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英式下午茶约起?
2019-11-15 08:14:5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奥斯卡·王尔德吧

F&M的下午茶是优雅的代名词

废墟上的下午茶

  ◎李爽

  英式下午茶发轫于19世纪中叶,风靡至今成为英国文化的标配。第七任贝德福德公爵夫人曾用一壶茶、面包、黄油和蛋糕拯救了她和朋友们下午的饥饿感,这一始于上流社会带有沙龙性质的新爱好由此流行起来,喝茶也就成为结识朋友和分享八卦的社交方式,外出喝下午茶像现在的社交网络一样开始蓬勃发展。

  在英国,约咖啡还是约下午茶,要看对方是谁、为什么目的、想见面多长时间、有多郑重、花费是多少,等等。总体而言,如果约下午茶,可能跟中国人约顿饭一样,是很社交的一件事。肯约下午茶,意味着对方会给你更多的时间,或者是一种特别的待遇。

  不过,在日益繁忙的现代生活里,下午茶一块三明治一口茶、一块蛋糕一口茶的细细品味方式,对于英国本土人士而言也无疑是有闲的奢侈品,很少有人能经常有闲时和闲心约下午茶。有这份闲心的,反而是游客。如今,越来越多的国人去英国旅行、求学,同样嗜好饮茶的我们对于英式下午茶多少有一些带着探究的好奇,不妨看看英式下午茶背后的门道。

  【体验】

  帝国饭店的下午茶如此繁盛

  被奶油和果酱装饰过的热司康饼是下午茶的灵魂

  十几年前去英格兰西南部的康沃尔,专门在托基(Torquay)停了一晚,在帝国饭店享用了一次英式下午茶。无他,托基是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故居,当地唯一的豪华四星级饭店帝国饭店曾是爱德华七世和情妇最爱的幽会场所,也曾被阿加莎用做其三部小说的场景。

  托基是典型的英格兰海滨小城,绿荫掩映,依山傍海,花树参天。帝国饭店的下午茶也是当地旅游的卖点之一,规格直逼伦敦。

  英式玫瑰花金边的骨瓷套装,格雷伯爵红茶,三层托盘呈上下午茶的点心,长方形的三明治切成两个手指宽,分别是烟熏三文鱼、奶油芝士、烤胡椒加意式牛油果酱和芝麻菜、火腿和芥末、螃蟹塔特,四块甜点则是维多利亚海绵蛋糕、巴腾堡蛋糕、百香果塔特和巧克力蛋糕。按人头上的每人一份司康饼,配康沃尔当地产的奶油和草莓酱。吃的时候,顺序是先咸后甜。小篮子装上刚出炉的司康饼,最上面盖一块雪白的厚餐布,保持热度,上来后用银餐刀从中一切为二,一半抹上奶油,看其微微地融化,另一半涂果酱。

  被奶油和果酱装饰过的热司康饼是下午茶的灵魂。浓郁的奶香在舌尖绽放,一路蔓延到鼻尖;而红茶的七分涩被热奶冲淡了,剩下的三分遇上果香馥郁的草莓和奶油,中和了甜和腻,恰到好处,正如秋日的午后。

  这般繁盛的下午茶在伦敦的四星级宾馆也如是,不过多一味香槟来配,价格则翻了四番。在伦敦著名的摄政街上的Hotel Café Royal里有一间纯正的路易十六时期建筑风格的奥斯卡·王尔德吧,据说是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创始人王尔德当年最爱流连之处。那一种风情,与王尔德的浮夸爱靓有异曲同工之妙。鎏金风格的天花板上绘满壁画,满室晶莹剔透的水晶灯下,纤毫毕现的一人高镜子与金箔装饰的墙壁相映生辉,红色的皮椅、雪白的台布和橡色的实木地板,古典钢琴和黑白衣饰的侍者在闹市里共同撑出一方怀旧岁月,不知人间何夕。毕竟,这里也是剧作家萧伯纳、诗人叶芝(《当你老了》那个叶芝)、小说家柯南道尔和诗人惠特勒的茶歇地,历史长河里衣香鬓影联袂而来的还有摇滚歌手米克·贾格尔、披头士、电影明星碧姬·芭铎和伊丽莎白·泰勒。三明治可以从5种里选4种,传统的黄瓜三明治、熏三文鱼、熏牛肉、鸡肉葡萄干、开心果配鱼片;甜点则从十种里选四,据说甜点会根据季节不同变化,当时最爱的是草莓薄荷马卡龙。下午茶的茶有25种选择,安全的话,肯定是格蕾伯爵茶。品味时还是从咸到甜,但他家在咸甜口味中间由侍者奉上一杯冰莓果汁,用酸甜味刷新了口感,正好品尝下一道,颇具匠心。

