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周政杰 《风平浪静》让我用生理反应表演
2020-11-27 09:07:4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周政杰

  出生日期:2000年12月23日

  毕业院校: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代表作:电影《风平浪静》、电影《彷徨之刃》(已杀青未上映)

  由黄渤监制,宋佳、章宇主演的电影《风平浪静》正在热映。故事讲述了18岁高三少年宋浩失手杀人后流落他乡,15年后重返家乡奔丧却意外发现真相的故事。影片中,男主角宋浩的故事线分别由两位演员完成,章宇饰演成年宋浩,而青年时期宋浩的故事是由演员周政杰完成的。这也是周政杰第一次正式拍戏,虽然也有很多遗憾,但正是这些遗憾,让周政杰在生活中更加珍惜对情感的体验和把握。

  第一天拍戏就是“重头戏”

  《风平浪静》是周政杰人生中第一次拍戏,一切对于他来说都非常新鲜。能够出演这部电影,他特别重视,也特别开心,他前后试了好几次戏才被选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开拍前演员们一起围读剧本。

  “其实当时我特紧张,但是大家都很松弛,有聊有吃的。然后我也慢慢假装放松装作很适应。”围读会上,周政杰看到饰演自己成年后的章宇,为角色做了大量准备。对于角色和人物的理解,章宇也跟他分享了很多,周政杰很感谢章宇给自己的鼓励,“我就记得他当时跟我说,让我放心大胆去演,他会根据我演的去找角色长大后的感觉。”

  周政杰还记得那天上午开机仪式,下午剧组就去了海边,宋浩少年时期的戏先拍,开拍前他只知道要拍海边的戏,到了现场才知道那天还要拍他非常重头的一场戏:宋浩刚刚杀完人后跑到海边的那场戏。

  “说实话,当时有点怵。”那天,周政杰很紧张,心中杂念很多,生怕自己演不好。

  3月的海风很冷,因为拍戏的需求,周政杰光着上半身,脑子里都是木的。杀人的经历自己没有,但是可以借鉴自己生命中一些残酷的经历和心情。在导演的启发下,周政杰最终还是顺利地完成了这场戏,“当时如果是先拍杀人的戏,再拍这场,我想自己会表现得更好一些。不过剧组有很多现实因素要顾及,自己第一次拍戏嘛,有一些遗憾也是正常的。”

  最好的表演是演员生理反应

  电影上映后,周政杰的妈妈给他发来了一段自己的观后感:总体感觉还不错,和老师、爸爸的对话还需要再改进,跟搭档的对话,的确很难找到深入人心的感觉,还需要再好好观察学习,不过作为你的处女作电影已经很棒啦,加油。

  妈妈提出的问题,和周政杰对自己的审视基本一致。“但自己作为演员,也不能总给自己找理由,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别人花钱去电影院看电影,是想欣赏一场好的表演,不会管你是不是第一次拍戏,所以自己还是要客观。”

  这次表演也让周政杰在实践中体会到了很多。他至今都记得快要杀青时拍的那场杀人的戏。开拍前,其实大家都在一起排练过,武术指导也给周政杰设计了一些逃跑、拉扯、厮打的动作。

  实拍时,对手戏演员随机拿起一个西红柿按在了周政杰脸上,“西红柿被按碎后,黏糊糊的液体正好流进我的鼻腔和喉咙,真的很难受,有种窒息感。”拍完那场戏,周政杰坐在门口待了很久,他不想说话也不想动,刚刚身体的窒息感好像蔓延了开来。

  虽然当下周政杰有点不懂这种感觉的持续和蔓延,但他隐约觉得这其实是对的感觉。“只有自己当真了,才能让观众觉得你是真的。”后来他跟老师和导演聊起这种感觉,原来最好的表演就是触发演员自己最真实的本能反应和生理反应。

  拍《彷徨之刃》受王千源点拨

  拍完《风平浪静》,周政杰又接演了由东野圭吾小说改编的电影《彷徨之刃》。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他松弛了很多。“当一个人放松的时候,才能更好地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在这部电影中他有场戏是对一个未成年少女施暴,“对方也是特别专业的演员,我们很好地配合进入状态,那场戏只拍了2条。”拍完之后,演小女孩的演员开始说没事,但当她看到妈妈的时候,还是哇的一下哭出来了。那一刻,周政杰内心也特别不好受,“我当时在想,做演员可能就是得体会很多生活中无法经历的事情,再把它变成影片,让更多的观众能够真实地感受这些情感。”

  同剧组的演员王千源也给了周政杰很大帮助,两人在剧情最后有一场对决的戏份。王千源和周政杰有很多打斗的场面,最后还要用枪抵住他的脖子。

  那场戏开拍前,导演告诉周政杰要看侧面的机位,“拍的过程中,王千源是特别有经验的老师,他知道会有一些更好的方式和选择,他一直跟我说让我看前面。我当时就纠结住了,不知道以谁的话为准更好。”所以那场戏无论王千源怎么打周政杰,他都哭不出来,但当导演一喊咔,他反而开始崩溃大哭,哭得特别惨,大家问他怎么了,“我当时哭着说:‘到底看哪儿,谁能给我一个答案啊!’”

  那场戏拍完,王千源对周政杰说:“不要去演你的害怕,那一刻要把自己放进去,如果能把咔完之后的那个状态放进去,那就会更好。”

  为逃课报艺考班没想到考上中戏

  2000年,周政杰出生在山西晋城。高一下半学期,艺考培训班去学校里做广告,周政杰觉得周末去这听课怎么也比上文化课补习班有趣,于是就报名了。刚去试听的第一节课,老师让同学们模拟动物,周政杰模仿的是猴子,得到了老师的点名表演,说他虽然第一次来,但比很多上过很多次课的同学表现得都好。

  “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老师是真的夸我,还是因为想让我报名。反正第一次接触,就被表扬确实挺让人高兴的。”就这样,他上了半年多艺考培训班,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周政杰第一次知道还可以报考表演类的艺术类大学,从而成为演员。

  临近高三,周政杰的父亲开始反对他上艺考培训班。在爸爸眼里,“表演”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能学的。“那个时候也有一些同学到北京上艺考培训班,一个月开销就得十多万。”而且在父母心里,孩子考个公务员才是最稳定的工作。

  周政杰记得他跟爸爸说了一句很硬气的话,我说:“有钱有有钱的玩法,没钱有没钱的过法。”去不了北京,就去省会太原学。

  后来周政杰考上中戏之后,妈妈才跟他说,其实当初快要艺考的时候,妈妈曾去找周政杰艺校的校长问问情况,校长没有避讳自己的看法,觉得周政杰虽然考不上什么太好的学校,但是一般的艺术学校应该没什么问题。

  最初艺考的时候,其实周政杰自己也没什么信心,他把所有能报的学校都报上了。他想着都去试试,多给自己留条路。那年最早考试和放榜的学校成绩出来后,周政杰考了一个山西省第一的成绩,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集中火力攻克那些自己最想去的学校。周政杰通过了不少学校的艺术选拔,最终,他选择了中戏。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纠错】 责任编辑: 杨莹莹
加载更多
赏雪
赏雪
长春:“冻城”美景
长春:“冻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长江我的家
我的长江我的家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9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