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这些服装设计师想对抗气候变化 只是厌倦可持续性
2019-11-27 09:08:44 来源: 中国服装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秋天,瑞典时尚品牌Asket在斯德哥尔摩一条繁华大街的墙上写道“去他妈的快时尚”。

  作为一家致力于追求合乎道德和透明化生产的极简服饰公司,该公司猛烈地抨击了快时尚行业,其创始人认为快时尚行业在运营中对人类和地球缺乏关注。

  不仅是Asket,如今有越来越多时尚品牌都开始具有生态意识,这些时尚品牌痛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品牌滥用关于可持续的话题。他们说,该行业正将可持续的标签当成一种营销手段,他们不仅毫无作为还变本加厉地增量运输。

  换句话说:时尚业需要减产,并倡导人们要有所节制地消费。除此之外,包括围绕可持续所进行的绝大多数讨论,都只是在炒作环保的概念而已。

  “不存在可持续的时尚,”Asket联合创始人August BardBringéus说:“我无法赞同那些标榜我们是可持续性品牌的说法,因为服装无论如何都会产生影响……但我们可以提倡适度消费,这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

  尽管规模尚小,但像Asket、VIN + OMI 和Collina Strada这样的品牌在业内,却代表着一股强大而具有颠覆性的潜在势力。在这个行业中,趋势往往是由那些明白如何抓住时代精神的独立品牌所设定的。

  这些独立品牌的大多数设计师表示,他们不空喊口号,而是付诸行动,例如:利用剩余面料和古着代替购置全新织物、开发环保材料、推迟季度性发布来抵制消费主义等等。他们敢于发声和极具革新性的运营方式挑战了当下的时尚,并号召人们将目光投向那些需要行业做得更多的领域。

  VIN + OMI | 图片来源: @vinandomi Instagram

  “可持续这个词太肮脏了,”VIN+OMI的设计师之一Omi说道,他的设计开创性地使用了生态织物,可见其在生态创新和具有社会影响的倡议方面所作出的努力,“我们厌恶这个词。”

  事实上,大大小小的品牌都认为时尚行业需要整顿一下自己的作风。据联合国数据显示,时尚行业造成的碳排放量超过国际航空和海上运输,占全球碳排放量的10%。

  许多大公司已经对这些问题作出了回应,他们承诺将改善运营方式,承诺使用可回收材料、更好的采购实践和碳中和。今年9月,开云集团表示将致力于碳中和实施。更早些时候,Zara发布承诺称2025年之前,品牌将实现全线使用可持续棉花和回收聚酯的目标。

  “我们希望利用我们的规模,在技术和创新的帮助下,引领行业向可循环利用和有利于气候的时尚转变,”H&M的一位发言人在邮件中表示,“举例来说,我们承诺最迟2040年前,衣服从棉花农场到顾客的洗衣机里再到回收篮的整个过程,我们都将贯彻有利于气候的价值观。”

  而奢侈品牌则认为他们的商品没有快时尚那么浪费,因为他们的顾客购买频率更低,使用时间也更长。“如果你有一条Dior的连衣裙,你是不会把它丢进垃圾桶的,”LVMH集团的环境部主管Sylvie Benard说,“你要不就会把它送给你爱的人,要不就会转售出去……所以,只要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生产出正确数量的产品就没问题了。”

  这些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所采取的行动,标志着他们已经向建立对环境负责的生产方式迈出了步伐。

  Sydney Brown运动鞋| 图片来源: @sydneybrownshoes Instagram

  我们尚不确定的是,如今所做的这些集体努力能否有效减少时装业对地球和工人们的影响,尤其是如果这些影响预计将持续数十年的话。可持续性时尚论坛和倡导组织The Global Fashion Agenda警告道,时装业正在放缓整顿自己的步伐。开云集团已经是广泛认可的,在可持续发展上进步最大的大型时尚公司之一,然而由于公司的业绩增速,它在2018年的生态足迹已经增加了12%。

