,没有前后,关键要逐浪,要在浪上面,在浪上就不会被淹死。其实年轻人的差别跟我们不是那么大,差别就在于结婚前后,结婚前没孩子,所以这一段时间里比较自在,而一旦成家有孩子,有了责任,人就会变稳重,然后现实,甚至圆滑。所以我老开玩笑说,没有什么特别绝对的界限,如果要找一个“差别”,就是当你抱着孩子去一趟儿童医院后,立即人和人之间就都没代沟了,那一刻就知道人生是很艰难的。

  3 人生下半场

  不需要退休也不能够退休

  新京报:退休以后的生活,自己想怎么安排?

  冯仑:我不会退休,也不需要退休,也不能够退休。人只有把生活跟事业分得很清楚的时候,才会有退休不退休的事。我的事业跟我生活是合在一起的,对我来说,工作、折腾、商业,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很享受。退休干啥?想象中退休,提笼架鸟,玩玩,旅游。这些事情我不是一直都在做吗?等你的好奇心都满足完,也就会觉得没啥意思了,比如,80岁到120岁有啥意思呢?

  新京报:子孙满堂。

  冯仑:哺乳类动物全会做,这算成就吗?我不认为。老虎狮子都会做的事,有啥了不起的。

  新京报:天伦之乐不就指的是这些?

  冯仑:乐一下就行了,40年闲着天天乐吗?那是乐吗?都是苦,你要能干了,儿孙就啃你,你要不能干,儿孙嫌弃你,有乐吗?身体总有一些慢病,没啥意思。所以很多人认为活到100岁、120岁是多大的幸福,我不认为,我认为当你对于别人的价值不存在了,你活着就是累赘。当你的健康失去了,你活着就是负担。最后把死亡这件事办好,也很难。

  4 影视行业

  不准备投资影视难掌控且市场太小

  新京报:影视行业催生了很多新的经济形式,比如大家讨论的粉丝经济,你怎么看这种经济形态?

  冯仑:这种现象一直都有。就说孔子,72弟子就是粉丝。孔子最后也是他弟子养他,照顾他的家人。只不过现在由于媒体太发达了,扩大了这样一种关注的人群,孔子要是放现在,粉丝都应该在一千万以上了。你被人关注就可以和关注你的人去建立联系,可以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产品,爱屋及乌,所以形成了现在的所谓粉丝经济。

  新京报:你会看一些热门的影视作品或者综艺节目吗?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

  冯仑:看得不多,我没有从头追过剧。我觉得有些词说得还挺好,比如“乘风破浪”这几个字跟姐姐连一起,所以我们今年要开一个房地产大会,就叫“乘风破浪的后开发时代”。

  新京报:前两年对影视行业的投资也很热,你有没有动过心?

  冯仑:没有,我们还是一直做房地产这个事吧。十几二十年前也有参与投资过影视,但是没赚钱。我不看好这个(影视投资),因为这个产品,你做不了主。很多作品能不能火,社会的文化背景、心理,变动很快。比如一个作品,做出来一年以后发行上映,消费经济社会变化很快,甚至突然发生了一个事件,社会就变了。所以很难控制。再一个市场很小。比如电影,一年也就400多亿市场,加上进口片一共600亿,这600亿有多大的市场?跟中国捏脚行业是一个市场容量。你知道房地产有多大?有十几万亿市场。所以做这个(影视)行业的人赚不到钱,就是这些原因,我们不介入这个领域。

  新京报:平时选择电影或者电视剧,你会有比较喜欢的类型吗?

  冯仑:我看片子的喜好特别直男。就是谍战、战争、历史、动作。特别是像《教父》《美国往事》这种有历史,又让你能更深刻了解这个社会的一些作品。我不爱看言情的,惊悚的。

  5 “霸道总裁”

  影视作品里演的“老板”都不对

  新京报:像年初播出的《安家》这类和房地产有点沾边的文化作品,你会看一眼吗?

  冯仑:以前也看过,但我都没有从头看,有时候手机上关注一下,稍微扫一眼,快进看一看。之前我还看了一个剧叫《爱我就别想太多》,陈建斌演了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我跟他挺熟,就看了看。我觉得演得太硬了。

  人们对很多事都有一个框框,比如一些影视作品里表现的“老板”生活都是不对的。那么大个房子,一天到晚那样(奢华)的一种生活,实际上老板的生活没有那么复杂。多数人每天都是负重前行,每天都是正常生活,影视作品里演的都是很夸张的生活。我现在基本上取消了我的办公室,就坐在书房,大家聊聊天就行了,不会正襟危坐地在桌子后边。我们刚开始做公司的时候,感觉自己当老板了,买一张好大的桌子,大概1992年那个时候可牛了,买了五万块钱的桌子办公。现在我反而没办公桌了。

  新京报:前一阵“霸道总裁”这个人设在影视作品里很火,各个年龄阶段的“霸道总裁”都有。你有看过吗?

  冯仑:我觉得这也是给总裁做了一个人设,其实不完全是这样。我昨天还跟一些总裁交流,他们都慈眉善目的,一点都不霸道。大家对领导也有一种误判的人设,领导有三种人,都很有领导力,霸道的是一种;另外一种是沟通,用你的沟通能力,思想能力去让大家跟随你;还有一种领导力就是道德,就是你自己啥事都能行不言之教,《道德经》上最牛的就是这种神一样的存在,你不在,但大家按你的意志去做,这是最高境界的领导。而最末端的是让人怕你,他怕你,他就骗你,他就不信任你。所以如果把一个组织管理成了都怕你,那就相当于管成了监狱。

  监狱有效率吗?监狱只有两件事有效率,第一就是简单的体力劳动,不干要枪毙你,还有一个就是越狱,在监狱最有效率、最有创新的事,其实是越狱。所以你要把一个组织管理成了监狱,自然就会是两种情况,一种是被动的简单劳动,再一个就是越狱的人很多。

  采写/记者 刘玮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666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