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大公国际关建中:国际信用评级制度应代表共同利益

2015年06月12日 16:50:58 来源: 中国网财经

    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召开前夕,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后危机时代,信用经济发展的规律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对客观、公正评级的需求更加现实,因此需要构建新的国际评级制度体系。“新的评级制度首先要代表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某个国家和集团的利益;其次,新的国际标准应该用来衡量不同国家、不同债务人的风险,进而满足资本全球流动需要。”关建中称。

    信用关系是社会发展的经济基础

    关建中认为,信用评级与世界经济发展的关系极为紧密。首先,债权人与债务人构成的信用关系是资本的组合形态,它是通过社会性融资或债权、债务的社会化实现的,“但是评级是没有界限的,就是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不认识,只是债权人、债务人把评级作为他们结合的媒介,在这个过程中评级是一个当然的选择,所以评级的地位就是构建一个信用关系。评级的另外一个重要作用是分配信用资源,由于评级的状态决定着信用关系的状态,它告诉债权人关于债务人的风险状态、级别高低,然后做出决策。”

    其次,信用关系是一个信用资本。“如果把这个资本放在社会中看,我们就会发现债务链构建起来的社会流动体系,是由一个一个信用关系组成的。它是社会发展的经济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讲,国际评级体系或者制度体系直接响世界经济发展。”

    关建中举例称,201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排在世界前15位的最大债务国都是西方发达国家,而这15个国家中有13个国家获得AAA级别,2个国家获得AA级别,但他们占有全球债务90%以上,对世界经济贡献率也只有35%。“过渡负债使得西方发达经济体过多地依赖信用消费,从而导致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因此,它的消费能力并不是自身财富创造的结果,而是靠创造信用、利用信用工具。2008年就是信用过剩导致的危机,泡沫化、虚拟消费的能力破灭,引发了整个世界经济的剧烈振动。”

    “双评级体系”制度或为改革良方

    关建中称,现存的评级制度是一种把一般市场竞争原则引入到评级领域所形成的鼓励债务人去选择高信用级别的评级制度。“政府授予了若干个评级机构特许经营权,它们是合法的,这些机构在市场中形成一种竞争关系,它们竞争的是级别。作为债务人来说,谁给的级别高,它就选择谁,这时候级别就是一种商品。而实际上,信用级别作为一种公共服务,应该通过评级信息承担社会责任,这才是第一要务。”

    关建中认为,建立一个严格禁止级别竞争、鼓励评级技术竞争的制度体系才能推动评级行业的发展。评级制度首先要代表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某个国家和集团的利益;其次,它应该用新型的国际标准来衡量不同国家、不同债务人的风险,满足资本全球流动的需要。

    关建中指出,若不进行一场信用评级体系革命,建立起适应各国经济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世界就很难摆脱金融危机的威胁。在他看来,让非主权评级机构与主权国际评级机构并存发展并进行评级风险制衡,建立一个“双评级体系”制度是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一剂良方。“一个制度体系去挑战另一个制度体系,或者形成两个制度体系的包容、互补、制衡关系,不是通过竞争产生的,而是通过制度设计产生的,所以我们说世评集团推出的双评级制度体系模式是解决国际评级问题的一种模式选择。”(记者 马艺文)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10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