  【溯源】

  下午茶拯救了贵妇人的饥饿感

  外出喝下午茶像现在的社交网络一样蓬勃发展

  在英语里,下午茶有两种说法:Afternoon tea和High tea。一般而言,下午茶多用于中产及以上的阶层,而高茶则是劳苦大众的叫法。也因此,两者的来历和习俗也不尽相同。

  按照Clarissa Dickson Wright在《英国食物历史》的考证,17世纪60年代,查理二世国王和他的葡萄牙妻子带动英国贵族开始喝热茶。当时的茶非常昂贵,比如,1660年一磅茶叶售价高达120先令,与当时一般工人的年薪一样。 其次,茶叶必须从遥远的地方(比如印度)进口到英国。Bill Bryson在《居家》里写到,大英帝国的东印度公司其实终极目标是进口茶叶,1696年,政府第一次颁布了进口茶叶税。而后的18世纪70年代,糖的进口更进一步打开了英国的市场。也因此,喝茶这种能体现身份地位的习惯流行起来。

  按英国人自己的说法,下午茶的习俗始于1840年,第七任贝德福德公爵夫人安娜·玛丽亚·罗素曾用一壶茶、面包、黄油和蛋糕拯救了她和朋友们下午的饥饿感,因为当时富有的人会在清晨吃一顿饭,晚上8点左右吃另一顿饭,两餐之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很快,这一始于上流社会带有沙龙性质的新爱好流行起来,下午茶和下午4点左右加一次点心的传统进而发展成英国贵族们的成熟社交活动。

  为了区别,这种下午茶也被称为低茶(low tea)。喝茶由此成为贵族妇女社交活动的一个良好借口——她们互相写信约茶,这一习俗后来更进一步从家庭传播到整个社会。“茶室”在19世纪后期风靡一时,很快就成为了结识朋友和分享八卦的地方。由于不需要陪伴伴侣,茶室也随之被认为是少数几个值得尊重的女性聚会场所之一,因此,外出喝下午茶像现在的社交网络一样蓬勃发展。同时开始流行的还有骨瓷茶具(1798年出现)和从远东(包括中国)进口茶叶。

  在爱德华时期,随着旅游的开始流行,“在家”的色彩逐渐淡出。当时,最著名的豪华酒店丽兹(the Ritz)和高端商场Fortnum & Mason的新茶室在下午4点钟提供茶水,时常伴有轻快的音乐,有时甚至还有“茶舞”。时尚的年轻人在当时最潮的酒店享受下午茶和“茶舞”,这种做法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为止。随着战后物资的匮乏,茶叶、糖、黄油等无法配给,也进一步造成了“茶舞”的逐渐消失。

  高茶(High Tea)则起源于19世纪工业革命时期,当时的工人经过漫长的体力劳动,回家后盼望着一顿丰盛的饭菜,后来这顿晚餐被称为高茶,也可以被称为“建筑工人的茶”。高茶以肉、馅饼和面包为主,比如牛排、腰子馅饼、腌三文鱼、土豆饼、茄汁焗豆、奶酪炖锅,与低茶有天壤之别。

  迄今为止,在伦敦工作的园丁、建筑工人甚至小时工都很钟情于茶歇,视之为一个放松的时间,并且喜欢被招待一杯茶,配上奶和糖就好,慷慨的主人偶尔会用小盘子端出巧克力消化饼干,或者就是茶饼干。不过说起茶的选择,约克郡茶包比格蕾伯爵茶浓郁,也没有那种隐隐的香气,更符合劳动阶层的胃口。

