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关建中:债权人应拥有评级话语权

2015年06月12日 17:53:47 来源: 新华会展

    在最近一轮的全球金融危机中,由美国主导的标普、穆迪、惠誉三大评级机构的表现广受质疑。探索解决危机的国际评级模式成为世界性难题。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近日表示,应尽快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给予债权人更多的评级话语权。

    重债务国过分依赖信用消费致世界经济振动

    据统计,截至2010年,世界前15位的最大债务国均为西方发达国家,其中,有13个国家获得AAA级别,2个国家获得AA级别,他们占有全球90%以上债务,过度负债使西方发达经济体过多地依赖信用消费,导致债务危机,造成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

    关建中表示,西方发达国家的消费能力不是依靠自身创造的,而是创造信用或者利用信用工具。他们的消费能力建立在债务基础之上,使得世界经济发展陷入不平衡。

    “这个不平衡就是价值创造经济体没有完全享受信用剩余价值,而是将相当一部分的剩余价值作为债权,借给了债务人,债务人依靠借来的资金消耗信用价值,创造实物资产。信用过剩,使虚拟消费能力破损,导致整个世界经济剧烈振动。”关建中说。

    拥有全球90%以上债务的发达国家,对全球经济贡献率却只有35%,重债务国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更多的发展中国家不得不靠这种方式来延续经济的增长,没有采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国家,其经济常处于停滞状态。泡沫化的信用关系破灭将使重债务国经济衰退,为此,重债务国采取各种手段,维护泡沫化的信用关系。

    现存的评级制度将市场竞争原则引入评级领域,鼓励债务人选择高信用级别的评级机构。不少评级机构获得政府授予的特许经营权,其在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级别。作为债务人来说,谁给的级别高,就选择谁,此时,级别就是一种商品。关建中表示,现存的评级制度环境,鼓励级别竞争,使得级别不断推高,泡沫化、虚拟化,扰乱了世界经济发展秩序,阻碍了世界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打造双评级体系制度是一剂“良方”

    在“后危机”时代,全世界经济对客观、公正评级的需求更加迫切,不少国家高呼完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在2014年博鳌亚洲论坛信用评级分论坛上,不少与会者认为,让非主权评级机构与主权国际评级机构并存发展并进行评级风险制衡,建立一个“双评级体系”制度是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一剂“良方”。

    “只有构建一个新型的国际评级制度体系,才能彻底解决人类所面临的国际评级问题。打造双评级体系制度,具有历史必然性。”关建中说,双评级制度体系是新(非主权性质)旧(主权性质)两个国际评级体系并存的格局。

    自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后,全世界聚焦国际评级体系,探索和思考评级制度的变革模式,各种观点层出不穷:“评级收费模式有问题,应该向投资人收费,不应该向债务发行人收费”、“评级应该承担法律责任”、“应建立地区性评级机构来组织西方评级霸权”、“加强评级的竞争,通过竞争解决评级不公的问题”……其中,质疑现有的评级体系的观点最多。

    关建中坦言,美国主导的评级体系已经渗透到了人类社会、经济、生活等方方面面,目前,全世界没有方法和能力消灭这种渗透,同时由于利益和认识的局限性,西方评级机构不可能进行自我修复和根本性改革。

    关建中举例,美国的一项金融改革法案,一方面强调加强竞争,另一方面强调评级机构要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美国主导的上述三大评级机构在法案公布后,立即向客户发出通知,明确表示不允许客户公开使用它们的评级,违规者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三大评级机构通知发布后不久,该金融改革法案被迫停止施行。

    “从监管层来说,欧美的监管越来越细致,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没有实质性进展,在此评级体系制度环境下,评级制度改革举步维艰。”关建中表示,双评级体系制度是一种国际评级新制度,代表着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而不是某个国家和集团的利益。

    关建中介绍,世界信用评级集团的股东构成由各个国家的代表机构组成,双评级制度体系标准用新型的国际标准衡量不同国家、不同债务人的风险,但是目前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能力和方法衡量、解决现存的评级制度性和技术性风险。因此,只有通过另一个专业的制度体系去制衡、覆盖、再评级现存的评级体系,才能推动评级的技术进步。

    信用好不好也应有债权人的声音

    目前,全球有70多家信用评级公司,这些信用评级公司尤其是规模比较大的评级公司,表达的都是注册所在国的观点,如美国从1985年开始是净债务国,由该国主导的标准普尔、穆迪、惠誉三家机构给自己的级别是AAA,而穆迪、标普给中国的级别是AA,惠誉给中国的是A+,作为债权国,中国所得的级别比债务人还低。对此,关建中表示,债权人应该拥有评级话语权。

    评级与信用紧密相连,不仅分配信用资源,还决定信用关系的状态。信用关系构成的债务链或者债务的流动系统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基础,也是整个经济发展的流动系统,国际评级体系、评级制度体系通过分配国际信用资源,引导资本流向,直接影响世界经济发展。

    “信用经济,是一种以信用关系为经济基础或者以信用关系社会化、全球化为经济增长动力的经济形态。信用关系是当下最活跃的经济细胞,评级问题不解决,当下的经济发展秩序、信用关系构建的依据将更加混乱。”关建中说。

    关建中建议,中国作为世界的债权大国和资本输出大国,有责任推动世界评级体系改革,应率先引入社会评级机构的先进元素,同时政府应当以全新的思维方式认识这场制度变革对本国和世界的意义。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103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