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2015打假报告:“拍题神器”被指平均准确率不足60%

来源 2015年03月13日 09:10:56 北京商报

  随着互联网教育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学生通过答题软件学习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如作业帮、学霸君、小猿搜题、学习宝、爱考拉等答题软件,号称只要拍照扫一扫便可自动获取答案解析,因此也被称为“拍题神器”。

  这些被宣传得神乎其神的“拍题神器”,准确率到底是怎样的呢?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选取作业帮、学习宝、小猿搜题、学霸君这四款软件,并随机抽取50道高中试题,但测试结果却显示准确率最高的为82%,最低的仅为38%。

  一方面,错误率高引发学生们吐槽;另一方面,不劳而获的行为又引发家长对其变成“抄作业神器”的担忧。对于这些产品本身来说,作为一种工具性产品,在商业模式不甚明朗的前提下,未来能走多远也引发担忧。

  行业现状

  资本助推题库泡沫

  对于各位从学生时代走来的过来人而言,题库这玩意儿并不陌生,即使是作为一种互联网教育产品形态,其也有十余年的历史。相较于传统的在线题库,其只是把线下试题“复制”到线上,如今的新型题库则多了一些大数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功能,这也使得这些在线题库产品摇身一变,重新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据不完全统计,如今的在线题库产品至少达到数十款,并且很多已经获得了融资,有的甚至已经达到上千万元。这些题库产品中,易题库宣布获得包括腾讯产业基金在内的数千万元融资,研题库获得包括腾讯产业基金在内的3000万元融资,阿凡题获得阿芙兰创投的1800万美元融资,学习宝获得包括软银、金沙江创投在内的2000万美元融资。

  除了这些创业公司以外,一些互联网巨头等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拍照答题产品,如百度旗下有作业帮、奇虎360旗下的学霸、腾讯与新东方合推的优答。另外,题库类产品在传统教育机构转型过程中亦扮演重要角色,如华图教育推出的砖题库、学大教育推出的e学大以及新东方联合腾讯推出的优答,均有明显的题库功能。

  业内人士介绍,题库和拍题答疑类App,其实本来是两个产品,但是由于搜索技术的进步,使得二者产生了关联:如果没有海量的题库,拍照搜题答疑App是无源之水;如果没有拍照扫题功能,移动版题库便没有亮点、不够方便。基于移动互联网题库形式存在的拍题产品为什么能这么火?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是因为它们抓住了当前学生学习中的“痛点”,一方面解决了学生们需要解题却苦于教师繁忙无人可问的“刚需”,另一方面又利用智能搜索,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综合评估。

  不过,如此多的拍照答题产品一拥而上,又引发业内人士关于行业泡沫化的担忧。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便坦言,如今这么多题库类产品进入,就像2010年前团购网站蜂拥而至最后引发“千团大战”一样,当前的拍照答题类产品虽然数量多,但真正有创新性的点并不多。

  标准不一

  低准确率顽疾待除

  在研究这些产品所宣传的卖点后发现,大多数均宣称自己只要拍照扫一扫便可自动获取答案解析,这种功能又被称为“拍题神器”,并很快获得广大中小学生的热捧。

  仅以百度手机助手的下载量统计,在几款主流产品中,魔方格旗下的作业神器下载量超过2200万次,作业帮下载量超过1100万次,阿凡题下载量1000万次,学习宝下载量830万次,闻题鸟下载量760万次,猿题库750万次。

  不过,这些答题软件的准确率怎样呢?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选取其中的学霸君、作业帮、学习宝、猿题库旗下的小猿搜题四种,并随机选取黄冈中学的高中数学、北大附中的高中物理以及人大附中的初中英语试卷共计50道题,然后进行相关测试。拍照结果显示,准确率最高的学霸君为82%,准确率最低的学习宝为38%,小猿搜题和作业帮的准确率分别为70%、40%,四款软件的平均准确率不足60%。而在此前,多知网也做过一个类似的测评,选取学霸君、学习宝、小猿搜题这三个软件,结果显示,准确率分别为56%、48%、62%,平均准确率同样不及格。

  对于准确率低这一现象,各产品负责人在答复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说法不一。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表示,准确率低主要是因为测试的样本太少所致。他认为,样本的统计应该是在数万道题测试后的大数据模型下,并坚称学霸君的平均正确率在87%左右。他同时解释称,北京商报记者测试的场景与学生的真实使用场景并不一样,所导致的结果自然不一样。

