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在线储值消费存钱容易退钱难 你充值的钱都去哪儿了?
2017-06-02 07:52:35 来源: 人民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账户退款障碍多

  许多网络平台在经营地未注册分公司,也没有专业的客服人员,为消费者维权带来很大困难

  充值容易,消费不易,退款更难,这是预充值用户的普遍感受。

  上海某银行职工董潘在一款名为“小熊快跑”的O2O健身应用上办了半年卡,外加几张优惠券。按规定,他每月只需99元,就能在小熊快跑签约的健身房享受名目繁多的健身项目。“头一个月还挺正常,但之后平台宣布提高包月价格,根据不同城市制定出108—158元不等的包月模式,我不认可,因为我是在新规出台之前办卡的,跟客服投诉,客服不搭理我,几次交涉后,我直接被封号,剩余几百元钱都搭进去了。”

  北京某高校教师张林参加百度糯米优惠活动,支付365元购买一张面值500元的电子储值卡。消费两次之后,累计花费389元,卡里还有111元。张林对消费体验不满意,希望退款。百度糯米客服表示,因为张林的消费金额超过实际支付金额,不同意足额退款。经多次协商,百度糯米同意按比例退还30元。又过了一周,这笔钱才退到张林的账户里。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几乎所有平台都对消费者退款设置了这样那样的障碍。比如,部分“共享单车”平台的政策如下:优拜、小鸣单车不可退还,摩拜单车说“可以退还,7个工作日内处理”,ofo也表示“参与充值送金额活动的充值金额可部分退款”。后二者虽说可退款,但在客户端上没有退款选项,只能与客服联系,沟通过程和结果往往不容乐观,退款难度不小。

  目前,共享单车平台都处在发展初期,不确定性很大。如果平台出现经营困难,充值就打水漂了。今年2月,福建莆田“卡拉单车”投资人将公司账目上的部分用户押金划走,撤掉财务和客服,引来一片哗然。随后,卡拉单车进入停摆状态,从共享单车方阵中掉队。事后,创业团队只能通过借钱垫付用户押金。

  另外,网络预付式消费群体分布广、数量多,许多网络平台公司在经营地未注册分公司,也没有专业的客服人员,这都为消费者维权带来很大困难。

  借新还旧风险多

  应尽快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沉淀资金,用户随时用手机截屏等方式固定证据也很有必要

  面对问题频出的储值返现消费,专家建议,消费者应在参与储值返现活动时仔细阅读协议条款内容,增强自我保护意识,辨别清楚哪些是霸王条款、哪些是可疑陷阱;同时,有关部门应尽快建立健全预防、监管和处罚机制。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诱人的“储值返现”,确实让很多用户尝到了甜头,但对平台而言,只能拿新用户充值的资金补贴给老用户,金融风险不可小觑。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认为,目前互联网创业企业众多,涉及资金体量巨大,用户资金安全风险也成倍增加;“互联网+”平台中的储值优惠作为一种营销推广方式,与传统单用途预付卡相比,本质上一样,也应按照《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等法律规章来加以监管。

  “对在线充值的金融监管政策尚不明确。有的平台充值金额汇成数以亿计、几十亿计的资金池,监管层应该引起重视。”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欣华建议,对推出高额“充返”活动的互联网平台,可适当引入备付金和信用评级制度,尽快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沉淀资金,改善资金安全仅靠商家自身信用的“单保险”模式。对信用状况相对差的中小企业,适度上调备付金的比例,一旦商家失踪或者倒闭,由第三方直接将资金归还消费者。利用互联网支付的“留痕功能”,可考虑建立互联网金融监测云平台,定期发布风险指数,给市场预警,一旦出事,也能按图索骥倒查商家。

  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在经营者存在违约的情形下,消费者可以解除合同。如果经营者不允许解除合同,就有强制消费之嫌;如果账户余额不能用也不能退,经营者就有侵占消费者财产之嫌。消费者要善于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拨打12315投诉热线,留足留够消费凭据、存底、手机截屏等固定证据,都是很有必要的。”陈欣华说。(记者 齐志明 杜海涛)

   上一页 1 2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印尼“彩虹村”
    印尼“彩虹村”
    俄罗斯察里津诺庄园
    俄罗斯察里津诺庄园
    全国最大单体水母馆亮相成都
    全国最大单体水母馆亮相成都
    航拍新疆额尔齐斯河汛期
    航拍新疆额尔齐斯河汛期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072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