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背景资料】陆克文:世界期待亚洲创新信用体系建设模式

2015年06月18日 09:48:09 来源: 新华会展

    非常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参加此次论坛,也很高兴有机会能够在北京见到我很多老朋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以及关建中先生董事长,邀请我参加这个非常重要的高峰论坛,谢谢你们的邀请。我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到这来参加这个论坛,为什么?提出的题目非常重要,不仅对于中国很重要,而且对于我们全亚洲、全世界很重要。因为现在中国在全球所起的经济作用很重要,那是一个现实,不管在什么地方,在欧洲,在亚洲,在美洲,在非洲,在拉美,众所周知,中国对于全世界的未来所起的作用是越来越重要。

    我第一次到中国来是1984年,这三十多年,我所看到的变化很大,而且如果我们看到全世界经济历史,这个经济的变化,中国经济的变化,不仅是很快,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中国现在对全世界的经济影响也越来越重要。我们常常谈到全球化,未来的全球化跟中国对全球的贡献有直接关系。今天我打算谈到七点,但是因为我很担心说错误,我马上开始说英文,好吗?众所周知,天不怕地不怕,仍然怕陆克文说中国话。

    我准备谈七点,这次会议是非常重要的,它的题目值得大家共同思考。

    第一点,在当今世界,我们看到有两种相互对立的趋势,第一种趋势大家都非常熟悉,也就是全球化,我们几乎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够看到全球化的影响。在安全、经济所有各个层面,在政治都可以看到全球化影响。比如在政治领域,我们需要一些全球化的解决方案来应对全球化的挑战,但是这方面做得并不是很好。在社会领域也看到全球化的影响出现了这种全球文化的概念,所有这些不同方面的各种力量都在驱动着全球化的发展,而且也开始带来了一些影响,和全球化相对立的另外一种趋势是民族主义,经常是由于民族、种族、宗教等因素的影响,这些人认为面对这种全球的挑战,可能只能够通过自己单边的力量才能够解决。甚至有的时候只有通过战争和武力才能解决。我认为我们地球全体公民应当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未来如何发展,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上。

    全球化并不是自然而然会发生的,我们回顾历史,1914年的时候,当时全球经济主要集中在几个地区,当然战争和冲突也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对于历史的发展正面还是负面的结论也并不是必然的。我们这一代人,究竟做出怎样的选择,对于未来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也支持习近平主席所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这样一个概念。

    在中国和美国,特别是建立这种新型的大国关系,我们要选择自己的未来,否则未来可能会发生我们并不太喜欢的那种情景。我的第二点就是现在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大萧条是从1929年到1932年,并且贯穿了大部分的30年代。就像刚才的演讲人曾经提到的一样,他产生了社会和政治的变动,而且几乎毁掉了欧洲的二十世纪的前半段。后来我们所经历的危机,就是2007、2008、2009年的危机,现在的后果依然还存在,并且影响了世界很大一部分地区。我们经历了这些年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我实在不想在近期再看到另外一场危机,不仅仅是因为危机本身的破坏性,使得世界上数以亿计的人丢掉了工作,造成了很多的企业倒闭,如果我们在近期又出现这样的一个危机,我担心它会影响到全球化的未来本身,因为世界的领导人会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如果你掌控不了全球化,如果你掌控不了它的机遇和挑战,那么最好的办法还不如回到本地化和国家化的经济活动中去,也许更加的安全。我在这个危机期间也担任了澳大利亚的总理,从头到尾都是如此,也应对了危机的后果。我实在不想看见下一场危机。

    我的第三点,全球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就是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失败。我们看到主要的评级机构给不少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给出的评级结果很高,但是回过头来看,不仅仅非常的有风险,而且还很危险,具有破坏性。今天2014年,几乎危机爆发已经有七年了,我相信世界评级机构应该已经吸取了教训,这也是我今天在参加这个会议最主要的原因。

    我的第四个要讲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相信我们需要分析,需要逐渐地应对全球信用评级体系的失败。我对20国集团的工作非常的熟悉,也曾经代表一个国家的政府参会,我也非常了解它现在的关于金融机构改革和全球金融治理改革方面的日程。我也知道,其中关于全球金融机构力量是否足够的讨论,以及关于一些大到不能倒的银行的讨论,我也很清楚这些日程中的每一个讨论的议题。我还知道,就是全球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并不是20国集团讨论的议题之一,但是应当成为讨论的议题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发起的这项行动很重要。

