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在线教育之乱,“愿打愿挨”不是理由
2017-08-15 08:00:24 来源: 法制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线教育市场存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现象,买卖双方都有点稀里糊涂的感觉,这样看似相安无事,实则会破坏整个行业的风气。

  除了对在线教育的资质要从严审核外,还应对在线教育的发展采取促进性原则,体现在立法上,就表现为制定相关的鼓励性政策。

  随着暑假即将进入尾声,不少家长选择让孩子收心学习,将目光投向了在线教育,希望多巩固几门功课,开学后能跟上新课程。

  然而,满心期待报了名,发现教师的水平堪忧。近日,一则关于51talk线上英语外教“东南亚口音重”的消息引起了网友热议。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姚建龙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由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行业规则不完善,导致在线教育乱象由来已久,在线教育硬伤难除。

  专家建议,抓紧明确在线教育机构准入资质和认证标准,同时,建立权威认证机构,为在线教育发展提供优良的发展空间。

  30分钟课程有3000名学员听

  家住山东的李晓明是一名高一学生,上个月他偶然看到表哥在网络上学习英语,觉得挺特别。只要有一台电脑、一张桌椅,在线支付十几元钱,就可以听到北京、上海的名师讲课,这对李晓明来说吸引力挺大的。

  暑假期间,父母一直想给理科不太好的李晓明报个提高班,与父母商量后,李晓明让表哥帮忙报了一节物理在线教育培训课。

  “这些在线教育课程,比去实体教育机构上课便宜了不止一点。”李晓明向记者说,报一个10节课的实体班2000元到5000元不等,而在线教育课一节只要10元钱。

  李晓明介绍,注册在线教育平台并缴费后,负责人会把报名上课的人加进QQ群里。在线培训教师会提前几分钟开始调试机器,准备好的学员就在QQ群里打出“A”代表已准备好。老师讲的虽然不乏有亮点之处,但是语速快还有口音,听得不是很清楚,再加上时间有限,又有进度要求,很多问题都是一点而过,就开始讲下一个知识点了。

  李晓明的电脑,半个屏幕看在线直播课程,半个屏幕打开QQ群,有问题随时问。

  但是一堂课下来,老师只是自顾自地讲课程内容,QQ群里很多人在闲聊,解答问题环节安排在讲课结束后,只有3到5分钟,一般问10个问题能解答1个,李晓明的问题根本就排不上队。

  “这可能跟学生太多有关系,很多人都是图便宜,好不好也就无所谓了,一个30分钟的课程,有3000多个学员听,互动性肯定要差些。”李晓明说,便宜的课程服务一般也就算了,但是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价格贵的课程服务质量也跟不上。

  在线教育的教师劝说李晓明报一个精品班,优势是小班直播,招收人数20人封顶,可以进行有效互动,老师可以及时回答他的问题。

  没经得住劝说,李晓明花了499元购买了共8节课的精品高中物理培训班,每天下午两点到两点半直播授课,他感觉这个应该效果好些。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来说好只有20个人的课,后来越加越多,最后变成50多人。在线教师说这是上次开班缺课的学生,只听一节就会离席。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学生从第一节听到了最后一节。”李晓明说,人越多互动性就越差,这就像是小规模授课和大礼堂授课的区别。

  “人数跟之前说的不一样我就不计较了,老师中途也换了人,之前讲课的那位老师知名度比较高,我就是冲着他去听课的,但是最后4节课却换了另外一位老师来讲。”李晓明告诉记者,换老师并没有提前通知。

  对此,学员们都有些不满,纷纷要求退钱,但指导老师只说会安排赠送其他课程,并未同意退钱。

  打破时间和空间限制

  “一直以来,在线教育作为常态教育的补充,主要是为了弥补常态教育及传统教育在学习时间、地点、阶段性上存在的不足,依托互联网产生了传统知识产品存在形式和传播分享方式的革新。”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说。

  程方平指出,相较于传统线下教育,在线教育在这方面的优势十分突出,它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满足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学习时间碎片化的需求,提升了学习效率。在线教育还可以跨越因地域等方面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平等分配问题,使教育资源共享化,降低了学习的门槛。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随着互联网普及率越来越高,之前被紧紧封锁在学校围墙之内的知识信息,正在通过在线教育的形式被广泛传播出去。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介绍,一对一直播、一对多直播及录播相结合等多种在线教育形式,满足了不同用户的需求,尤其是近几年盛行的在线教育直播课程,更是受到不同群体的欢迎。在线教育直播课程不再是老师们自说自话的单方面授课形式,而是有了交流、分享的过程,这无疑提高了学习效果。

  “同时,在线教育机构在运营过程中,节省了大量的人力、房租等成本,使得在线教育体现出价格优势。”熊丙奇认为。

  在线教育发展迅猛,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1560.2亿元,用户规模为9001.4万人;预计到2019年将达2692.6亿元、1.6亿人的规模。职业在线教育、中小学在线教育以及高等学历在线教育齐头并进,占据了在线教育市场整体的86.5%,成为市场的主体。

  熊丙奇认为,在全民共享的大教育背景下,在线教育或将在今后的教育领域里占得一席之地。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琼
相关新闻
  • 编程培训从娃娃抓起? 素质教育市场引资本关注
    编程技能培训走向“低龄化”。家长们担心不懂编程会输在人工智能起跑线上,教育机构和互联网公司纷纷挟资本之力“跑马圈地”。
    2017-08-09 07:38:14
  • 在线教育乱象:教学承诺难兑现 退费转课太复杂
    随着“互联网+”和知识经济的兴起,在线教育越来越火。通过互联网平台,利用碎片化时间充电学习,已成为人们提升自我的重要方式。名师一对一、VIP课程定制……各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形式和广告宣传让人眼花缭乱。
    2017-08-07 08:05:35
  • 教育时评:教育培训机构搞营销要有底线
    每到暑假,各大城市教育培训机构为招生可谓费尽心思。教育培训机构承载着学生和家长的信任和尊重,这种尊重,来自培训机构作为“教育者”的专业性。我们不要忘了,教育培训机构是常规教育的补充,从业人员同样是教育者,应当秉承科学的教育理念。
    2017-08-03 10:46:39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探访长城下的在建高铁站
    探访长城下的在建高铁站
    走进最早的“紫禁城” 发现“最早的中国”
    走进最早的“紫禁城” 发现“最早的中国”
    酷暑练兵
    酷暑练兵
    镜泊湖出现壮观瀑布
    镜泊湖出现壮观瀑布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482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