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中国经济的韧性|许安邦与酵素:昨日无数次坚持 明日要做响当当的健康饮品
2019-07-02 15:55:05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网北京7月1日电 题:许安邦与酵素:昨日无数次坚持 明日要做响当当的健康饮品

  孙蒙蒙

  2013年5月的某天下午,是晶叶酵素能否在青岛安营扎寨的最后时刻,董事长许安邦坐在青岛的一间小办公室内焦急地等待投资人的注资消息。如果不及时注资,企业就这么结束。许安邦坐立难安,“两个小时,一个小时……终于在银行关门的最后一刻,我们一个好朋友说,‘我来投你!’”

  青岛晶叶又一次活过来了。

  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

  酵素,水果经过益生菌发酵后,提升营养素成分。许安邦介绍,酵素不仅能提升原本的农作物价格,也供给人体更全面的营养。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食用酵素2007年进入中国大陆市场,虽然我国食用酵素起步较晚,产业发展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发展势头良好。据统计,2012年我国食用酵素产值为0.5亿元,2013年产值为0.6亿元,同比增长20%;2014年产值为0.9亿元,同比增长50%;2015年产值为1.4亿元,增速也达到了55.56%;2016年酵素行业产值为2.3亿元,比上年增长了64%。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

  1993年,晶叶于台湾地区成立,并以生产高品质的酵素为目标。2010年进驻大陆,成立晶叶(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产品研发发面,晶叶与台湾大学、成功大学、中山医学大学等知名高校及研究机构开展合作。

  晶叶(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安邦做客新华网 新华网 杨诺 摄

  许安邦是一个对生活的充满热忱与敬畏的人,从业经历丰富,当公务员,后来在银行、证券公司及企业工作过。

  说到与酵素的结缘,许安邦用“机缘巧合”四个字形容。

  初识酵素是在90年代,仍在担任公务员的许安邦,只知道酵素是个“好东西”,但也没有深入研究。

  2008年金融危机,他转任一家水泥公司的CEO,在亏损14.4亿的预算压力下,带领团队实现逆转,盈利6.6亿元,充分展示了他在经商方面的才能。但是因为那段时间拼得太厉害,许安邦的身体亮起红灯,高血压、痛风等病痛相继袭来,不得不辞掉原有的工作。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唯有健康才会有一切,没有健康什么都不用谈了。”许安邦在青岛度假之际,机缘巧合下喝了酵素,身体慢慢恢复。于是,许安邦开始深入研究酵素。他越发觉得应该将酵素推广开,让更多人受益。这才有了晶叶落地青岛。

  我的字典里没有“难”字

  对青岛晶叶来说,发展未敢言平坦,从最初还未建厂近500万打水漂,到濒临垮掉,又获得注资,重新活过来,许安邦描述过往经历的口吻坚定而骄傲。

  在许安邦的字典里是没有“难”这个字的,“平时遇到任何困难,我都不会胆怯,我认为不管多艰难的事情都打不倒我们。”

  不仅晶叶酵素落地青岛过程曲折,而且从外部看整个酵素产业发展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人们对食用酵素的概念还处于认识阶段;食用酵素产品还没有形成产业品牌效应;相关标准、法规不健全;不少食用酵素经营者为促进销售,对酵素的功效夸大宣传,给潜在消费者带来更多疑虑,进而对食用酵素行业产生信任危机。

  当晶叶的员工还在担心现金流的时候,许安邦告诉他们晶叶的目标是2013年建厂,2015年争取成为高新技术产业,之后还要建设第二间工厂、第三间工厂……

  许安邦的自信来自于对自身及整个市场环境的认知,“我把未来收益都已经算好了,不会有闪失。即时跟原来我们的设想不一样,那也只是一个小插曲。”

  照着这个步伐,晶叶(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获得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称号和国家3A信用企业奖。2018年第二个厂成立,许安邦预计2019年将会有2到3间工厂成立。

  即使市场环境不好,也会有好的行业脱颖而出,经济的下行波动,更能表现出晶叶的韧性。许安邦将自己的事业比喻成盖摩天大楼,“摩天大楼要有摩天大楼的地基,地基如果没有打好,就拼命地往前冲,终究崩塌。晶叶一直在打地基,等大厦冒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不怕风吹雨打,一步一步往上走。”

  未来要打败可口可乐

  “未来公司能做多大?我们要打败可口可乐。”这句话在外人听起来是在吹牛,但许安邦却说的异常坚定。

  在许安邦新的规划中,晶叶要在2021年上市。“我们规划那时候年产量是500亿罐到1000亿罐,价格在八块以内。”届时晶叶酵素将以十元以下“平民”价格现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目前,晶叶产品包括酵素液、酵素粉以及酵素日化保养品。酵素的生产过程看起来非常简单,先将精选的水果用碱性水气曝清洗,再使用酸性氧化电位水灭菌,粉碎后透过管路送入发酵罐进行一个月的初发酵,经过过滤,投入辅料后再进行二次发酵,两个月后即可罐装出品。但是“真正核心的技术是看不到的部分”,在初发酵中会植入多株益生菌,“喜氧菌和厌氧菌共生发酵,对菌种的选择、驯化和培育是关键所在。”

  晶叶在研发上投入大量的人才及成本,目前常驻实验室的研发人员有13个,其中4个博士,9个硕士。“日本的酵素生产厂商参观完青岛晶叶后,也惊讶于大陆酵素的生产工艺之高。

  晶叶(青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成立之初,就享受着当地政府的“保姆式”服务,在公司注册、部门协调、厂房用地等方面一路“绿灯”。许安邦认为,“国家现在鼓励高新技术企业的发展,政府鼓励人才引进的做法,给我们企业一个很大的帮助。”

  关汉卿在《不伏老》中,呼喊“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诚如许安邦所言,晶叶历经多年,道路虽然曲折,但前途依然光明,“现在或将来虽然仍会有各种挑战,但我们已经从最困苦的时候过去了。”许安邦如此,中国经济又何尝不是?

+1
【纠错】 责任编辑: 冯孔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广州之夜”闪耀夏季达沃斯论坛
“广州之夜”闪耀夏季达沃斯论坛
旅游小镇助力脱贫攻坚
旅游小镇助力脱贫攻坚
中意在重庆开展联合警务巡逻
中意在重庆开展联合警务巡逻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0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