    我的第五点,我也相信要改革全球的信用评级系统对于全球经济的增长很重要,超过美国、超过欧洲、超过整个西方世界,这个举动都非常的重要,对亚洲、拉美、美洲、中东都是如此。如果看一下世界面临发展方面的挑战,各国政府的第一反应就是官方发展援助,但现在大家要务实一点,每一年官方发展援助给全世界大概是1400亿美元,这仅仅是杯水车薪。特别是如果跟全球发展需要相比,仅仅是杯水车薪。所以我认为应当用全球的私营资本流入到全球的发展资金中去,为了这样做,我们需要有一个系统基础良好的分析机构或者体系,比如说如果我们看一下今天非洲的发展,非洲是一个广阔的大陆,在其中很多的发展机会和很多的国家发展的机会都是一流的,但是如果我们听一下很多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的分析的话,他们的分析很粗糙,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加细腻的分析。为此,我们也需要发展几个更好的风险管控的体系,因此我强烈地支持MIGA的工作,它是世行的一个分支机构,他能够提出一些方法和理论,促进私营机构对新兴经济体的支持,一个更好的信用评级系统,更好地分析风险和机会,进而能够更好地减少风险。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那就没有其他的万能药,我们所要做的并不是去相信数量微小的官方发展援助能够把发展中世界从贫困中摆脱出来,它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释放私营的活力。官方发展援助当然很重要,能够提供教育、医疗以及应对人道主义的灾难。

    第六点,如果我们看一下世界未来,还有一个对信用评级机构来说更大的挑战,从现在的信用评级机构报告中很少看到指出了这一挑战,就是气候变化。有的人认为这只是对地球所面临风险的一个简单的叠加,我们也开了很多关于气候变化的国际会议,我们有科学家,是IBCC的成员,也有联合国很多的会议,但是也没有在应对减缓气候变化方面达成重要的一致。我的观点是不同的,如果我们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气候变化,也能够带来很多风险,不仅仅全球性,而且也是国家性的风险,最终影响到许多企业的风险。我可以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就是主要灾难或者说极端天气越来越频发,越来越集中,影响了很多企业在全球的经营范围,特别是农业企业,还不仅仅是农业,因此一个全球信用体系、评级体系应当把气候变化所带来的风险也纳入到它的分析中来。

    我最后想谈的一点,未来的世界经济并不仅仅要用英语书写,在讲英语的世界中,甚至西方世界有很大的文化偏见,英语的确从二战以来到现在是世界的通用语。我们为此感到很骄傲,当然多美尼克(音)可能会说法语是世界通用语,如果退回几百年前就是拉丁文。如果假设世界历史的未来仅仅是用英语书写是错误的,现在在中国,我们也可以说将来汉语或许会成为互联网上使用最广的语言之一,所以在信用评级体系中,也不能够假设只有英语拟定的规则,才会是全世界的准则。我花了35年学习汉语,也包括学习中国的历史、哲学、文学和经济,我觉得有一些东西西方是可以从中国借鉴的,最近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和郑必坚一起开了一个会,在那个研讨会上,我听的很仔细,我们探讨了中国的挑战和世界的挑战,以及中国如何应对这些挑战,中国如何建设出自己的长期的战略来应对这些挑战。西方有些人说关于长期的政策制定,全世界都可以从中国身上借鉴一些东西。我在会后跟一个高层,中国代表的交流中,他国家我三十年以来,他第一次听见一个西方人说西方可以从中国身上学点东西,但是我觉得作为西方,我们的确在这方面可以有所反思,当然我并不是说西方资本主义的严格完全是错误的,这是过去两个多世纪以来,很多人学术和理论研究的成果。但是如果我们假设只有西方的思想才是正确的话,那么就是个错误的。

    所以我为什么支持这项行动,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们看一下全球经济重心的转移,从西到东的转移,全球经济的主体语言会越来越多的变成其他的语言。因此关于国际信用体系的经纬也会产生变化。作为一个结论,在6个月以后就会开G20下次会议,它将在我的家乡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音)召开。在我们即将召开这次会议的时候,世界前20大经济体的领导人,包括中国、俄罗斯、法国的领导人都会参会,他们将会讨论国际经济今后面临的风险,我跟他们想建议的有两点:

    第一,应当尽快结束对金融体系改革的工作,这项工作6到7年前已经开始了。

    第二,应当把全球信用评级系统的改革纳入到讨论的议程中来,谢谢。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7006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279229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