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背景资料】关建中:双评级制度是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选择

2015年06月18日 09:48:09 来源: 新华会展

    人物简介:关建中先生是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现任中国信息协会信用信息服务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证券业协会证券资信评级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交通大学、天津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已公开发表《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等数十篇、60余万字的信用理论专著。其中《改革国际评级体系 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在《经济参考报》全文刊发,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影响。

    作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首倡者和推动者,他创建了中国第一个评级行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第一所信用学院,并带领科研团队系统研究信用风险形成特殊规律,构建新型国家评级标准,主持研究发布了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信用等级,使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成为世界第一个发布国家信用评级报告的非西方国际评级机构。

    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才能避免全球性信用危机,推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健康发展,是历史空前的全球信用危机向人类社会提出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危机后国际社会对评级问题的解决方案

    近五年来,国际社会在诟病现有国际评级体系的同时,就如何在世界范围内解决攸关整个人类切身利益的评级问题进行了持续的实践与理论探索,归纳起来有九种解决方案:

    1.加强评级监管。2009年4月G20伦敦峰会达成了加强评级监管的共识,许多国家和地区在改革评级监管制度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一方案暴露出的问题是,仅局限本地区评级管理程序方面进行规范,难以在世界范围内解决现行国际评级体系因评级技术错误导致的评级风险。

    2.改革收费模式。人们一度认为评级机构直接向债券发行人收费形成的利益冲突是导致评级不公的根源,提出把收费对象由发行人改为投资人作为纠正现存评级体系固有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的问题是,向发行人收费是“一对一”的利益交换,面向投资人收费则会形成以买卖债券作为盈利方式的经纪人利用其对评级的掌控力变本加厉地掠夺真正债权人的财富。

    3.减少对外部评级的依赖。一部分人试图把加强内部评级,减少对外部评级的依赖作为国际评级问题解决方案。这一方案存在的问题是,债务人向债权人借钱是一种向社会公开募集资金行为,如果没有一种市场公认的揭示债务人偿债能力的评级信息作媒介,当债权人缺少可靠的信用投资风险信息作为决策依据时,就难以通过建立社会化的信用关系实现资本的社会流动。因此,独立于债权人与债务人的第三方评级是以信用关系为经济基础的现代经济的本质要求,是信用经济的发展规律,是不可逆转的,减少对外部评级的依赖是不可取的,也是根本行不通的。

    4.让评级承担法律责任。让评级机构对其不当评级引发的不良后果承担法律责任也是人们提出的一种国际评级问题解决方案。这一方案的问题是,评级是对信用风险的一种预测性学科,影响预测可靠性的不确定因素十分复杂,评级对未来信用风险运动规律揭示的准确性是相对的,它仅是投资决策的参考,让评级承担法律责任背离了评级的责任定位,在实践上也是失败的。

    5.鼓励评级竞争。这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认识和做法。这一方案存在的问题是,评级信息品质决定着信用关系的质量,信用关系状况通过其资本流动的决定性作用对社会再生产形成颠覆性影响,这个客观规律决定了对公众负责是评级必须履行的首要职责。竞争是指市场主体间向需求者提供的产品竞争,信用等级是评级机构的产品,评级竞争就是众多评级机构向市场提供某一信用工具的不同信用等级,让需求者进行选择,不满足市场需求则无法生存。鼓励评级竞争的结果就是让评级机构放弃其应该担当的社会公众责任。现有国际评级体系失败的根源正是竞争的评级体制机制模式,毫无疑问,试图通过鼓励评级竞争解决评级问题,其结果是鼓励级别竞争,为第二次全球信用危机做准备,人类社会将为探索国际评级体系发展道路经历更为漫长的时间,并将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6.改造或推翻现行评级制度。这一方案存在的问题是,改造什么?谁来改造?首先,最需要改造的竞争评级体制机制模式得不到改造;其次,缺乏体现信用风险形成因素内在联系和科学信用评级思想理论指导的评级标准得不到改造;第三,用主权监管代替国际监管的评级监管模式得不到改造。改造国际评级体系的主体应该是政府、评级机构和债权人,现实情况是,缺乏理论支撑的政府偏离了正确的改革评级体系方向;日益激烈竞争条件下的评级机构正在为生存而战斗,缺乏改造其评级技术的内外部动力;债权人在获得政府特许发布的众多评级信息中更加茫然和无助,他们只能用减少投资的行动参与对现有评级体系的改造。

    试图一夜之间推翻不合理的国际评级体系是不现实的,因为人类的经济社会活动对评级信息的高度依赖使现有评级体系已经成为人类经济社会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有着深厚的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基础,用简单的休克疗法无法实现人类对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期待。

