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乡村和雾霾
2017-01-25 08:30:06 来源: 证券时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念念有余】

    雾霾就跟它的名字一样,复杂难缠,还有些神秘。

    余胜良

    不许烤火,不许燃放爆竹——乡村正被强制以这样的方式为中国减少雾霾做贡献。

    过年回河南老家,所幸空气并不算差,和以前并没有多大区别。老家人说,前几天雾霾很严重,空气的味道也不一样,现在是好了很多,今年鞭炮也不放了,不仅是鞭炮,连乡村冬天取暖的烤火也不允许有了。

    的确是没听到鞭炮声,据说小年也没燃鞭炮了。在中原地区,小年燃放鞭炮量仅次于除夕,小年最重要的年俗是祭灶,为灶王爷上贡,保佑一年有饭吃。吃上饱饭传统上是农民最重要的事情,这也是无宗教信仰的农民最虔诚的一次祭拜,祭拜时要燃放鞭炮告知在天上看着的灶王爷。

    除了祭奠,鞭炮还是欢乐气氛的必需品,农村有严格的燃放鞭炮方法,有时候少燃放鞭炮就意味着可能走霉运。很难想象政府在禁放鞭炮这件事上的能力和决心有多大。

    除了鞭炮,烤火是另外一个严禁项目。不是寒冷地区很难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北方少年越冬都有室内烤火经历,一些老人更是离不开终年燃烧的木炭,后来用了煤球炉,再后来有点条件的都用上了电热扇。

    现在,家乡人几乎不在室内烤火,因为烟雾缭绕不仅呛人还会熏黑墙壁。室外烤火还时有发生。寒冷时节,燃起一节木头或者一堆秸秆,就引来一堆人伸出手,七嘴八舌谈天论地,也是冬天一个社交方式。但这个量也已非常之少。

    鞭炮燃放了不知多少年,火烤了也不知道多年前,现在政府突然向这两个北方传统过年项目叫停,目的是减少雾霾。

    雾霾就跟它的名字一样,复杂难缠,还有些神秘,包括这次回老家,我也提前查一下是否有雾霾天气。曾几何时,晒雾霾照是大城市的专利,现在连北方的小城市,小村庄也跟进了。

    雾霾就好比一张阴沉的网,尚不知会对健康造成多大危害,中国已经努力好多年想挣脱这张网,当年官员立下军令状要消除雾霾,以为雾霾是发起一场运动就能消除的,现在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无论什么方式,只要能减少雾霾的产生,就是有利的。但是过年燃起的鞭炮,还有燃烧的少量木炭,究竟怎样产生了雾霾?以我粗浅的了解,这些尘雾缭绕不过星星点点,微不足道。

    雾霾产生的根源还需要研究,但简单纵横比较推论,它一定是由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模式所带来的,比如重工业高耗能,汽车普及,环保不到位,等等。这些才是造成雾霾的大户,应该掐住大户的咽喉,而不是盯着屁民的灶台。

    经历过政府在禁烧秸秆上的手段,我一点都不怀疑政府禁燃鞭炮的推行效果。去年6月初我回老家,正逢麦收和秋种,往年秸秆燃烧之后秋种开始,但去年政府派驻干部到各个路口,连晚上也躺在路边。带着警灯的巡逻车每隔一段时间就喊着宣传标语驶过。不要说点燃麦茬,什么样的着火点都不允许,包括上坟,村干部就拿个铁锨站在跟前,随时扑灭着火点。

    为了调动干部们的积极性,政府提前收缴保证金,有着火点就从保证金里扣钱。

    关于雾霾的研究和治理,就像当年针对酸雨一样,需要一个过程,但应该不像面对酸雨那么简单。难以沉淀的空气小颗粒是怎么形成的,怎么让它们沉降下去,或者不产生出来,而不是被风吹走,到现在科学家都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

    中国能让酸雨消失,能让沙尘暴静默,就一定能战胜雾霾。战胜雾霾需要举国之力,乡村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但我哀叹的是这件事折射出的一些本质。

    乡村一定不是中国雾霾的主产区,只可能是雾霾的受害方,但现在需要做牺牲的时候,却成为执行意志最为坚决的剑指之处。这是乡村在中国社会的写照,没有发言权。

    中国在税收上就学聪明了,只要盯着大中型企业一样可以把钱收起来,成本还低,再不用盯着一个个农户收农业税。中国治理雾霾也是如此,要盯着的是那些大户。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博阳
新闻评论
    巴黎首度按车辆污染水平限行以应对空气污染
    巴黎首度按车辆污染水平限行以应对空气污染
    海军“连云港”舰启航执行春节战备巡逻任务
    海军“连云港”舰启航执行春节战备巡逻任务
    春节将至 昆明大观公园年味浓
    春节将至 昆明大观公园年味浓
    云南昭通发现600万年前巨型水獭新种化石
    云南昭通发现600万年前巨型水獭新种化石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29460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