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保千里28跌停 机构股民员工全套牢
2018-02-07 07:21:07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保千里28跌停 机构股民员工全套牢

  昨日股价2.59元,比复牌前价格跌去七成;部分机构亏损达80%;大股东陷入股票强制平仓风险

  保千里又跌停了。

  2月6日,在大盘整体调整的同时,ST保千里继续保持跌停节奏,报2.59元,下跌5.13%。此前其复牌前价格为10.39元。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已是其连续28个交易日跌停,期间累计跌幅超过七成,又一次刷新了A股最长连续跌停纪录。

  主要股东股票质押触及平仓线

  ST保千里即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总部位于深圳。2015年,保千里借壳中达股份实现上市。2015年5月,中达股份更名为保千里。

  2017年7月,证监会发布对保千里借壳上市造假上市的处罚,随后保千里的危机集中爆发:股价暴跌、银行抽贷、诉讼、债务违约、股份冻结、实控人变更、证监会调查等事件连环发生,并以极快的速度恶化。2017年7月25日,保千里正式开始停牌。

  2017年12月29日,停牌4个多月的保千里复牌,谁也没想到这是一场漫长的跌停。2018年1月30日晚间,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度将出现大额亏损的情况,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保千里在公告中披露,公司2017年对外投资的大部分子公司经营情况不乐观,大部分处于半停顿或停滞状态,经减值测试后将大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股价持续暴跌下,保千里的主要股东股票质押触及平仓线。2月5日晚,保千里公告称,目前公司股价已触及公司第一大股东庄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庄明先生、陈海昌先生、蒋俊杰先生和第二大股东深圳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票质押平仓线。

  保千里指出,由于上述股票已全部被执行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且均为限售流通股,因此无法被强制平仓,后续可能会进入司法程序,但司法程序流程及耗时普遍较长,结果也存在不确定性。

  保千里机构和散户纷纷叫苦

  随着股价的持续跌停,保千里的股东们蒙受巨额损失,首当其冲的就是当初在市场火热期间定增入股的机构投资者。

  在借壳上市的2015年,保千里发布定增方案,拟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9.88亿元,其中一大募投项目就是移动智能硬件——手机打令产业化项目。

  到2016年初,该项定增完成。当时参与定向增发的机构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申购价格分别为14.95、14.90、14.85元,申购金额为59664.111万元;中车金证投资有限公司申购价为15.15元,金额19888.037万元;华龙证券申购价为14.86及13.00元,申购金额为39776.074万元;海富通基金申购价为14.99元,申购金额与红塔红土基金一致;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为15.33元,申购金额为20000万元。

  然而,目前保千里股价仅有2.59元,上述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人已经深度被套,亏损幅度达到80%。

  机构被套牢,保千里的散户们更难以幸免。

  一位散户称,保千里最近危机不断,但下跌了20个左右跌停板后他觉得抄底机会来了,于是在大约3.6元的时候果断买入,但其后没想到公司又发了无法估计亏损额的公告,引进投资人也没有进展,这让他非常苦恼。目前,他已经亏损超过两成,暂时没有卖出。

  ■ 看点

  保千里贷款持股员工负债几十万

  据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因两年前参与公司发起的员工持股计划,上百名员工每人向上海银行借贷几十万购买股票,如今被深深“套牢”,每人都有几十万到数百万的巨额贷款“压顶”。

  据悉,2015年底,保千里起草了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授予股权激励权益共计3984.7018万股,激励对象共102人,包括众多高管和公司骨干。这期激励性股票是以当时均价14.49元的一半授予,即每股7.25元。

  保千里的一位中层员工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是担心股票退市,钱打了水漂,债务又背了一身”。

  ■ 相关

  经营持续滑坡,裁员已上千

  在股价持续暴跌的另一面,是保千里经营情况继续下滑。

  2018年1月31日,ST保千里发布了业绩预亏公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度将出现大额亏损的情况,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

  ST保千里指出,由于公司在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下对外投资过度,公司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的情况,导致公司产生流动性风险,公司商业信用萎缩导致供应链紧张,公司原材料采购困难,客户订单不能正常承接,下半年生产产能下降,导致公司下半年客户流失,下半年销售额下降。

  2017年底,多位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经历上述多重风波之后,保千里实施大规模裁员,员工从两三千人萎缩至数百人规模,并一度经历欠薪。而期间公司还曾计划通过重组自救,并至少酝酿出两套方案,但均未能成行。

  保千里在最新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正积极协调各债务人的关系,寻找债务重组的机会。

  ■ 背景

  模仿乐视,保千里市值最高曾超700亿

  在此番危机之前,保千里一度在资本市场创下辉煌。

  根据借壳上市时发布的重组报告书,保千里当时从事的是传统的电子视像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汽车视像、特种视像、安防视像、商用视像四类产品。

  2015年更名几个月后,保千里以往的业务定位发生了变化,开始进行彼时备受市场追捧的互联网跨界。2015年8月31日,保千里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打令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打令智能)在深圳注册成立。

  这一年,贾跃亭治下的乐视进行了疯狂的“生态化”扩张,乐视网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其股价经几次涨停后冲上历史巅峰。从公开可查的过往报道中看,彼时,作为智能领域“新手”的保千里也尝试过抱团乐视。

  2015年9月7日,乐视TV在京召开发布会,打令智能在该会上发布了“打令随时美”系列新品。公开报道称,该款新品当时创下不菲销量。根据当时的报道,在该次发布会上,打令智能CEO唐德川表示,“选择乐视作为战略合作伙伴”,首先是因为“乐视和打令智能在品牌上强强联手”,其次,二者在产品布局上互补,“在愿景、产品和战略目标上是高度契合的。”

  据2015年报介绍,保千里在该领域主要包括“智能硬件+个人”、“智能硬件+实体店”、“智能硬件+公共场所”,三大业务模式分别对应三家子公司,即打令智能、彼图恩、智联宝。

  在五花八门的新概念刺激下,保千里股价一度高涨。2015年牛市期间,其市值一度高达729亿元,即使在本次危机爆发前,其股价也曾有四百亿元之巨。

+1
【纠错】 责任编辑: 潘子荻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朝鲜艺术团抵达韩国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科威特最大博物馆群揭幕
冷的边关热的血
冷的边关热的血
大渡河峡谷绝壁上的“天边”村寨
大渡河峡谷绝壁上的“天边”村寨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37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