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打破信用评级传统路径依赖

2015年06月12日 17:45:34 来源: 新华会展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有7年之久,全球经济仍在低谷中徘徊,不仅发达经济体走势疲弱,并且新兴经济体增速也普遍回落,局部性的债务危机与金融动荡更是此起彼伏,全面复苏的前景依然遥不可及。这表明,人类历史上这场空前的危机远远没有过去,各国为应对危机采取的史无前例的刺激政策并未达到预期效果。人们不禁要问,问题究竟出在哪?

    这场旷日持久的国际金融危机,究其实质是国际信用危机。西方发达国家依靠增加信用需求推动消费增长,超越现实物质财富创造能力,甚至铤而走险开发利用虚拟信用需求,信用关系泡沫越吹越大,发展到临界点在最薄弱环节引爆,并引发国际债务链的持续震荡。在此过程中,素以权威、公正形象示人的标准普尔、穆迪、惠誉三大评级机构,并未发挥警示、防控风险作用,反而是持续向市场提供错误评级信息,最终导致国际信用关系大破坏。比如,次贷危机爆发前,三大机构曾为华尔街制造出的大量“有毒”债券贴上安全的标签,从中赚取大量利润。欧债危机爆发前,三大机构并未提前做出警示,甚至还给了希腊AAA级别的评级。一系列事实表明,由三大机构垄断的国际评级体系站在债务人的立场,利用评级话语权设立有利于债务人的评级标准,完全不顾债务国家的实际偿债能力,给予这类国家高信用等级,掩盖其信用风险,使发达债务经济体耗尽了信用能力,成为危机深化的根源。

    在人类已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背景下,社会化的信用关系是依赖评级为媒介构建起来的,占据垄断优势的西方评级机构,通过生产评级信息,引导资本流动,分配全球信用资源,决定世界经济走向。而此次信用危机的爆发,充分暴露出现存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存在严重缺陷。首先,维护最大债务国利益的鲜明评级立场使这个体系失去独立性,蜕化为世界最大债务利益集团的工具。其次,用严重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的美国评级标准衡量全球经济体的信用风险,向世界提供了扭曲的评级信息。第三,国际社会对一个承担世界信用体系安全责任并由一个主权国家评级机构主导的国际评级体系没有任何监管与约束,而所在国政府也未履行管理责任,监管缺失使这个体系拥有超级权力,不断由世界承担其道德和标准错误导致的后果。第四,竞争体制机制激励这个体系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而把信用级别作为商品交易,使其完全不能承担世界公共责任。

    信用评级关系人类社会安全发展。尽管现存国际信用评级制度与体系的弊端备受诟病,欧美国家也提出了诸如加强监管、引入竞争、放弃评级等办法力图除弊,但由于惯性思维根深蒂固、现有制度环境局限,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式的药方治标不治本,完全推倒重来式的休克疗法也并不可行。时至今日,世界经济运转依然被错误的评级制度和模式所绑定,不科学、不公正、不合理评级的根源并未消除,三大评级机构依然我行我素呼风唤雨。这说明,国际经济与信用评级之间存在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而现有信用评级体系与全球信用经济发展不相适合的矛盾仍在持续累积,新的信用危机随时可能爆发。

    显然,人类经济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公正科学的信用评级。国际社会亟待从思想和行动上打破传统的路径依赖,着眼全人类利益,从信用经济本质要求出发,以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为突破口,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思路决定出路。现有评级体系出现如此重大的方向性、颠覆性错误,根子必然出在评级思想上。通过深入研究就会发现,西方评级思想缺乏科学评级理论根基,难以正确揭示现实信用风险。在此情况下,惟有不迷信不盲从,坚持独立思考实事求是,从认识上正本清源、从思想上拨乱反正,才能指引评级找准方向、步入正轨。

    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先生从信用关系入手研究全球信用危机形成、发展和结束的内在规律,发现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是推动当代世界经济发展的两对矛盾。生产持续扩张的本性要求通过增加信用需求推动消费增长,这对矛盾的内在要求是信用顺周期发展;信用的主体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债权人要求对债务人以物质财富创造能力支撑的最大债务上限做出评级是两者建立信用关系的前提,这对矛盾运动的内在要求是信用逆周期发展。因此,在这两对矛盾中,信用与评级是主要矛盾,评级则处于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现存国际评级体系没有遵循这一规律,单纯顺从生产与信用矛盾运动的需要,向债权人持续提供错误评级信息,最终导致国际信用关系破裂。全球信用危机是对依据错误评级信息建立缺乏偿债能力的信用关系的一个调整过程。基于这个重大发现,评级在信用经济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得以明确,以揭示债务安全数量边界为目标,从满足信用评级逆周期作用出发,创立评级思想体系的问题迎刃而解。

    在新的理论指引下,各国有识之士人士日益认识到,只有建立一个体现信用经济本质要求并能够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通过公正的评级建立具有财富创造能力支撑的信用关系,才能挽救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世界经济。按照关建中的构想,国际评级新体系代表人类社会的整体利益而不是某个国家和集团的利益,运用信用资源供求平衡的新型评级思想方法预警生产无限扩张推动的世界顺周期风险,能够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球信用风险防御体系。它将对于现存主权特征的评级体系形成互补与制衡,推动评级的进步。

    蓝图绘就,重在落实。早在2年前,来自中、美、俄的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有限公司、伊根-琼斯评级公司、俄罗斯信用评级公司出于对重大国际责任的担当,率先发起并邀请各国相关机构共同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机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该集团肩负的使命为,推动国际评级体系改革,建立一个开放包容并能承担世界评级责任和提供资本全球流动所需要的公正性、一致性、可比性、流动性评级信息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制定新型国际评级标准;推动建设一个独立的国际评级监管体系;向世界提供公正的评级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经济依然沉疴难去,新的风险与挑战不断累积,信用评级变革到了重大的抉择时刻。2015年6月29日,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新华社新华网、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将在京举办首届“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汇集各国政要、专家学者和业内同仁共同探讨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相关话题。各国政府和相关机构都应秉持责任担当精神,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行动起来,给世评集团的价值追求以应有的支持,积极参与全球评级治理机制重构,从而紧紧抓住历史机遇、牢牢掌控自身命脉,切实维护本国和世界经济安全发展。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103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