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8年8个人的双11”系列:她花了2块钱 成就了30000亿

2016年11月02日 15:52:04 来源: 新华网

    她买了一盆2块钱包邮的绿植,成就了30000亿奇迹。第八个双十一,她最遗憾的是,“淘宝就剩不能网购男朋友了。”

  

    临近“双11”这几天,张晓雪每天下班回家那一刻,动作是固定的:

    甩掉高跟鞋,摘下包往衣柜里一挂,整个人“飞到床上去”,掏出手机,大拇指像暴雨时的汽车雨刷那样快速滑动。

    快点,再快一点,要不然就赶不上晚上6点的“无门槛优惠券”限时抢了。

    在淘宝的亿万买家中,张晓雪是最普通又最不普通的那一个。

    普通的是,她是河南安阳一个普通单位的普通员工,6年来的支付宝流水记录是16.7万;不普通的是,2016年3月21日14时58分37秒,她在淘宝买了一株2块钱包邮的绿色植物,碰巧成为完成阿里3万亿交易拼图的那个人。

    张晓雪有一个梦想,“花最少的价格,把全世界好吃的零食都吃一遍”,如今她正在努力着。

    不过,她也有遗憾,“淘宝就剩不能网购男朋友了。”

    设了13个闹钟抢券

    今年“双11”,比往年来得更早一点。

    作为“从往年双11战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老兵”,张晓雪深知优惠券的重要性。“优惠券等于是直接的现金,而且抢到不用也没啥损失。”张晓雪决定,今年双11先以抢券为主。

    今年的优惠券分很多种,不同种类还可以叠加使用。

    10月26日,张晓雪经常光顾的一家天猫海外超市,提前15天发布优惠券,一天能抢3次。“双11”主会场,每天还会定时发放“无门槛优惠券”,从早8点到晚7点,可以抢6次。再加上每天从早9点到晚10点发布的“双11购物券”,每个整点都可以抢,能抢13次。算下来,张晓雪一天要抢20多次优惠券。

    “现在把所有精力用在抢券上。” 张晓雪说,优惠券基本都是整点发放,她给手机设置了13次闹钟,每次闹钟都定在整点前的3分钟。

    这样高频率的闹钟,让张晓雪多了一种“特异功能”。10月29日快到上午11点时,她正在办公室统计当月报表,“突然心里传来一个声音,11点快到了。”

    “手机怎么还没震?”张晓雪刚把手机拿出来,10点57分的闹钟就震了。

    这次她抢到了,“抢到时心里超爽,就跟捡钱似的。”

    张晓雪办公室一共有6人,她年龄最小,其他都是35岁以上的阿姨。“大家都喜欢网购,这几天,在单位食堂里吃饭时,讨论的最多的,除了哪家店卖的东西有趣便宜之外,就是抢券了。”

    过去,她们的网购以国内产品为主,“买多了,见识也多了,大家更喜欢买海外的东西。”

    买日本的“洗衣凝珠”,洗衣服时往洗衣机里扔一颗珠子就行;买法国的“无硅油洗发水”,说是可以直接“喝”的洗发水;买美国的“蓝牙牙刷”,可以智能提醒刷牙动作和力度,免得刷错……

    一个阿姨甚至给张晓雪推荐了一款北美的卫生巾,说双11做活动,3包52片,“原来要200多,现在加起来只要几十,和国内的价格差不多了。”

    张晓雪点进去一看,广告语是“每一片卫生巾都仿佛能闻到安大略湖水的味道。”

    “安大略湖水什么味道?”张晓雪很好奇,默默地把它加进了购物车。

    “血拼”的代价:6年还是花了16万

    张晓雪几乎每天都在收快递。

    在过去,要是有人每天都收快递,那你一定觉得这人在收发室上班。如今却不是了。张晓雪保持着每天都用手机网购的习惯。

    为了抢货,她专门做过实验。在电脑和手机上,买同样的小饼干,在同一时间下单、交费之后发现,电脑上的下单时间比手机晚几秒。

    “在双11,这样的5秒钟是致命的。”张晓雪的语气有些沉重,因为2015年双11,她购物车里接近一半的货都被别人抢光了。

    她现在只用手机下单付款,她追求的是一种满足感,“上瘾了。”

