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背景资料】经济日报:亚洲信用评级一体化步伐加快

2015年06月18日 09:48:09 来源: 经济日报

    由西方错误评级引发的全球信用危机还未结束,改变世界评级现状,用公正的评级信息引导资本流动,加快世界经济复苏进程,是当今时代最为现实的需要。作为对世界经济发展举足轻重的地区,亚洲亟待构建满足资本跨国流动需求的信用评级体系,为地区经济增长注入新动力。

    打破信用评级垄断

    “信用构成全球经济的基石,信用对市场经济中的资本积累至关重要。没有信用,投资、就业和经济发展就无从谈起。”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国际顾问理事会主席、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认为,在推动经济增长中,信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目前,信用体系仍然由西方模式和规则主导,主要投资资源也由西方掌管。

    “竞争的缺失导致了评级功能的失灵。”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表示,目前,信用评级机构的垄断,导致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评级失去了其应有的多样性,造成了评级结果的扭曲。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不仅使美国经济陷入困境,更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影响。这场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论坛嘉宾认为,全球信用资源的不平衡是造成金融不稳定性的根本原因。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于公共财政和贸易的双赤字,美国已经逐步沦落为世界主要债务国。同一时期,由于出口所带来的经济增长,亚洲国家逐步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债权人。“直到这种不平衡达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导致了次贷危机的爆发。”德维尔潘说,导致失衡的机制如今依旧在发挥作用,因此,造成危机的根源仍未消除。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信用评级体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表示,信用评级体系是金融风险防范的最后一道防线。应总结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打破信用评级垄断,建立国际制衡的信用评级体系,特别是建立亚洲信用评级体系,是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的需要。

    亚洲信用体系亟待建立

    巴基斯坦前总理阿齐兹表示,应该尽快建立亚洲信用体系,提高对企业的评估和对宏观和微观风险的评估标准。“建立亚洲信用体系是扩大亚洲金融合作的需要。”郑新立认为,亚洲之间投资贸易发展很快,需要一个高效的、能够为市场所信任的评级体系。而美国的三大信用评级公司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我们要建立自己的信用评级公司,在多元竞争中,由企业对评级公司的可信度做出判断,进行选择,避免投资风险。”郑新立说,中国政府已明确提出要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对亚洲信用体系的需求更为迫切。而亚洲信用评级体系的建立,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能够健康运转的重要保障。

    目前来看,亚洲信用评级体系的建设已经迈开步伐。今年5月,中国与俄罗斯已达成协议,携手创建一家联合信用评级机构,该机构将首先评估中俄合资项目,在声望逐渐提高后进军国际舞台。此外,由中美俄三家信用评级公司联合成立的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也将在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构建“双评级”体系

    在6月23日召开的“亚洲信用体系建设高峰论坛”上,中国发改委信用专委会秘书长宋光潮透露,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研究中心已交由相关部委审计,预计将很快通过审批。这意味着首家担起亚洲信用体系建设重任的专业机构即将问世,亚洲信用体系建设正式落地。

    宋光潮介绍,即将成立的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研究中心主要工作将围绕3个方面:首先,要研究并提出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的总体规划和实施方案,与相关国家的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相衔接;其次,组织和协调亚洲信用体系建设总体规划的实施,推动亚洲国家开展信用体系建设;最后,构建并且维护亚洲信用信息交换平台,为亚洲国家提供双边或者多边的合作交流机制,方便各国政府沟通信息、共享经验、深化合作、分享成果。

    除了建立亚洲信用体系建设研究中心,“双评级”模式的建立也引发了业内专家的讨论。所谓“双评级”,就是让非主权评级机构与主权国际评级机构并存发展,进行评级风险制衡。正如德维尔潘所言,亚洲信用体系需要保持独立性,这是亚洲安全与稳定的前提。此外,还要根据亚洲不同国家的金融环境和文化差异,重视信用体系的多样性。更重要的是,亚洲国家需要团结一致。亚洲需要更多的合作来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22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