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背景资料】新华网:中外专家把脉国际信用评级

2015年06月18日 09:48:09 来源: 新华会展

    新华网北京6月23日电(记者李延霞)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人们认识到信用评级的重要性,打破三大评级机构垄断、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在哪里?亚洲在改革中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23日在京举行的“亚洲信用体系建设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认为,打破信用评级垄断,建立多元制衡的信用评级体系,特别是建立亚洲信用评级体系,是维护国家金融安全、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迫切需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表示,信用评级体系是金融风险防范的最后一道防线,由于国际评级市场的高度垄断,三大评级公司都集中在美国,它们的利益与被评级企业有说不清的关系。

    “雷曼兄弟公司在倒台之前,信用评级被评为A+,结果公司倒台产生了连锁反应,导致其他投行的倒闭。总结金融危机的教训,必须要打破信用评级垄断,建立多元制衡的信用评级体系。”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表示,当前全球经济重心正在从西向东发生转移,因此国际信用体系的经纬也应进行相应变化。

    与会专家认为,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为信用关系全球化提供新的评级选择,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际评级现状。在这个过程中,亚洲信用评级体系的建设非常重要。

    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表示,亚洲经济总量已经占到全球经济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且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该地区还拥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而当前的世界信用体系仍然有西方主宰,这是非常危险和荒谬的。

    郑新立认为,亚洲国家之间投资贸易发展很快,如果完全依赖美国的三大信用评级公司,是远远不够的,需要一个高效的,能够为市场所信任的评级体系,同西方评级机构展开竞争,在多元竞争中,由企业来评价信用的可信程度,选择诚实的客户来避免投资风险。

    对中国来说,迫切需要完善的新型信用评级体系来为改革发展助力。“目前中国的资金价格是全世界最高的,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竞争,所以要通过放宽金融准入,允许民间资本发起设立各类股份制的中小商业银行,来强化竞争,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郑新立表示,“这就为信用体系的建设提供了很大的需求,新的金融机构进入市场,怎么能够防范金融风险?这就要求建立覆盖面比较广、能够提供客观有效的信用评级服务的信用评级体系。”

    而从世界范围看,一夜之间推翻不合理的国际评级体系是不现实的,人类的经济社会活动对评级信息的高度依赖使现有评级体系已经成为经济社会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近年来,国际社会在诟病现有国际评级体系的同时,就如何解决评级问题进行了持续的实践与理论探索,提供的解决方案包括加强评级监管、改革收费模式、推动国家间评级结果互认等。

    “我认为,双评级体系制度模式是解决国际评级问题的最佳选择。在现存带有主权特征国际评级体系运行的同时,再建立一个非主权特征的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实现两个评级体系并存、开放、包容、互补、制衡的世界评级新格局,将是改变国际评级制度实践的最佳选择。”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表示。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229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