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獐子岛扇贝“消失” 前股东精准减持近200万股
2018-02-01 07:43:28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热门游戏“旅行青蛙”在中国出现了汉化版“旅行扇贝”。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预计2017年净利润最多亏损7.2亿元。

  对于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众说纷纭,有獐子岛的捕捞扇贝船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11月扇贝曾出现大规模死亡,也有投资者猜测公司造假。对此,新京报记者在1月31日多次致电獐子岛,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试图联系协助獐子岛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存货盘点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也未获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扇贝消失前,獐子岛股东和岛一号基金精准减持1612.39万元。

  扇贝“消失”前股东精准减持近200万股

  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正在进行底播虾夷扇贝的年末存量盘点,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同步实施监盘。

  盘点发现,目前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亏损5.3亿元-7.2亿元。

  獐子岛自1月31日开市起停牌,公司将不晚于2018年2月5日披露盘点结果并复牌。

  新京报记者在1月31日多次致电獐子岛,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试图联系协助獐子岛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存货盘点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称会有品牌负责人或负责獐子岛审计的会计师与记者联系,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对方联系。

  新京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数位捕捞扇贝船员,船员称2017年11月初捕捞上来的扇贝出现异常,一多半死亡。

  而在此期间,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实施了“精准减持”。

  2017年12月23日,獐子岛公司发布股东减持股份计划进展情况公告,公告显示,和岛一号基金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其中,和岛一号基金减持计划最早从2017年11月13日起开始实施,分别于11月17日,12月18日和12月19日依次按比例减持,合计减持199.85万股,减持金额1612.39万元。这并非獐子岛首次出现扇贝消失。

  和岛一号基金有獐子岛多位内部员工参与。根据獐子岛2016年8月10日公告,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管及员工拟通过设立新余市海无界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新余市海上大寨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新余市养海万年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参与认购“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认购金额不超过7500万元,其中董事、监事及高管拟认购不超过2500万元。

  在公司第一次扇贝消失前,也曾出现股东精准减持。2014年10月30日,獐子岛集团公告称,受冷水团影响,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上市公司2014年度前三季业绩出现大幅亏损、亏损金额约8亿元。

  依据獐子岛今年1月20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收到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起诉书》称獐子岛2014年三季报重大亏损发生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规定的内幕信息,而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因在敏感期内有减持股票的行为,避损金额1131.6万元,现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对投资发展中心提起公诉。

  獐子岛曾被举报提前采捕和播苗

  早在三年前,獐子岛首次出现扇贝异常时,有獐子岛居民(即獐子岛股份受益权人)曾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獐子岛所公告的“冷水团”致扇贝绝收系谎言,实为被提前采捕,谎报“冷水团”绝收致8亿元巨亏,目的为遮掩獐子岛近年虾夷扇贝播苗造假、播撒量虚报。对于居民的说法,公司回应称见公告。

  而处于同一片海域的海产品养殖业上市公司壹桥苗业,2014年并未经历“冷水团”的困扰,业绩正常。

  在首次发生扇贝消失后,相关监管部门曾专门对獐子岛进行了专项核查,发现其存在部分事项决策程序不规范、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规范、海域收购决策存在瑕疵、深海底播缺乏充分论证等问题,并对其出示了“责令改正的决定”和“警示函”。

  2016年1月,獐子岛被2000多人实名举报,称2014年的“冷水团造成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事件”原因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并非自然灾害。举报者正是獐子岛的居民,也是獐子岛集团股份受益权人。

  有意思的是,2015年6月1日,獐子岛公告称,公司又对新的海域进行抽测,结果显示,2012年、2013年、2014年底播扇贝未收获的海域160余万亩,不存在减值风险。该公告被投资者戏称为“扇贝又游回来了”,而该公告发布同日,獐子岛发布了定增计划。

  于“扇贝又游回来了”一事,獐子岛在2015年6月4日回应称,本次抽测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与上次核销的区域不同。

  不过,去年5月9日,獐子岛官方微信发布了《扇贝,大海中的“朝圣者”……》一文,文章称扇贝为了脱离天敌的侵害,会拍动两片贝壳,以推水前进躲避猎食。扇贝之所以被称为大海中的“朝圣者”是因为扇贝是集群生活的,经常大规模迁徙,就像赶往麦加的朝圣者一样,场面蔚为壮观。

  “扇贝双壳间歇性地拍击,喷出水流,借用水流的反作用力推动本身前进。”江苏一位水产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扇贝的确会游泳,但很难长距离迁徙。全部游走消失不见,基本不大可能,此外有许多扇贝终生附着物生活。

  ■ 收入

  2016年扭亏为盈 成功摘帽

  受“扇贝消失”事件拖累,獐子岛2014年、2015年实现营收分别为26.6亿元和27.3亿元,同比增长1.58%、2.43%;净利润分别亏损11.9亿元、2.43亿元。因连续两年亏损,股票于2016年被ST。2016年一季度,公司扣非净利润-1582万元。若2016年继续亏损,公司将被暂停上市。

  为保壳,2016年5月9日,*ST獐子岛发布公告放弃79万亩不适宜虾夷扇贝底播的确权海域,该海域正是此前扇贝消失的地方。到6月,獐子岛又公告称,将旗下评估值及交易价格为1.93亿元的三家公司出售给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最终,獐子岛2016年实现营收30亿元,同比增长11.93%;净利润7959万元,扭亏为盈,成功在披露2017年年报后摘帽。

  对于扇贝再度消失,有投资者在股吧留言称,“两年一次,又来了!没有戴帽的风险,耍猴子呢!”还有投资者在股吧号召股民一起起诉獐子岛。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2月,獐子岛连发12篇公告欲证清白。内容有公司总裁吴厚刚自愿承担1亿元损失并主动降薪至月薪1元,其余高管主动降薪26%-50%,降薪至公司恢复至风险事件前利润水平。2016年年报显示,吴厚刚持有公司2929.2万股,未领取年薪。还有十位高管年薪低于5万元。

  ■ 投入

  每年投资千万进行海洋监测

  虽然公司扇贝屡次莫名消失,但公司却投入巨资进行海洋监测。

  獐子岛在2013年年报中披露,公司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提升了海域环境监控能力。

  在随后2014年年报中,獐子岛称为加强海洋生态环境风险研究与控制,成立海洋牧场研究中心,每年投资不少于1000万元,研究海洋生态环境风险防控体系建设、北黄海冷水团水舌波动对扇贝生理生态的影响、海洋牧场建设的风险评估与适用性管理、适养海区的甄别与筛选、北黄海生态容量评估等。

  在2017年半年报中,獐子岛又披露与长海县气象局合作,进行近距离数据采集、分析、研究,由专注“养殖技术”向重视“产前规划”转变。

  獐子岛在半年报中还称,公司海洋牧场包括多个层面的环境监测及预警控制系统,海洋牧场生态技术服务能力不断加强,内部技术服务体系日渐成熟,为长海县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打下良好基础。

  然而,尽管如此,獐子岛的扇贝依旧出现存货异常。(记者彭彬)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阳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印象北极村
印象北极村
武汉:极不平衡转体桥转体成功
武汉:极不平衡转体桥转体成功
华山栈道“护路人”绝壁扫雪走红
华山栈道“护路人”绝壁扫雪走红
铁路线上的“铿锵玫瑰”
铁路线上的“铿锵玫瑰”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2350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