    7.推动国家间评级结果互认。这一方案存在的问题是,不具备互认的外部条件。信用评级既是资本组合的工具,又是财富转移的手段,国家间评级结果互认的前提条件是相关国家必须实行统一的投资政策和资本市场管理规则,同时又须防止一个主权国家通过评级侵吞另一国的财富和投资风险转移,国家间很难就此达成一致和互信。千差万别的评级方法使各国评级结果缺乏一致的衡量标准,各国更不可能就评级标准达成共识。因此,这一方案不具备可行性。

    8.建立地区性评级机构。这一方案不能解决的问题是,该地区评级只能满足区域内资本流动对评级信息的需要,却无法解决资本强劲全球流动增长对跨国、跨地区评级信息一致性的需要。建立地区性评级机构与国家间评级结果互认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不具备可操作性。

    9.建立全球非主权评级机构。提出这一解决方案的基本理由包括四个层面:

    (1)信用评级信息是公共服务产品,其鲜明的公众责任具有世界性,客观上要求一个代表人类社会共同利益的评级机构承担起世界评级责任;

    (2)通过信用关系这一特殊资本形态满足世界经济发展对流动性的需要已不可逆转,唯有全球性评级机构运用统一的国际评级标准,才能向世界提供具有一致性和可比性的评级信息;

    (3)对承担世界评级责任的机构进行跨国全球统一监管的体制机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监管割据与评级全球化的矛盾;

    (4)现有国际评级体系是全球评级信息的提供者,其评级错误是国际信用危机的根本原因,要解决这一国际评级问题,就必须着眼于全局,以全球视角进行制度层面的顶层设计。

    综上所述,对每一种国际评级问题方案的思考和探索都是实现人类最佳选择的比较论证过程,都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每一个参与者的智慧贡献都使其成为历史前进的推动者。

    二、双评级体系制度模式是解决国际评级问题的最佳选择

    具有主权特征的现存国际评级体系有着内外部都无法克服的缺陷,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主权性质使其容易受到国家利益的影响。

    2.信用级别竞争体制使其缺乏评级技术进步的动力而丧失揭示风险的能力。

    3.单一评级体制形成的评级技术风险无法通过加强监管解决。

    4.缺乏一致性的评级标准使其评级信息难以满足资本全球流动所需要的评级信息一致性。

    具有非主权特征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有着旧体系无可比拟的强大优势,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非主权性质使其成为人类社会共同利益的代表,不会受到利益集团的干扰。

    2.这个体系内部不存在竞争而具有为履行公共职责发展评级技术的环境优势。

    3.与现有评级体系形成的评级技术竞争可有效制衡体系性评级风险。

    4.采用统一国际评级标准可实现评级信息跨国流通,促进资本的全球流动。

    全球信用危机暴露出的国际评级问题是现有评级体系固有的,难以靠局部修补或头痛医头的方法来解决,只有按照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本质要求,进行国际评级制度模式的根本变革,建立一个全新的评级体系,才能彻底解决人类所面临的国际评级问题。由此,将会形成新(非主权性质)旧(主权性质)两个国际评级体系并存的格局,这就是双评级体系制度。双评级体系制度模式是为解决国际评级体系性矛盾形成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是一种国际评级新制度,具有历史必然性。

    双评级就是除每一个现有评级体系的评级之外再增加一个新体系评级,应该把它理解为是一种新型国际评级制度设计和推行,绝不可能通过市场竞争的方式实现。

    三、双评级体系制度模式实现的条件

    把双评级体系制度作为解决国际评级问题的模式是整个人类社会为不合理的评级制度付出巨大代价后作出的选择,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正是这一使命的历史担当者。

    双评级体系是人类为了寻求公正评级信息保障经济社会安全发展所推动的一场世界范围内的评级制度变革,它需要整个国际社会的积极支持和参与才能成功,而形成广泛的国际共识是实现此目标的前提条件。

    1.从理论上总结全球信用危机与国际评级体系的关系,发现信用经济与评级发展规律,依此思考并判断国际评级问题解决方案的合理性。

    2.对双评级体系制度模式进行理论与实践的深入研究,在实施层面进行设计,选好突破口,产生全球示范效应。

    3.各国政府是评级制度的设计者和推动者,双评级制度模式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政府。做好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在履行政府对评级的监管职责,就是通过更加符合评级规律的制度建设完善评级监管,政府应当以全新的思维方式认识这场制度变革对本国和世界的意义。

    世界信用革命通过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两对矛盾的运动把人类社会推进到信用经济发展阶段,生产与信用作为经济顺周期力量的过于强大,信用与评级作为经济逆周期力量的长时间缺失,使人类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信用灾难,人类已有的理论成果无法科学解释这场危机的成因,更不能为防止危机再生提供指导。因此,人类社会必须以大无畏的创新勇气,通过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构建起信用经济的逆周期体系,使评级成为人类社会安全发展的保护神,这需要把双评级体系制度作为当代最伟大的世界工程建设的胆识和创举。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228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