  作业帮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当前整个大的拍照答题使用范围中,准确率低下其实是正常现象,因为所谓的拍照搜题、答疑,大多是建立在原有的题库库源下,而非人工解答。“另外,能否准确找到答案还与拍照时的角度、光线、清晰度等有关,但随着技术的发展,准确率肯定会越来越高。”该负责人表示。

  道德之争

  拍题背后的抄袭嫌疑

  “拍题神器”在方便学生搜题解答的同时,不得不注意的是,它们也引发了道德之忧,由于一些学生会使用它抄作业,它们开始在一些学校中被明令禁止。

  来自360手机助手的数据显示,在春节前夕,使用人数最多的两款作业类App作业帮及猿题库,在360手机助手中的下载量分别为207万和313万;而到了寒假尾声,两者的下载量都已飙升到244万和366万。

  在调查中发现,临近开学,大部分学生都在赶写作业,而“拍题神器”自然成了学生们的得力助手。打开软件进入主界面后,可以看到学生们发上来求答案的作业题目五花八门,常见的是数理化类计算题。提问作业可分为文本和图片两种格式,其中以图片格式居多,用手机拍照后直接上传即可。

  “我是一名高二学生的家长,今年寒假老师布置教辅上的作业,儿子经常用智能手机搜答案。老师布置了十多篇英语作文,儿子就用手机下载‘万能英语作文’应用软件,帮助英语作文速成。”武汉一名家长表示,这种高科技解题神器对孩子并无助益,希望学校能够重视这一现象并能有效应对,让孩子能独立思考,独立完成作业。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答题软件的初衷其实类似于学生在平时向老师和同学请教,只是把这种模式搬到了线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如果只将其作为参考,才能对学习有助益。这也同时给学校和家长的教育带来挑战,教学本身应该是培养自主能力和独立意识,而不是一味灌输。”

  不过,亦有从业者对“抄作业”这一说法不以为然。猿题库运营总监帅科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不排除有学生会用这些软件抄作业,但从整体使用情况来看,抄袭并不是普遍现象。“我们后台统计数据显示,大多数活跃学生每天用它只搜四五道题,这说明大多数学生是冲着答疑的目的来的,因为抄作业的话通常一次性并不会只是几道题。”

  生存之惑

  同质化后的商业大战

  “互联网行业中,有一个定律叫‘老二非死不可’,在一些细分的互联网教育行业中,这个定律也不例外。”有业内人士表示。事实上,伴随着拍照答疑类题库产品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激烈,一些或明或暗的竞争手段也浮出水面。

  因“涉嫌使用百度知道的数据,影响百度知道当月的数据”,今年2月,百度下属的百度手机助手、91手机助手等直接下架了学霸君的客户端下载端口。对此,张凯磊直接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封致百度CEO李彦宏的公开信,暗指百度屏蔽学霸君是为推广作业帮让路,并呼吁百度给予独立开发者公平的竞争机会。而百度在对学霸君的回复中则显得绵里藏针,表示“长达一个星期的反复核查,终于确定情况属实。学霸君App未经允许抓取百度知道的资源并用于商业用途,涉及抄袭内容多达2000万以上”。“百度作业帮说学霸君抄袭,站在客观立场上,作业帮的试题库是否是原创?题库到处被抄袭,搞得版权归属都说不清的现象到处都有。”有业内人士在评价此事件时表示,百度和学霸君之争,其实是行业洗牌的先兆,没有入口、无法获得用户的项目很难得到发展,二者之争归根结底是入口之争。

  未来之忧

  被“玩儿坏”后如何走

  在吕森林看来,自猿题库、学霸君等题库和扫题类App出现之后,同类项目便一哄而上,学习宝、阿凡题、快乐学、爱考拉、求解答、闻题鸟、答疑君、问他、百度作业帮等,题库和答疑App这个细分领域挤得太满,该领域已经“被玩儿坏了”。

  由于大多数题库产品功能单一且同一领域产品种类繁多,因此热闹背后如何存活下来也是一大待解难题。在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潘欣看来,题库领域有很多进入者,但它只在学习应用的最底层,而不应该仅仅把视角停留在题库本身。潘欣认为,产品的同质化是竞争的必由之路,它的需求虽然是刚需,但仍然靠大量地烧钱来维持,至于烧钱后能有多高的留存率和活跃度,也是需要打上问号的。

