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八佰》《金刚川》后,李九霄三十岁立住了
2020-11-16 09:00:55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电影《八佰》中饰演上海小混混“刀子”。

电影《金刚川》中饰演志愿军战士刘浩。

  “管虎导演的戏,战争题材”,李九霄只知道这两点就进了电影《金刚川》剧组。

  出于此前与管虎导演合作的默契及信任,虽然李九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角色是什么,但管虎一喊,他立马就到,“今年上半年因为疫情,在家里摩拳擦掌很久了。”

  李九霄在电影《金刚川》里饰演志愿军战士刘浩,是主演里少有的90后,大多数观众对他的了解来自2016年上映的电影《火锅英雄》中的“八戒”,去年暑期档上映的电影《送我上青云》中的“毛毳”,以及今年热映的《八佰》中的“刀子”。

  《金刚川》,制作周期短、任务重,拍摄之前业内都认为这部电影难以完成,李九霄从始至终都认定它一定会成功:“拍摄时,我始终有着一个信念——这就是在打仗,我就是刘浩。为什么能成,是因为这个团队的人都有一个‘一定要完成’的信念,要把它做到极致。我相信真正打仗时也是这样,队伍里不可能有谁一上来就说搞不定。”

  1 最难的是回到那个年代

  在《金刚川》的三位导演之一路阳看来,刘浩是朴实的,同时又具有多重性。他年纪不大,经历了不少生死,看惯了战场,本已很成熟,却又有少年意气风发的心性,想找到合适的演员不容易。但李九霄完成得很好,“他会用四川凉山方言来表演,有时甚至会忘记自己是一个演员,能把氛围衬托得真实舒服。”

  刘浩的动机很纯粹,他心里一直记着死去战友们的遗愿,渴望冲向前线杀敌,为的只是要告诉那些逝去的战士“我们胜利了”。

  从没演过军人的李九霄,把自己归零,进行魔鬼军训,练队列、练军姿,比如一直跟着他的那把波波沙冲锋枪,怎么握枪、发射、换弹夹,都要练,还要在短时间内达到一定专业水平。除此之外,要掌握志愿军部队里的特有手势、卧姿、蹲姿以及如何匍匐前进、在草丛里埋伏隐蔽等。

  但最难的是,作为当代青年如何让自己回到那个年代,让自己也让观众相信那些“最可爱的人”的故事。李九霄为此找了很多抗美援朝英雄的事迹,他希望当代青年能够用心体验那个年代英雄们的精神。

  2 每天的拍摄都是在“偷师”

  刘浩的高光时刻在金刚桥上,他一直想过桥去完成任务,拿到勋章祭奠逝去的战友,但他发现无论怎么焦急地想去对岸,这座桥总会被敌军炸垮。

  李九霄说,导演给了这个角色两个字,就是癫狂。当延时炸弹爆炸后,他满世界找连长高福来(邓超饰),看到的却是已经被炸掉了半个身子的战友。他明白战争不仅只有胜利,更多的是牺牲、残酷的一面。“我起初也一直在想自己应该什么状态,后来拍摄时更多的是去感受现场,看着邓超老师的眼神,我从内心能感受到那种崩溃,整场戏下来嗓子快喊哑了。”

  作为组里的青年演员,李九霄把每一天的拍摄都看做是“偷师”。张译曾跟他说,“拍戏,天赋是一部分,勤奋和努力,去琢磨、去钻研是更重要的一部分”,“张译总是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儿休息时间,帮我更好地塑造角色。他告诉我如何在望远镜挡住眼睛的情况下表现心理活动与情绪,有着急、有兴奋、有坚毅,我以前怎么也想象不到一个望远镜能有那么多‘戏’和情感表达,真是长见识了”。

  3 《八佰》不化妆差点成遗憾

  “其实我跟管虎导演合作了三部电影,还有一部没上。”李九霄记得第一次见管虎时,“很多人看我的外形,都会觉得我是那种很硬的,脾气会很暴的形象。但管虎导演第一次见我,就说他能看到我内心柔软的一面。”通过后来的合作,李九霄越发敬佩管虎导演的审美,“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男人身上的帅和酷。”

  很多人都对电影《八佰》中的“刀子”印象深刻,尤其是他自告奋勇独自冲桥的片段。李九霄说,这要归功于导演管虎和摄影指导曹郁。“‘刀子’的发型、着装都是导演定的,这就是他的审美,而且冲上桥的那段戏是曹郁老师亲自掌机拍摄,才把我拍得那么帅。”

  当然李九霄也有遗憾,比如电影《八佰》里,他曾遗憾自己没化妆,其实不化妆也是李九霄自己要求的,他说他就喜欢不化妆的自己,但后来又对此有些担心。影片上映后,李九霄觉得这恰好是“刀子”与众不同的地方。“我其实不会去想很深层次的,例如现在自己的表演处于什么样的层次,但至少创作是快乐的,一遇到好角色,我都竭尽全力地去付出,拍完,很酷,就行了。”

  三十而立算是“立”住了

  第一次见到李九霄是五年前,那时他在电影《火锅英雄》中饰演四个劫匪中的一员——八戒,抢劫时会戴着猪八戒的面具。当时的李九霄留着一头长发,不说话的时候很酷,喜欢时不时地捋捋自己的头发。

  1990年,李九霄出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区,父亲是文工团的编舞老师,母亲是舞蹈演员。五岁那年,李九霄随家人定居北京,母亲为了照顾他,做了一名全职妈妈。彼时聊起过他年少时不羁的过往,也聊起过母亲因此为他成长流过的汗水和眼泪。

  五年后,李九霄参演的《八佰》《金刚川》先后上映,也恰逢他三十岁。母亲看过电影后说,第一次觉得儿子手里的饭碗“捧”稳了,“她说,你这三十而立,算是真‘立’住了。”

  “对我来说,没有大角色、小角色或者正派、反派。我觉得演员和角色之间就像是谈恋爱。可能就是一见钟情,你遇到一个人,觉得‘哇,他好吸引我!’但是哪吸引,怎么吸引,自己也说不清。我遇到吸引我的角色,就是这种感觉。”

  从毕业到如今,最艰难的时期对他而言早已过去,那个时候两年都没戏拍。《火锅英雄》上映后,至少这五年来他一直都在拍戏。他很少去规划什么,他觉得什么东西定死了就变得没意思了,“而且计划有什么用呢?现在的变化太快了,走一步看一步。”他形容自己的每一个角色就像升级打怪,“打一个怪物,才能升级,一部戏就是一个怪物。”他也从来不跟别人比,“每天都要拍戏,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比。”

  就连他标志性的长发是什么时候剪短的,都没特别留意过,“我的头发肯定都是跟着角色走的,我从来没刻意去想过这件事。”

  至于今年算不算是他事业迎来转机的一年,李九霄笑笑:“是不是转机,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如果有转机,我就迎接转机,如果没有,我就继续拍戏。”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周慧晓婉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加载更多
天山脚下稻花香
天山脚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6743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