  有趣的是,当年我求学时,每每在学校的餐厅买一杯热茶,加糖、加奶,可救贱命。省钱是一方面,吃不惯餐厅里那些冷食(从冷沙拉到冷三明治)是另一方面。而且研究生的课多在10点到下午1点这个时间段,教授们上一个小时就到了20分钟小休息的咖啡时间,最简单的就是排队买一杯热茶,解渴充饥,节省时间和金钱,简直不要太惬意。也是因此而习惯了英国红茶,后来更不需要加奶加糖了,特别是格蕾伯爵茶里那一款Aromatic。

  当然,大学里这种“下午茶”太没有仪式感。按照专栏作家兼礼仪指导Liza Mirza Grottsh在《赫芬顿邮报》发表的“喝茶指南”,真正的休闲阶层下午茶需要:

  一定要先用奶油涂司康饼,然后再涂果酱。

  避免用嘴巴说话或大口咬。

  吞下食物后再喝一口茶。

  请勿将不属于茶水服务的物品(例如钥匙、太阳镜或手机)放在桌上。

  汤匙不要放在杯子里,而要放在碟子上。

  吃完后,不要将盘子移动到离桌边1英寸的地方。

  喝茶时不要谈论个人对食物的好恶。

  除非决定离场了,否则不要把餐巾放在桌子上。

  【品鉴】

  英格兰最好的下午茶花落谁家?

  伦敦的下午茶各有千秋,创新不断,唯慵懒的休闲和躺赢的气质不变

  到底是资本主义国家,在英国,钱的考量无处不在。就说这下午茶,由于必须远跨重洋地进口茶叶,贵就一个字。然后又被贵族看上,也就贵上加贵,上行下效,进而成为英式文化的一部分。现在日子好过了,下午茶人人都负担得起,又被大肆宣扬,无非是看中了这个噱头可以大赚银子。比如专业的afternoon tea网站每年有多达300万的访问者,在线订餐流水多达700万英镑。英国甚至在今年的8月12日到18日还举办了下午茶周,向全世界大力推广英式传统的下午茶。

  全英的下午茶集中地自然是伦敦,再有就是约克和英格兰的西南一带。 约克的Bettys' Cafe Tea Room有90多年的历史,位于曾经的皇室战争之地,一直被称作北英格兰最好的下午茶,别忘了还有约克郡茶来配。英格兰西南的康沃尔有号称最优质的奶油,与下午茶灵魂司康饼相得益彰,肯定不尝不快。

  而在伦敦,几乎各个四星级以上的酒店都有著名的下午茶,风采各异。著名的哈罗德百货有3个茶室可以享用下午茶,据说其中的乔治亚媲美丽兹酒店;Ladurée在英国有6家连锁店,又是马卡龙的创始者,哈罗德这家彰显了某时期英佬对法国的迷恋;去过4楼的Tea Room,不太喜欢三明治和甜点都要自选的那种风格,失去了下午茶那种慵懒的休闲和躺赢的感觉。柠檬小葱三文鱼那个别点,好怪的口味,乔治国王咸牛肉配酸黄瓜和芥末还不错,但作为灵魂的茶和司康饼就觉得远不如F&M和V&A的。

  F&M的下午茶仍然是优雅的代名词,蒂芙尼蓝的茶具赏心悦目,那次去试的伯爵夫人茶有橘香,据说现在每年还会推出不同的明星茶,而著名的草莓酱和橘子酱果香四溢,难得的甜到恰好,如初雪恰巧落在花蕊。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的Morris Room据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博物馆咖啡厅,墙纸和瓷砖都值得细看,而下午茶的食谱复刻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流行款,维多利亚海绵蛋糕中夹的是我偏爱的接骨木花奶油馅,印度火腿三明治和醋栗塔特也令人印象深刻,很有一口一探险的趣味。

  随着伦敦的日益国际化,下午茶的茶点也愈来愈创新,比如配日式的寿司或者中式点心虾饺等,前者在Park Plaza Hotel,后者则可以去碎片大厦35层的Ting。Prêt-à-Portea的下午茶屡获大奖,以时尚风格见长,别具风情。

  除此之外,牛津有500年历史的下午茶,还有著名瓷器品牌wedgwood的下午茶和彼得兔主题。花样繁多的下午茶摆出来确实美不胜收,而一道道吃下来,热量和质量也不亚于一顿大餐,虽然时间基本在下午5点之前,但也有些旅游点会延长到晚餐时间,正式代替了一餐的地位,从而成为游客们最好的一个选择。

