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中国第一咖啡小镇的困顿与振兴——来自海南省万宁市兴隆咖啡产业的调查

2016年07月11日 08:56:40 来源: 农民日报

  坐落于小镇中央的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咖啡厂。

  在海南省万宁市兴隆镇这个拥有3万人口的小镇上,有180多家大大小小的咖啡店。每年,兴隆本地人要消费掉近100吨咖啡,平均每人每天要喝掉3杯咖啡。

  36岁的吴春光,从2015年7月开始担任万宁兴隆咖啡行业协会秘书长,这个职位没有工资,没有下属办事人员,可他很把这个“头衔”当回事儿,制作了一批名片之后,他开始自掏腰包到海南各个地方考察咖啡产业。

  吴春光有自己的心结,“我读大学的时候,给老师同学带上一盒‘兴隆咖啡’,是倍儿有面的事情。每逢春节,全海南岛的人都会想尽办法买上一斤兴隆咖啡做年货。那是海南人只有在年节时才舍得喝上一口的‘奢侈品’。可如今,‘兴隆咖啡’的品牌价值风光不再,拿不出手了。”

  独特的产业基础——兴隆与咖啡的不解之缘

  说兴隆是中国的第一咖啡小镇并不为过。

  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个华侨农场,20世纪50年代从印尼和马来西亚回归的华侨带回了咖啡种植和加工的技术,也带回了喝咖啡的传统。

  就着油条喝一杯传统华侨风味咖啡,是每一个兴隆人的日常。也正是这种扎根于寻常百姓家的饮食消费习惯,支撑着兴隆的咖啡产业历经市场波折,延续至今。

  兴隆咖啡有深厚的“领袖情结”。承办过“十二道锋味”咖啡制作节目的隆苑有机咖啡庄园的负责人曾威儒指着墙上的一组老照片给记者看,“周恩来、邓小平、习仲勋,兴隆的咖啡产业是在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下一步步从无到有地发展起来的。”

  1960年,周恩来总理到兴隆农场视察。一连喝了3杯兴隆咖啡,他说,“兴隆咖啡是世界一流的,我喝过许多外国咖啡,还是我们自己的咖啡好喝。”回到北京后,周总理嘱咐秘书打电话给上海食品分司,让他们派去高级工程师详细记录下兴隆咖啡的炒制、冲泡经验。

  兴隆地处热带和亚热带的交界处,生产出的咖啡豆与世界一流的牙买加蓝山咖啡豆品质相当。

  今年56岁的陈宝生,父亲曾是上一任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的厂长。陈宝生从出生就看着长辈们种咖啡,“种咖啡的土地一定要肥沃,要用绿肥和牛粪。咖啡的成熟是陆陆续续接连不断的,所以咖农一定要有耐心,一颗一颗地筛选,才能得到‘粒粒红’的咖啡豆。”

  兴隆咖啡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其特殊的加工工艺,华侨在世代摸索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加工工艺,在咖啡豆炒制过程中加入牛油和砂糖,这样的咖啡即使不再加糖和奶依旧味道醇厚,吴春光称其为“兴隆华侨传统风味咖啡”。

  领袖情怀,华侨情结,百姓情谊,是兴隆咖啡独特的文化内涵。地理条件、传统工艺、大众需求是兴隆咖啡具备的优良禀赋。然而,近20年来,兴隆咖啡产业却处于发展低谷,面临着种植上“无豆可收”,工艺上“无人传承”,品牌上成为低价“旅游商品”的种种危机。

  老产业的新危机——种植面积大幅减少品牌价值流失

  陈宝生的咖啡加工厂建设在一片曾经的咖啡林边,林中至今仍树立着周恩来总理前来视察兴隆咖啡的纪念石碑。“如今这片林子里已经没有咖啡树了”,陈宝生的言语中是满满的失落。

  兴隆的咖啡产业不可谓不红火,每年,仅兴隆原产地咖啡有限公司一家企业,就要从国外进口600吨咖啡豆。然而,董事长黄海生告诉记者,真正产自兴隆的咖啡鲜果每年最多不超过40吨。这意味着,目前在兴隆已经找不到一片规模种植,且正在挂果期的咖啡园。然而,在六七十年代的鼎盛时期,兴隆有将近1.6万亩的咖啡种植园。