  “相比于其他在线教育产品,免费的题库类产品只是一个工具,在获得巨额融资之后,未来的商业模式也是一大待解难题。目前市场中的产品形态过于单一,很难实现用户变现,而且大多数移动端产品还面临着淘汰率高的问题。”某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

  在谈到商业模式时,张凯磊直言,学霸君目前并无商业模式,而且也没有考虑过商业模式,因此仍靠烧钱维系,当前最重要的是占领用户、把产品做好,至于商业模式以后再考虑。帅科也表示,小猿搜题短期内暂未考虑过盈利,重点仍放在技术改进和题库扩充上。作业帮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作业帮正在探索一些与第三方机构的合作,合作方包括学大教育、巨人教育、好记星等。

  北京商报记者 李立勋 郑艺佳

  调查数据

  记者手记

  学生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答题软件

  在做这个调查报道之前,笔者曾问过一些老师及家长对当今流行的答题软件的看法。这些老师及家长中,有的来自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有的来自三线城市,还有的来自乡镇学校。对于笔者提及的一些软件名称,他们基本上都表示没听说过。这不仅引发笔者质疑:这些软件动辄号称用户上千万,即使扣除掉重叠用户,覆盖率真的有他们宣称得那么神乎其神吗?也难怪,腾讯旗下的企鹅智库于今年2月底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即使是被列为调查对象的一些主流互联网学习产品,大部分的渗透率也没有达到5%!

  或许其中一位老师的回答更具有代表性:“也许学生真的在使用它们,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或许道出了答题软件背后的尴尬,至少在老师家长眼里,使用答题软件并不是一件见得光的事情,它们并未俘获老师们的“芳心”。

  这里,笔者无意对答题软件本身做道德评判。回到答题软件本身,无论是热还是虚热,都不得不引发我们思考这样一些问题:学生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答题软件?老师和家长们到底需要怎样的答题软件?或者说,答题软件在学习过程以及学习场景中,到底应该扮演好一种怎样的角色?

  不可否认,如今的答题软件因为融合了现代互联网技术中的一些高科技元素,正在让学习中的“疑难杂症”变得简单,学生只需要用手机扫一扫题目并上传云端,答案便会自动弹出。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一种教育公平的象征——无论你是北上广的重点名校学生,还是三四线的乡镇学生,只要你拥有一部可以拍照的手机,在海量的题库面前,你们都是平等的。

  也正是因为它的“平等”,又使得它在使用过程中变得冰冷,丧失了个性化。简单来说,这些答题软件都是建立在大数据海量题库的模型之下,它所能提供的答案,仅仅囿于它现有的题库资源之下,对于改编的或者原创的题目往往不灵。而软件开发者如果仍一味宣称自己有数千万道试题,这是毫无意义的,这又倒退到应试教育“题海战术”的窠臼中。

  正如有些教育专家所言,答题软件作为一款学习工具,本身是不具备任何情感的,在“传道、授业、解惑”的教育功能中,它能够承担的其实微乎其微,就好比一粒感冒药,如果过分宣扬它的疗效,无异于舍本逐末。无论是志在传输知识也好,还是背负抄袭罪名也罢,但愿软件开发者们不要丢失了对教育的温情。

2015打假报告:

 不得不说的质检总局“黑名单”

 两种打假

 学霸君、作业帮、学习宝、小猿搜题被指平均准确率不足60%

 克隆书画 没有惩罚就是鼓励

 P2P平台 别让高回报蒙住双眼

 化妆品限时打折的美丽谎言:长期低于5.5折要当心

 “洋”红酒为何赔本卖:十几、二十几元的葡萄酒咋做到的

 中药材 有检测报告也难保真货

 偷票房 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有价无车:林肯MKC标价33.98万元必须加2万配置

 净水器 当心不净水反污染

 二手房价 一房三卖背后的“猫腻”

 火锅底料 诱人美味背后的罂粟壳魅影

 得房率:中国电建旗下云立方78平米房子得房仅53.3

 常温乳酸菌 一个活菌都没有

【关闭】【打印】 编辑: 邱小敏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69127577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