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乔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轰动全国,但昨日庭审,旁听席上的听众并不多。除了少部分集资户外,更多的则是来自省内外的媒体。
言必称“民族餐饮业”
  也许如乔赢所说,振兴民族餐饮业是他的“梦想”。昨日的法庭上,从法庭调查到最后陈述,第一被告人乔赢可谓言必称“民族餐饮业”。
  起诉书宣读完毕后,审判长问乔赢对指控的事实是否有异议。乔赢则以“红高粱”的三段论来回答:“现在看‘红高粱’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95年至1996年5月,公司以100万元注册后,开了8家店,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比较好,也赚了几百万。第二阶段,1996年6月以后,一家房地产公司看中了‘红高粱’,提出增值扩股,我们出让49%的股份,他们给2000万,在全国开20家连锁店。第三阶段,1997年到1998年因对方违约,资金不足,而不得不向员工集资。我希望河南的品牌不要倒。”
  在“第三阶段”,一个朋友给乔赢介绍了“高人”弓建军。此后不久,弓建军就给他出了找员工集资的主意。
  是继续注资,还是缩小投资?乔赢说:“‘红高粱’在全国打响了,很多人支持我们,我不能随随便便就撤,我必须做大。”韩建方的陈述也如出一辙:“乔赢问我——忍心看着寄托着全国人民希望的大旗倒下吗?”正是为举起所谓的“民族餐饮业”的大旗,一年多后,因无法兑现巨额的集资本息,“集资”成了“红高粱”倒地的一个主要原因。
原来只打算员工集资
  “决策委员会的决策是向员工高息集资,帮助公司共度难关,可实施的时候走样了。”执行人弓建军说,开始的规定是,中层必须参加,员工自愿。消息一公布,员工纷纷拿出存款,而且他们的亲戚朋友也加入进来。一个员工曾以自己和家人名义集资14万,当即就拿到了几万元的返还金。
  “我在外地听弓建军打电话说这事儿,觉得是员工和他们家人对公司的热爱。当时激动得热泪盈眶……”乔赢这样说。法庭上,他还忍不住夸自己的老伙计韩建方,“他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拿出来了,用全部存款支持我。”
  25%的利率,对于老百姓确有吸引力。“如何定下的利率?公司有偿还能力吗?”审判长问。
  乔赢回答:“财务部门计算后说集资200元,给50元的奖励。我觉得可以,就同意了。赚的钱与这些花费刚刚持平。”弓建军说,烩面对半赚,但在公司的投资中,偿还到期本金是比较大的一块儿。
  法庭上,乔赢、弓建军一致对800多人的集资户提出质疑。他们显然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号召,能吸引800多人拿出自己的血汗钱。
还要重振“红高粱”
  法庭上,乔赢每提起自己的“民族餐饮业”,都不忘对那些受到伤害的集资户道歉。
  2307.7万元没有能够兑付。但这笔巨款在乔赢眼中似乎不在话下:“以后我会有机会的,会给补偿的……希望他们有耐心,我会用我的后半生的努力,还清我的债……我自信我有这个反弹力……”
  也许是为了向法庭表明自己的决心,乔赢特别讲述了自己在看守所的经历:“一年零8个月以来,我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晚上12点之前没睡过觉。我读了大量的书,写了30万字的反思。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似乎被乔赢感染了,一直不承认自己犯罪的第三被告人韩建方在最后陈述中,也做出了道歉:“刚被关押时,我感到非常委屈,后来想到了几百名受害者,用颤抖的双手交给公司的一笔笔钱……请他们记住我的名字。我将用智慧,用我的后半生的创造补偿他们。”
  乔赢等人在4个小时的庭审中侃侃而谈,尽力保持着某种风度。但不论如何,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必须接受法律的评判。
                                                                                                   大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