    “有时候买的东西就一两块钱,包邮的那种,也不贵,就是为了能收到快递。”张晓雪办公室专门有把剪刀,用了3年,最开始时放在抽屉里,如今摆在办公桌上。

    “因为经常要用。”今年最多的时候,张晓雪一天剪了10包快递。

    负责这一片的快递小哥,是老熟人。现在都不用签收,看见张晓雪不在办公室,快递小哥就直接打电话,“包裹我给你搁工位了啊。”

    张晓雪办完事回来,看见桌子上有快递,“心里就觉得开心。”要是有哪一天没收到快递,“就觉得哪里不舒服。”

    为了避免出现“不舒服”,张晓雪每天都购物,但她从不在网上买电脑、家电等大件,买的都是“杂七杂八的小东西”。

    她分好几次买来十多盆小的绿色植物,养在单位外面的走廊上。单位一个女同事也有相似的爱好,两人在走廊上摆了一排,路人还以为单位搞绿化了。

    正是这2块钱一盆的绿植,让她震惊了马云和全世界。

    在她按下“确定”的同时,千里之外的杭州,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走向前台,向所有人宣布:阿里巴巴2016财年电商平台交易额(GMV)突破3万亿,有望在财年内超越沃尔玛,成为全球最大零售平台。

    即便都是小物件,6年累积下来的总价也让她瞠目结舌。

    张晓雪查了查支付宝,6年的流水是167730元。

    这就是“血拼”的代价。

    “现在每个月一收到工资,第一件事就是还信用卡。”张晓雪说,这已经超越了“月光族”,是“负翁”。除了信用卡,现在又有了“蚂蚁花呗”,张晓雪苦笑,“负负得正了。”

    “一入淘宝深似海”

    作为资深剁手党,张晓雪刚满18岁就注册了淘宝。

    2010年她刚上大一,学习需要买书,实体店里种类不多还贵,每本20多元。上网买书,选择更多还便宜。她用刚到手不久的身份证,注册了淘宝账号,又用交学费的银行卡,绑定了支付宝。

    第一次网购就这样发生了。

    “一入淘宝深似海”,这句话出现在淘宝天猫用户飞速扩张的阶段。在张晓雪身上亦是如此。买过一次之后,但凡要买东西,她总想着去网上对比一下价格,还要推荐给同学。

    6年前,学生要上淘宝,还得去大学旁边的网吧。张晓雪每周一次“网吧淘宝之旅”。虽然学校周边有不少商店,但她在网上买得最多的还是零食。“最喜欢买韩国特色的零食,乐天薄荷糖,还有鱿鱼丝,这些附近的商店没有,只能淘宝买。”

    从大一到大四,“眼见着学校门口的快递员种类越来越多。”毕业后,她找了份稳定工作,换了智能手机,开始用手机网购。

    2014年,正是淘宝主推移动端之时。为了增加手淘的辨识度,阿里决定将手淘作为“航母”,除了天猫、聚划算等少数App,其他App被植入手淘,成为航母上的各种飞机。

    张晓雪就是当时被无线网购所吸引的人群之一,“网吧淘宝”这样疲于奔波的旧模式被抛弃,“手机淘宝”正式启动。

    时过境迁,如今的手淘已经通向全球知名的国外商场。即便如此,张晓雪也会怀念从前“不那么便捷”的时候。

    “那时在淘宝上买的韩国产薄荷糖,光寄过来就花10天,还有很高的邮费。” 她甚至清楚地记得,每包薄荷糖有100g,里面有20粒。

    在晚上9点的大学宿舍里,寝室的姐妹们谈论着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分吃着韩国的薄荷糖。

    那是她记忆中最甜蜜的时光。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张晓雪为化名)

【纠错】 [责任编辑: 邱小敏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691293477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