  许多品牌都用如出一辙的话语来描述其大规模可持续举措,以及对环境影响较小的胶囊系列和试点项目,给大众以一种时尚在环保方面“正在进步”的错觉。

  “没有人会去核实真相,”纽约扎染服装品牌Collina Strada的设计师Hillary Taymour说,“我认为应该出台相关规定,比如认证章,来证明一些号称环保的面料和工艺确有其说。”

  此外,在可持续发展的旗帜下,新产品和营销模式层出不穷。调查公司Edited发现,2018年夏季至2019年期间,品牌邮件中“可循环”一词使用的次数增加了173%,而贴着“eco”标签的产品也增加了49%。

  Edited分析师Kayla Marci表示:“品牌纷纷开始使用可持续性材料,与其让顾客体察整个供应链,倒不如直接使用有机棉更容易令人信服。”

  随着时尚行业对大规模可持续发展举措的加倍投入,许多小品牌正在寻找新的方式来表明他们的决心。对于其中的许多人来说,真正的可持续时尚意味着改变消费行为其本身的属性。

  “品牌们一边说‘这个产品是可持续的’,一边诱导人们购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这种行为本身就是虚伪的,”辛辛那提大学教授、可持续发展倡导者Liz Ricketts说,“除非你立即着手处理生产过剩的问题,除非你说,‘这一季我们没有准备大秀’, 否则之前一切的辩白都是废话。“

  Sydney Brown是纽约的一名鞋履设计师,除了使用可回收可降解的材料,她还放弃了季度性发布日程,并退出批发业务,意在提倡顾客改变每年春季和秋季大举购置新衣的习惯。为此,她选择每两周发布一款新品。

  为了尽可能少用石油,Brown搜集了软木、菠萝叶、米糠和再生木材等替代材料,通过这些材料提炼出植物胶通常要花费四年。

  “这仍将是一个需要不断完善和发展的过程,”她说,“我从一开始就是一直依靠微薄的资金经营的。假如我已经有能力达成这个计划了的话,那么这些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早就能带我们上月球了。”

  布鲁克林品牌Lou Dallas的设计师Raffaella Hanley | 图片来源:@loudallas Instagram

  而对于像布鲁克林品牌Lou Dallas的Raffaella Hanley这样的设计师来说,替代过度生产的方案则是重塑滞销品或者出售再造的古着,进而避免购入和使用全新织物。

  “我们是在尽力创造出一种二手奢侈品文化,”她说。就像VIN+OMI和Collina Strada的Taymour一样,Hanley也不喜欢用“可持续”这个词来描述她的作品。

  反消费主义设计师的品牌规模有限。毕竟,一个取材昂贵而不同寻常的品牌,想发展成全球性的企业是不现实的事,而这通常也不会是他们的目标。

  Hanley说,她每款单品的产量很少超过40件;首先面料供应就有限,再者,把两种不同的面料混合制成服装又非常考验工厂的技术,但这也正中Hanley的下怀。

  Taymour也不认为Collina Strada会发展成一个大品牌。

  她说:“我们的品牌规模现在还很小,所以生产不成问题,但如果我们要发展的话矛盾就来了,我可不想生产成千上万件被扔掉的T恤。”

  然而,乏人问津的现状对于这些品牌来说仍是一大挑战。虽然他们在自己的时尚消费者群体中很有影响力,但他们缺乏耐克或H&M那样强大的营销能力,后者可以在广告投放上花费数百万美元,并推动许多消费者对可持续时尚的认知。

  最后,像Hanley这样的设计师都表示,他们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世界。毕竟,扭转全球消费文化需要极大的耐心。因为很多人其实已经默许时尚将造成永无止尽的浪费。

  “我不会为自己没有做到150%的事情而夸大其词,”Taymour说道,“当我的系列中出现棉质T恤时,我怎么能宣传我有多么伟大呢?这么做无论如何都称不上是可持续的。”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巴黎:香街点灯
巴黎:香街点灯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第二届纽约花灯游园会开幕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川藏线上的美丽风景
神奇“不冻河”
神奇“不冻河”


010030101120000000000000011106871125278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