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高压反腐带火反腐展览业 各地办反腐基地需求大

2015年07月27日 07:22:3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高压反腐带火反腐展览业 各地办反腐基地需求大

  反腐展览

  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下,围绕着各级的反腐工作,“反腐展览”这个展览行业下的极细分支悄然兴起,业务内容也从筹备展览扩展到了建设反腐和预防职务犯罪基地领域。从事“反腐展览”的公司从策划到建设、布展,为各级纪委、检察院、税务、公安局等单位的反腐教育基地建设提供一条龙服务。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反腐展览”这个发源于10年前的行业,业务量在“十八大”之后显著增加,行业竞争也开始变得激烈。在反腐越来越强调教育预防的大背景下,打造“触动人心”的反腐教育基地正成为全国各省、市、县纪委、检察院等单位的需要。

  声音

  建反腐基地利润比建博物馆低

  每日除了在网站上查看最新的“老虎苍蝇”和反腐政策,也会联系出版机构,获得落马官员的视频资料。一些省市的检察院或者纪委也会提供内部拍摄的“忏悔录”

  近期,“领导干部参观反腐警示教育基地”成为了新闻里的热门词汇。在网络上搜索“反腐教育基地”等关键词,出现的结果不仅是领导干部参观的新闻,还有很多提供反腐倡廉基地设计和建设的公司。

  三月雨文化传播公司(以下简称“三月雨”)便是上述公司中的一家。公司工作人员王慧(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为各地的纪委、检察院、税务局、公安局等相关单位提供反腐倡廉教育基地建设的“一条龙”服务,从最初的出方案,到反腐基地的建设,再到最后的布展、内容的更新,公司都可以完成,“根据基地或者展览的情况,价格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

  为了最终的布展内容,这家公司专门设有资料部门,每日搜集整理各类反腐相关的资料,侯磊(化名)即是资料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他说,每日除了在中纪委、正义网等网站上查看最新的“老虎苍蝇”和反腐政策,他们也会收集相关书籍,并且与出版反腐类书籍的出版机构联系,获得落马官员的视频资料。据了解,在布展时,除了运用这些平时准备的资料,一些省市的检察院或者纪委也会提供内部拍摄的“忏悔录”。

  另一家从事此类业务的雪鸿基文化传媒公司(以下简称“雪鸿基”)经理秦小勇告诉北青报记者,一般来说,这样的基地主要包括三个部分,展厅、讨论室和报告厅,如果面积在1000平方米以上的话,造价可能要高达上千万。有业内人士透露,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有的单位在提出基地方案时会参考其他地方的基地,希望修得更大、更好,修建一个基地或花费千万以上。

  不过,各公司在受访时都表示,各地政府在“八项规定”的政策下修建反腐基地时花钱比较谨慎。“三月雨”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一些地方,虽然希望修建反腐基地,但是政府经费收紧,公司报价后一些单位会感到价格太高而修改设计,或者暂时搁置此事,待经费充裕后再提上议程。

  秦小勇认为,虽然建设反腐基地本身和博物馆区别不大,但这项业务的利润比博物馆低很多,“建造基地也是为了教育和工作需要,而非一种形象工程,所以价格压得比较低。”

  震慑

  新基地一进门就电闪雷鸣 给人一震

  “原来一些装修公司搞楼亭会馆业务不行了,转行作反腐基地,也有公务员下海干这个”。当年公司刚起步时公司同事还需要到各地“拉业务”,现在政府会在网上挂出招投标的信息

  “三月雨”的董事长李迎玉早在十二年前就创办了这家公司,为纪委、检察院等单位的反腐提供“外包”服务。当时,李迎玉认为“这是一个没有竞争的行业”,作为展览行业底下的一个极细的分支,“反腐展览”几乎没有人涉足。

  时至今日,情况发生了极大变化,李迎玉和公司员工们发觉,2012年以后同类的公司明显增多,“原来一些装修公司搞楼亭会馆业务不行了,转行作反腐基地,也有公务员下海干这个”。在2013年进入这一行的秦小勇也表示,当时在百度搜索“反腐倡廉基地”等关键词,出来的公司可能只有两三个,现在能有一屏。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就发现有公司原本从事广告设计,借“反腐”的潮流专门从事反腐展览业务。

  与此同时,这些年来,李迎玉公司的业务也在持续增加,今年又多了两个事业部,7个事业部同时开工,一年可以完成反腐倡廉展览与基地建设项目百余个。当年公司刚起步时公司同事还需要到各地“拉业务”,现在政府会在网上挂出招投标的信息,也有一些政府单位在看过公司做的展览后会主动联络。该公司的员工表示,“十八大”之后,此类业务的需求确实开始变大。他们掌握的资料显示,仅上周,全国就有五六家反腐教育基地或者展览落成。