  说到价格,下午茶从哈罗德百货茶室的每人40英镑起,到Prêt-à-Portea的76英镑,比起米其林餐厅动辄人均100英镑的正餐还是便宜不少,但一般西餐中28天熟的干式熟成牛排一份也不过30到40英镑,所以下午茶也算是价格不菲。

  【态度】

  下午茶是生活里应该有的一种仪式

  人生难得几时闲,腐国人更喜欢约“至简”的下午茶

  就算不考虑价格,下午茶一块三明治一口茶、一块蛋糕一口茶的细细品味方式,在日益繁忙的现代生活里,对于英国本土人士而言,也无疑是有闲的奢侈品。

  就像在19世纪一样,现在约下午茶在社交生活里有着更正式的意味。一般而言,既可以说约个咖啡,或者约个茶,但 “有时间喝杯茶吧”,是更英式的约见面的说法。小说家Henry James认为下午茶是生活里应该有的一种仪式,而肯约下午茶,则意味着对方会给你更多的时间,或者是一种特别的待遇。

  当然,除了游客,腐国人更喜欢约“至简”的下午茶。

  有一次,当时的某下议院议员为了表示感谢,特别提议去下议院喝一次下午茶。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英式的传统,招待我这样的外国人别有意味。坐在略显拥挤的下议院咖啡厅里,上来的下午茶装在银壶中,不过是茶包的格雷伯爵红茶而已,白瓷杯镶深绿边的骨瓷杯带有下议院的标志色和徽标,完全是全英下午茶的标配。唯一的茶点是一人一个新鲜出炉的司康饼,两个小银碗各盛德文郡奶油和草莓酱共用,如此而已, 即使配套是银碟子、银餐刀,但还是感觉有点寒酸。好在议员签字请客,据说人均不到20镑,看在他花的是民脂民膏的份上,就隐忍不发吧。

  再有一次,老同学从国内来,行色匆匆,约在大英博物馆见面,灵机一动,请她去正门对面的一家亚非书店喝下午茶,其实那时正好是午餐时间。书店在地下一层,喜欢亚非文化的老板在墙上挂满了中国二三十年代的美女招贴,下楼梯处还有“文革”时期的海报。老板娘在小厨房先做的三明治有青瓜和奶酪两种,其中青瓜三明治(其实就是黄瓜三明治)特别清新,第一次理解了为啥小说家亦舒在作品里屡屡提及。当天跟老板聊了他年轻时去中国的经历,而他对中国以及亚洲文化的痴迷也让当天的下午茶更增滋味。多年后,老同学仍对这次下午茶念念不忘。

  也曾获邀去邻居家做客,喝下午茶,时间是傍晚5点。俩老人年轻时没少在亚洲旅行,那次下午茶喝了近两个小时,先问:你是要格雷伯爵红茶、印度茶还是辣茶? 吓得赶紧选第一个,安全!老先生去厨房煮茶,然后端了杯子,里面盛了一半茶,问要不要奶和糖;又端了热好的奶过来,喝完这半杯,被问加吗?好吧,加完,移步餐厅,上了一个小盘子,里面6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热的印式咖喱角,全素,但是很辣,就着第二个半杯茶塞进去;再上一个小盘子,里面有半块维多利亚柠檬蛋糕,切3条,剩下的1/4块又小心包起来,然后抱怨,街边那家甜点店其实苹果塔特做得最好,但今天去的时候厨师休假去了,就买了次好的柠檬蛋糕。因为这些铺陈,长达两小时的下午茶伴随着天马行空的话题,从大选、脱欧、邻居新添小宝宝、花园如何杀鼻涕虫、孩子们怎么选大学、他们曾经的亚洲之旅,一直聊到中国教育观念和饮食。

  比起喝咖啡,下午茶确实是一个气定神闲的慢消化过程,也因此,带有更正式的意味。不过,人生难得几时闲,起码在节奏快的伦敦大都会,很少有人能经常有闲时和闲心约下午茶。

  当然,能够活着,八卦着,下午茶着,小国寡民,也挺好。

+1
【纠错】 责任编辑: 苏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小锦鲤“游”出大产业
小锦鲤“游”出大产业
皖南冬韵
皖南冬韵
天路弯弯
天路弯弯
吉林长春大雪纷飞
吉林长春大雪纷飞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4201125229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