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郑永年:中国不怕打贸易战,底气简单且充足
2018-04-11 00:06:56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面对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中国不怕打的底气何在?为什么说美国真正瞄准的是“中国制造2025”?在贸易保护主义面前,我们如何平衡开放的程度?在4月8日至11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新华网思客独家专访了思客高级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他通过理性的分析深度解答了以上问题,以下为专访内容:

  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新华网思客独家专访思客高级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新华网 赵怡然 摄

  思客:关于最近大家都很关心的中美贸易摩擦,您觉得下一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会带来哪些影响?

  郑永年:中美之间的贸易不仅仅是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而是已经形成了世界贸易系统。所以美国这次挑起的贸易摩擦,不仅仅会损害中美之间双边的贸易,对整个世界的贸易都可能是灾难性的。

  当然,小摩擦是会有的,大规模的贸易摩擦不仅对中国产生伤害,对美国本身也有伤害,更重要的是对整个世界贸易系统的伤害。所以到现在为止,无论是600亿美元,还是1000亿美元,美国只是在叫价,会不会照着这个去实施,我想还是一个大的问号。所以如果真要打起来,它伤害的不止是中美两国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贸易系统。

  郑永年:中国的底气并不只是说我们本身有多大的力量,更是因为中国经济跟其他国家的相关性。新华网 赵怡然 摄

  思客:在这场贸易摩擦中,中国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商务部回应说中国不愿意打,但也不怕,您觉得我们不怕打的底气来自哪里?

  郑永年:底气就很简单,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所讲,“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现在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指三国吴之名将吕蒙 ,后亦以讥缺少学识、文才者)。我们要意识到,出口美国的这些逆差,并不是中国一个国家造成的,也来自别的国家,甚至还包括美国本身的东西。八十年代,美国跟日本之间的贸易摩擦并没有那么多国家关注,因为那个时候日本制造就是日本一个国家的制造,现在已经变成命运共同体了。

  所以,中国的底气并不只是说我们本身有多大的力量,更是因为中国经济跟其他国家的相关性。从某些方面来说,在经济上已经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了,如果一国受伤,其他国家也会受伤,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对中美贸易如此关注的原因。

  包括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外资企业有要求,中国企业更有要求”,因为我们好多企业没有投资的动力,今天花了好大的劲研制出来,明天却被人家拿走了,这是我们的需要。所以这不仅是美国、欧洲、日本关注的,中国自己也关注。

  在其他方面,我不认为美国跟西方能铁板一块。比如荷兰,他们是靠贸易兴国、贸易立国,所以他们也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包括美国本身,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像特朗普那样,因为这是美国经济利益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重新分配,有人支持,就会有人反对。美国国内不同利益之间也是不一致的,美国行政当局跟资本之间、美国不同资本之间、美国不同经济利益主体之间利益是不一致的,美国还跟西方好多地方利益不一致,所以这个也是我们的底气。

  我们要看到,整个世界大部分还是支持贸易自由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有信心的原因,因为中国非常重要,中国有能力这样去做。

  郑永年:未来的竞争,从世界经济来讲一个是技术的竞争,一个是体制的竞争。 新华网 赵怡然 摄

  思客:我们看到,在特朗普公布的关税清单中,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占到了比较高的比例,有观点说美国针对的是“中国制造2025”,贸易摩擦背后其实是“技术战”,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郑永年:这点非常正确,这也是我们中国真正要关注的。600亿、1000亿这些数字只是特朗普给中国的压力测试,我不认为这些数据有多大的意义。美国真正瞄准的是“中国制造2025”,这才是他们最担心的。“中国制造2025”只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发展规划,每个国家都有,但有些人提出要赶超美国之类的,这样理解是不对的。

  未来的竞争,从世界经济来讲一个是技术的竞争,一个是体制的竞争。所以从这一点来讲,他们是担心的,因为对他们来讲,技术创新是立国之本。所以特朗普挑起的这次贸易摩擦目标针对的就是中国高科技的东西,这一点我们要特别注意。

  思客:那我们究竟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您有哪些好的建议?

  郑永年: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只能通过更加开放,不是说你一拳打过来,我一拳就打过去。面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可以用更开放去化解这个问题。中国一直在强调多边主义,美国的单边主义是说搞贸易摩擦,中国就要用开放的方式来应对,做到“你不向我开放,我也向你开放”。所以中国一定要坚持现在的多边主义,更重要的是用开放主义来化解这些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考虑的就是,什么样的政策能做到深度开放,无论是内部的改革,还是外部的开放。新时代,一定要有跟新时代相配合的深度改革和开放,我想下一步的改革开放应该是全国性的。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博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音乐教师白茜:跨界创作掐丝敦煌壁画
音乐教师白茜:跨界创作掐丝敦煌壁画
乌鲁木齐:义务植树添新绿
乌鲁木齐:义务植树添新绿
携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阳
携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阳
武夷山:“喊山”采茶
武夷山:“喊山”采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61298477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