  记者在陈宝生的咖啡加工场遇到了前来送咖啡鲜果的农户骆万友,他用自行车驮来了一麻袋咖啡鲜果,共60斤,陈宝生按照每斤4元的价格,支付了240元钱。“这样一袋一袋零散地送货就是兴隆咖啡鲜果目前的收购方式。”陈宝生告诉记者。

  咖啡种植耗资耗力,要种植出品质优良的咖啡豆,每亩的年成本在1500元到2000元之间。而咖啡鲜果的年产量为500-600斤/亩,按目前4元一斤的收购价,咖农基本没有赚头。

  种植效益低下,兴隆咖啡种植陷入粗放模式。房前屋后的空地上留上几十棵,能收多少收多少,成了大部分咖农的生产现状。

  兴隆咖啡加工者的大多数咖啡豆来自越南、老挝。不同产地的咖啡豆在兴隆老师傅的炒锅里打了个滚,贴上“兴隆咖啡”的标识,参差不齐的原料品质影响着兴隆咖啡的品牌价值。

  困境中的振兴——兴隆想请世界喝杯好咖啡

  “‘粒粒红’的咖啡鲜果是制作好咖啡的根本。”吴春光告诉记者,“可由于兴隆咖啡的成品卖不上好价钱,无法给咖农优厚的回报,兴隆咖啡的产业基础就打不牢。”

  如何树立兴隆咖啡的品牌优势?兴隆人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努力。

  2013年,万宁市发布了《万宁市扶持兴隆咖啡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开始着力发展兴隆的咖啡规模化种植,打造原产地品牌形象。去年12月,“万宁兴隆咖啡研究院”成立,致力于中粒种咖啡品种培育和制作工艺的研发。

  在兴隆镇咖啡店最集中的街道“老咖街”上,兴隆咖啡行业协会的咖啡店都挂上统一的LOGO,叫做“GOVIO”(歌必欧),是海南话对咖啡的音译。“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兴隆咖啡?到底什么才是一杯真正的好咖啡?兴隆人喝了快70年咖啡,却没有一个行业的通行标准。行业协会的成立,就是要对兴隆咖啡建立标准,同时进行监督。”吴春光说。

  陈鹏是兴隆热带植物园的员工,常年跟栽培咖啡树打交道。他自费十多万元学习了精品咖啡的烘焙和制作技艺,建立了一个咖啡工作室。“越来越多的咖啡被拿到工作室来做杯测,在烘焙加工中品质低劣的咖啡在比较之间高下自现。”这些年,陈鹏眼看着兴隆咖啡的品牌越来越多,却多而不强,没有形成百花齐放的格局。“要制定加工标准,糊里糊涂做咖啡,糊里糊涂喝咖啡的日子该结束了。”

  有好豆子,才有好咖啡。黄海生在曾经咖啡花开的太阳河畔开辟了1500亩咖啡种植园,雇佣当地农户种植咖啡。“每100棵咖啡树要配种16棵遮阴树,再间种‘牛大力’(一种经济作物),规范化种植可以让咖啡的亩毛利润达到1.3万元。这样的利润,是建立在3年咖啡种植等待挂果的基础上,现在要做的,就是夯实基础,种出好豆子来。”

  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现在的厂长梁定威对于兴隆咖啡,有着自己的理解,虽然经营艰难,可还是要守住老传统,守住传统的加工技艺,守住兴隆咖啡的品质。“下一步,要做咖啡博物馆,把兴隆咖啡的历史理清楚,这是兴隆咖啡宝贵的品牌文化。”

  “请世界喝杯好咖啡”是万宁兴隆咖啡产业协会的一句标语,“咖啡是兴隆人的骄傲,让兴隆这个小镇因为咖啡而更加富足美好,我们需要苦练内功。”2016年,吴春光心心念念要办的一件事情,是在兴隆组织一场传统华侨风味咖啡冲泡大赛和罗布斯塔咖啡的发展论坛,“兴隆有能力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中粒种咖啡种植和生产加工的行业标准地,再不做,别人会走在我们前面。”吴春光说。  记者郭少雅

【纠错】 [责任编辑: 娄奕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196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