  展览行业本身的变革也影响到了“反腐展览”。据秦小勇介绍,只看展板是很难让人记住参观内容的,所以从事反腐和预防职务犯罪的有关单位也要求在基地中运用“声光电”效果。比如,有的新基地一进门就电闪雷鸣,给人一震,说明进入了警示区域。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江苏省宿迁市职务犯罪预防警示教育基地内,参观者可通过模拟监狱,透过屏幕观看家人探视职务犯罪者的剧情,营造出一种自己家人在对自己诉说的感觉,以给人心灵触动。在北京市海淀区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互动展览为参观者播放不同的场景,比如选择下班后参加应酬,屏幕上即会播放有商人塞红包的场面,“希望能够以这种形式引发参观者的思考,联系自己的行为,做出正确的选择。”海淀区纪委的工作人员说。

  现象

  反腐教育基地预约参观已排到年底

  宿迁新基地除了600平方米的展厅之外,还有报告室邀请专家、检察官作报告,以及请一些落马者现身说法

  秦小勇告诉北青报记者,反腐展览、教育基地方面的业务之所以增多,也许与检察系统对预防职务犯罪部门的重视有关,他也表示,检察系统开展的“百优”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活动一定程度上使得各地都开始翻新教育基地。

  江苏省宿迁市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的有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大约在2013年初,最高检要求各地的职务犯罪预防处“改处设局”,这体现出目前反腐的大形势对预防的强调。与此同时,最高检也在全国推出了“百优”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评选活动。这位有关负责人表示,宿迁市预防职务犯罪原有的展厅案例比较旧需要更新,而很多基地都用电子投影、触摸屏等,宿迁也需要这样一个新的基地。于是,当地投资70万左右在检察院的副楼专门开辟了区域,建设了新的教育基地。新基地除了600平方米的展厅之外,还有报告室邀请专家、检察官作报告,以及请一些落马者现身说法,“基地固定下来,请各单位来参观学习,电子内容也可以常看常新,有正反面的典型案例,有警示有教育,各单位还是很欢迎的。”2013年,宿迁的职务犯罪预防警示教育基地入选“百优”基地。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厅主办的网站消息,最高检之所以组织“百优”基地的评选,是为了进一步推进和扩大警示教育基地建设在预防职务犯罪方面的积极成果,使得预防教育更加有效并有针对性。

  此外,纪委也在推进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的建设。北京市海淀区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是北京市区县一级有关单位建设较早的此类基地。自从去年4月该基地建成以来,已有230多家单位,近7000名党员领导干部前往参观,目前预约已经排到年底。据了解,去年开始,东城、密云和怀柔等区也开始建造或者升级反腐倡廉教育基地。

  此前,海淀区纪委主要通过制作展板、向基层发放宣传挂图等方式来进行警示宣传,“这种属于临时性展览,后来考虑经常性地抓好警示教育,需要建设一个能长期发挥作用的警示教育基地。”

  做法

  基地设在看守所内 让官员体会“失去自由”

  “监区厚重的大门是警示之门,门的一开一关就能带给人心灵的震撼。大门内外一墙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区域,在里面没有自由。”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一般来说,教育基地面向的对象主要是公职人员,参观主要由各地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组织。在布展内容上,省部级以上的单位更倾向于用“大老虎”的案例,市、县、区一级的单位则更希望能够出现当地的落马官员。对于一些副国级以上“大老虎”,很多基地也不避讳,“只要被‘双规’、受审了,就可以出现在展览中,我们收集了周永康白发苍苍出现在新闻联播中的视频资料,准备用到展览当中。”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

  前述宿迁基地的有关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基地中大约展示了200到300件案例,大多数都是“十八大”以后落马的,除了有全国影响力的大案外,他们很重视“身边人”的案例。比如,当地开发区的干部落马,他们请开发区的公职人员来参观时,开发区有关领导就说“我们开发区虽然不大,有问题的不少,要引以为戒”,能看出参观者表情凝重,确实受了触动。

  海淀区纪委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作为区一级的警示教育基地,主要面向的是区里的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这些案例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海淀区前区长周良洛。“现在海淀区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曾经和周良洛共过事,来参观看到他的案例是很有感触的。”海淀区纪委的工作人员说。

  为了达到“震撼心灵”的效果,基地在建设时有的模拟监狱场景,有的则直接建在监区或者看守所内部。

  海淀区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就是建在了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当中。据介绍,整个基地的参观流程从一进大门就开始了,“监区厚重的大门是警示之门,门的一开一关就能带给人心灵的震撼。大门内外一墙之隔,却是完全不同的区域,在里面没有自由。”海淀区纪委的工作人员说。此外,展厅的二层就是看守所原本用来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区域,屋内有监控,窗外有铁栅,睡觉是通铺,“在这里能够体会到失去自由的痛苦”。(记者 赵婧姝 供图/CFP)

【纠错】 [责任编辑: 丁峰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081116043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