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千亿武汉弘芯:空壳股东障眼法 "芯骗"团伙钻产业空子
2020-09-25 09:30:34 来源: 证券时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图集

  最近,武汉弘芯半导体(武汉弘芯)受到各方关注。一个千亿投资项目,而且拉来业界泰斗站台,为何却在最近工程陷入停滞近乎烂尾、分包商纷纷诉讼追债,甚至当地政府无奈“自曝”资金危局?

  除了项目本身,让人关注的还有武汉弘芯神秘的大股东。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过程中,不止从一处听说“背景神秘”,而且长三角某分包商人员直言“看到的都是表面股东”,但包括政府在内的各方又三缄其口,陷入纠纷核心的总包商人员则向记者表示“两个月后,一切将水落石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期通过大量采访,以及对武汉弘芯项目各项细节的深入探寻,透过蛛丝马迹,一个近年来活跃于芯片投资领域的小团体隐隐浮现,除了武汉弘芯外,济南泉芯、安世半导体均有其神秘身影,其背后关联的则是受质疑的“山寨央企”以及刚刚注销的团体组织。

  停滞的千亿芯片项目

  位于武汉西北角的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网安基地),是武汉东西湖区(又称临空港区)近年来全力打造的“中部数港”。漩涡中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就位于其中,且占地近四分之一。

  弘芯半导体项目在2017年11月正式成立,在成立之初便因为千亿半导体项目的名号引来无数关注,并剑指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芯片工艺系统。而且,就在2019年,业界大佬、在台积电任职多年的功勋人物蒋尚义加入弘芯并任职CEO,同年底弘芯大张旗鼓举行首台ASML光刻机进厂仪式,这台ASML光刻机也号称“国内唯一一台能生产7纳米芯片”的光刻机。

  如此项目怎能不引发各界侧目,也一度是武汉东西湖区乃至武汉的“香饽饽”。

  但如今项目工程早已停滞甚至近乎烂尾。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进武汉弘芯项目所在地,分别位于东侧和西侧的厂房、宿舍办公施工地,如果不去询问或咨询,已难以识别为弘芯项目工程,只有清晰的总包方火炬集团标识。

  西侧宿舍办公楼施工区,进门闸机已近乎废弃,院内更是一片荒芜,留存的黑色砂石堆顶部包装袋已严重成碎屑,一些三合板剥落卷曲严重,记者大叫几声都无人回应,直到深入内部的一个板房才碰到几个工人,确认这里是弘芯的工程地之一,“春节前这里就停工了”。在东侧厂房区工地,总包方环宇工程大字特别显眼,工地上只有大门几位保安在岗,显示“弘芯项目施工车辆”的入口则铁门紧闭,保安告诉记者:“疫情后一直都没有开工。”

  而武汉弘芯公司则在东西两大工地区块中间位置,由5排简易板房搭建而成,门前停有数十辆小汽车,马路上停有一辆接送弘芯员工的大巴车。工作人员告知弘芯公司部分员工确实在“板房”内上班,但关于弘芯的具体事情均无法告知,也“不方便”联系负责人。弘芯公司再往里则是分包商亚翔集成工程部,厂房紧闭只见到了保洁身影。

  在采访中,无论是各承包商留下看场的工人,还是保安、保洁等,均对何时能够开工不抱希望,并直指大股东资金问题,“那要看(大股东)什么时候给钱”、“不好说”、“难啊,大股东没钱”······

  弘芯公司办公室一直较为神秘,但网传坐标在距离网安基地2公里左右的台商大厦25楼,记者在指定位置并未找到明显的弘芯办公室标志,但角落某房间大门上的两张封条证实这里曾经为弘芯公司办公室,封条日期为今年1月21日、落款为某宋性人士。而台商大厦武汉东西湖区政府主要职能部门办公所在地,25楼显示为区妇联。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中,长三角某弘芯工程承包方人员王敏(化名)直言:“有做过背景调查,这个项目刚开始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

  逐渐爆发的资金危局

  显然,武汉弘芯的问题在春节前就已为当地政府部门所知晓,而真正引发广泛关注,正是来自当地政府颇显无奈的“自曝”。

  工商资料显示,弘芯半导体由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临空投)持股10%,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光量)持股90%。注册资金为20亿元,目前武汉临空2亿元注册资本已经实缴,大股东北京光量实缴资本则为0。

