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迷你KTV “不烧钱、只赚钱”的新生意?
2017-06-01 07:49:03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5月31日,崇文门国瑞城负一层,迷你KTV。记者王飞 摄

  5月31日,崇文门国瑞城负一层,迷你KTV,扫码之后可选择唱歌时长。记者王飞 摄

  5月31日,崇文门国瑞城负一层,迷你KTV,微信扫码后屏幕显示三个时间段所需要的费用。记者王飞 摄

  如果你是个热爱逛街的年轻人,在北京的商场和影院里,你有很大几率会碰到一些奇怪的玻璃房:一两个年轻人拿着话筒在门内歌喉轻抒,毫不理会外面的人流和目光。

  从2017年开始,迷你KTV成了年轻人的都市新宠:周末,总是有年轻人大排长龙。而在资本端,迷你KTV的融资消息也层出不穷:唱吧宣布对线下迷你KTV“咪哒minik”运营公司艾美科技投资数千万元人民币的第二天,友唱也宣布自己获得了投资方友宝在线6000万元人民币的增资。

  在传统线下KTV式微,“大歌星”、“钱柜”等品牌面临歇业的情况下,传统KTV必须要谋求新的转型之路,而这种转型,也为线上的互联网公司布局泛娱乐生意打开了一项新的大门。

  迷你KTV作为自动售卖设备,还体现了今年的流量新趋势:在线上流量价格日贵的今天,线下流量成了新的争夺点。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1.8亿元,较2016年增长92.7%,而2018年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70.1亿元,增长率达120.4%,实现市场大爆发。

  人们质疑迷你KTV将走向共享单车烧钱的老路,而业内人士却拍着胸脯保证:我们不烧钱,我们对标的是一本万利的娃娃机生意。

  娃娃机长盛不衰的理由只有一个:每次都能带来刺激感和新鲜感。但迷你KTV要如何更新迭代保有用户黏性呢?而它的商业模式,在无数大公司的站队中,又能迭代出多少种玩法?

  崛起原因:消解年轻人的孤独和碎片时间

  北上广的年轻人都听过一个段子。孤独分十个等级,最低等级是一个人去超市,最高级别是一个人做手术。一个人去KTV则排在了第六级。而迷你KTV这种适合一两个人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则消解了年轻人的这种孤独。

  一位男网友开玩笑:如果迷你KTV门口有姑娘可以一起陪唱,我一定夺门而入马上体验!

  2015年开始,从商场到电影院,咪哒miniK、友唱m-bar、聆嗒miniK、科美唱吧、雷石Wow屋等迷你KTV品牌开始集体涌现。可以容纳两到三人的玻璃亭,与传统KTV相似的点唱屏幕,话筒、耳机微信支付或投游戏币……产品很简单,但这两平米的空间,对标的是年轻人碎片化消费市场。

  唱吧CEO陈华在今年2月对市场上第一家迷你KTV品牌咪哒进行了战略投资,在他看来,这种新型的模式非常适合消磨线下的碎片时间。

  从去年6月起,他开始关注迷你KTV。唱吧此前也试水了线下的唱吧麦颂,但迷你KTV和传统的KTV模式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