  根据财新网近日报道,《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报告,将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列为东西湖区投资领域面临挑战的首个案例,明确提出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不过该报告又很快被删除。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也试图采访武汉东西湖区国资局、宣传部以及直接参与项目的投资公司等,得到的回复是“不清楚、不知道具体情况”、“没有得到授权发布”等。

  武汉弘芯资金问题逐渐发酵。2019年武汉弘芯因涉及拖欠4100万元工程款,被分包商武汉环宇告上法庭,目前官司还在进行之中。承包商亚翔集成也在2020半年报中提到,“武汉弘芯项目自政府允许复工后,我司暂未收到相应的工程进度款。”

  天眼查显示,武汉弘芯在9月3日被盛品精密气体有限公司作为被告申请财产保全;9月9日,武汉弘芯持有的武汉弘芯置业有限公司股权,遭到武汉东西湖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股权数额为500万元;9月10日,被上海英格索兰压缩机有限公司诉至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在2019年12月曾高调举行仪式引进的“ASML光刻机”,在刚入厂不久便被抵押给武汉农商行用于融资贷款。该光刻机抵押日期为2020年1月20日,抵押贷款5.8亿元。

  为进一步了解真相,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武汉法院直播网找到了武汉环宇与武汉弘芯、北京光量、火炬集团等的庭审实录,作为武汉弘芯控股股东的北京光量与总包方火炬集团约7亿元的款项成为焦点,主要是被质疑为武汉弘芯通过总包方进行的贷款。而且原告方武汉环宇在庭审中直言“北京光量作为项目大股东,一开始就出资诚意不足,将风险转嫁给原告在内的债权人”。

  记者注意到,网上有署名为武汉环宇工程法人王立银的文章,直指弘芯半导体疑点,王立银表示“(北京光量)一无技术、二无团队、三无商业背景,却能够让如此庞大的一个半导体项目落地武汉,实在令人困惑”。

  谜一样的公司

  在记者采访中,各路工程承包商口中,也均透露着武汉弘芯大股东背后的神秘。

  上述某弘芯工程承包方人员王敏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你们看到的都是明面上的股东,它(弘芯)可能还有其他一些股东。一般股东都不会跳出来签东西的。”

  一冶钢构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这个项目签有保密条款,我们不能随便说,只有甲方同意才行。”在记者的追问中确认,甲方即是武汉弘芯及其大股东北京光量一方。

  武汉弘芯工程总包方火炬集团董事长陆海涛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因为这个项目挺复杂的,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不方便回答任何问题。”不过,陆海涛也明确告诉记者过一段时间可以接受采访,“需要2个月的时间,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北京光量确实较为神秘,成立于2017年11月2日,紧挨着武汉弘芯公司成立的日子2017年11月6日。北京光量目前由自然人李雪艳和莫森分别持股54.44%和45.56%。北京光量及李雪艳公开背景资料均极少,而且工商资料显示李雪艳作为股东的其它公司则主要涉及医药、餐饮、酒业销售等,都和芯片无关。

  王立银还在其网络署名文章中直言,弘芯项目的总包商高层透露,弘芯股东的原话是:“因为不太方便,所以设立了光量这个空壳公司,来撬动弘芯项目。”

  那么北京光量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除了李雪艳、莫森等表面上的代言人,北京光量背后还有哪些神秘股东和操盘者?

  庭审中的神秘主体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仔细观看武汉法院庭审直播网关于弘芯案件审理实录后,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在案件庭审中,有当事人陈述说,某承包商高管曾暗示弘芯背后的“特殊背景”,包括弘芯所使用的办公家具、招待茶叶均由某特殊背景公司提供。另外,中国庆安国际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庆安贸易)、龙伟、曹山等看似与债务纠纷无关的主体,却在庭审中被反复提及。

  据天眼查,龙伟、曹山曾经是武汉弘芯的关键人物,二者分别是武汉弘芯成立初期的董事长和董事。在2019年5月份,两人从武汉弘芯董事名单中退出,之后李雪艳出任董事长、莫森进入董事。

  另外,庆安贸易与北京光量之间有着间接而隐秘的联系。龙伟为庆安贸易总经理、法人,公开资料关于庆安贸易及龙伟的信息极少,不过庆安贸易名字与军工企业庆安集团高度关联、办公地在庆安大厦。而且庆安贸易在龙伟之前的投资人为刘亚苏,虽然通过股权关系和工商信息等难觅刘亚苏具体资料。但在相关新闻中可以看到刘亚苏不同寻常的背景,一则2008年6月份的北交所新闻显示,庆安贸易总经理刘亚苏曾陪同解放军总参谋部某前副总参谋长到访北交所。在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2017年和2019年会员大会新闻中,也均看到名为刘亚苏人士以该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身份主持会议。

  在业内也一直有关于武汉弘芯背景的传闻,电子行业媒体与非网、芯智讯等均有文章提到,“弘芯传闻有军方背景,且对此并未澄清”、“传闻称弘芯背后大股东资金来源或具有军方背景”。

  而武汉弘芯从未对其股东背景传言有过正面回应,这也正符合外界对武汉弘芯的印象——神秘。有关心该事件的知乎作者水果简笔画对于“弘芯不澄清背景传言”这样解读:如果说有,一定会遭到市场强烈质疑,也会引来有关机构的正式调查;如果说没有,连傻子也不会参与游戏了。不澄清,保持神秘。

  另外,在庭审中,有当事人还提到,“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虽然龙伟不再担任弘芯的董事长,但在离任后曾在弘芯出现过几次,并且由弘芯现任董事长李雪艳作陪并拎包。”在对上述工程承包方人员王敏的采访中,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主动提到了庆安以及龙伟等,她明显对这些主体不陌生,并对龙伟的离职称“这是人家内部的调动和考量”。

  庭审中多次被提及的曹山,则是在2019年1月份退出北京光量股东行列,然后在2019年5月份与龙伟一道退出武汉弘芯,并且曹山在离开之前便开始了新的芯片布局。

  远不止弘芯这么简单

  工商资料显示,在离开武汉弘芯之前,曹山于2018年11月28日已设立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珠海逸芯),其个人持股93%;2019年1月份,珠海逸芯与济南高新区旗下的两家国有投资企业合资成立了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下称“济南泉芯”),曹山任职董事兼总经理,珠海逸芯最初持股80%。而且,济南泉芯成立一年多,注册资本59.5亿元,目前实缴资本仅5.1亿元,很明显与武汉弘芯类似大股东方又未实缴或未全部实缴资本。只是在最近珠海逸芯持股降为41.18%,退居第二大股东。

  另外,曹山还在2018年12月以珠海逸芯为主体,联合长江云控金融控股有限公司(长江云控)以及两家济南国资共同成立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云芯国际),珠海逸芯和长江云控分别持股41%和39%。

  云芯国际和济南泉芯是曹山转战山东后的两条主线,两家公司在2019年元旦前后分别成立,地点紧密相邻,分别在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机场路7617号411-1-41室和411-2-9室。

  在云芯国际这条线中,其主要股东长江云控在2017年9月成立,时间仅比武汉弘芯早2个月,而且两公司位置也仅相隔4公里左右。另外,长江云控虽然只持股39%的云芯国际,但其彼时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苏云却为云芯国际法人、董事长。

  在一则2018年11月份的“川港澳活动周”系列活动新闻中,有“长江云控董事长苏云向四川省主要领导汇报公司概况、重点介绍公司近日正在筹划投资500亿的12nm、7nm逻辑芯片半导体晶元体制造厂项目的基本情况”,从时间点及项目内容和投资规模来看,其形容与济南泉芯极为吻合,但公开资料,苏云并未在济南泉芯有任何直接或间接投资及任职。

  穿透之后,长江云控控股股东为中海外国有资本运营(成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虽然无法再向上穿透,但中海外成都工委会旗下几家公司名称或曾用名均有“中海外”关键字,并且在2015年渭南、荆州当地政府的新闻中,名为苏云者以中国海外控股集团总顾问的身份出现,百度搜索“中海外”也直接指向中国海外控股集团。

  在东西湖区政府网站搜索也可以发现,2016年初左右,中国海外控股曾多次出现在该区工作报告、大事记等相关文章中,主要是“充分发挥各自资源优势,推进战略合作”。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又发现,中国海外控股与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之间有联系,该研究会与庆安贸易前主要人员刘亚苏关系密切,而武汉弘芯初任董事长龙伟正是接替刘亚苏进入庆安贸易,隐隐间相关主体通过两条线再次汇合,并且中国海外控股还曾现身安世半导体股权收购。

  在2016年鳌迎投资入主银鸽投资之时,主要资金来源北方国际信托系中国海外控股所委托设立的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最终受益人为中国海外控股。回复上交所问询时,银鸽投资也披露了中国海外控股股东情况: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中国城镇化促进会、中国工业经济学会分别持股41%、39%、20%。

  2017年7月15日,银鸽投资曾宣布,其与控股股东银鸽集团、中海外组成联合体,将参与对持有安世半导体股权的JW基金份额的收购,该联合体在2018年完成对安世半导体6%份额的收购并又迅速转卖,根据当时媒体报道银鸽投资该笔投资因估值提升而带来的潜在收益约1.1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7.2亿元,增值约为96.61%。

  但这些收益却和上市公司无关,根据银鸽投资2019年年报,其投资营口乾银基金的1.265亿元(参与收购安世半导体股权)被列入了“公允价值减少”项目,也就是说在参与一笔成功的半导体投资之后,上市公司却面临赔本的窘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今年4月底涉及退市银鸽大股东内部争斗的采访中获悉,银鸽投资大股东背后极为复杂且同样非常隐蔽。

  警惕被钻产业空子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发现,在武汉弘芯及关联其它项目主体中,无论相关公司和个人均透露着神秘与蹊跷。关键人物龙伟、曹山身份神秘,公开资料甚少,甚至记者拨打一份工商登记曹山所留电话,对方先是询问记者身份,之后表示“打错电话”,便匆忙挂断;而且关联人物苏云除了神秘还有身份多变。

  作为与苏云有密切关联的中国海外控股,虽在其官网介绍中性质为“中央管理的国有企业”,但国资委央企名录和其他部委主管企业没有相关身影。天眼查显示,其曾用名为中国海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目前股东为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和中国工业经济学会,分别持股60%和40%,股权向上穿透并未发现“央企”踪迹。

  中国海外控股的神秘身份之前已受到质疑。早在2016年,北京青年报就连续发布质疑文章,并直接称其为“山寨央企”。作为银鸽投资曾披露的中国海外控股2017年时的控股股东国防金融研究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在民政部网站发现,该社会团体已在2019年12月31日注销。

  虽然还不能完全确认,但通过重重线索,至少从2017年开始,一个专注于半导体领域四处出击的小团体隐隐浮现。在这其中,以苏云、龙伟、曹山等关键人物为主体,部分人员公开以中国海外控股相关联身份活动,并通过套路向外透露有关神秘背景,借由空壳公司将风险转嫁给当地政府、金融机构和各级工程承包方,而目标指向则显然是国家半导体资金。

  根据财新的报道,武汉东西湖区在分析报告还对武汉弘芯项目指出,“(项目)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对于芯片这个“卡脖子”的产业,近年来各级政府层面均在大力支持,并出现了地方政府竞相建芯片产业基地现象。但除了武汉弘芯半导体,近期多个地方半导体计划也陷入停滞。

  其中较为受关注且与武汉弘芯类似的还有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半导体等,前者刚刚在7月份正式提交破产申请,后者同样陷入危局。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面对一些卡脖子的产业,政策的倾斜和支持是有必要的,但首先应该以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为基础,将资源集中在优势区域发挥合力。特别是芯片这个资金、技术都要求极高的产业,已经不是有地就能搞产业集群,地方政府在产业引导方面,更不能盲目地大干快上,可以请专业机构介入做充分的前期调研,以免被部分钻产业空子人士所利用。”(证券时报记者 王基名)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童
加载更多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新疆旅游业“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游升温加速
月亮山梯田抢秋收
月亮山梯田抢秋收
秋日黄河美
秋日黄河美
绿色墨脱
绿色墨脱


010030090920000000000000011100231126538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