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核心压力未至 镍价上行趋势不变
2018-06-09 08:26:14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随着LME镍价再度接近16000美元/吨,2015-2016年期间停产的企业开始逐步进入复产阶段,镍价阻力力量初至。详细梳理镍价阻力,大约有以下三点因素:

  一是隐性库存体量不大。2015年8月份开始,LME库存便进入下降格局,并且一路上虽有反复,但基本保持下降格局不变,而进入2016年之后,降速开始加快,截至2018年6月初,库存已经下降至28万吨下方;距离2015年46万吨的高点已经下降39%。市场一度怀疑库存的快速下降是否存在显性转为隐性的可能,我们的研究认为,库存的下降,主要是精炼镍自身出现供需缺口,虽然在此过程中,存在显性转为隐性的可能,但从计算结果来看,大约只有4-5万吨左右。因此,隐性库存的回流对于镍价的阻力力量是有限的。

  二是停产企业复产压力有限。2015年至2016年,LME镍价最低至7550美元/吨,较2007年的历史高点51800美元/吨,下跌幅度高达85.4%。而在漫长镍价下跌路途中,一批镍生产企业无力支撑宣布停产。2018年,镍价迎来曙光,在新能源领域需求的预期指引之下,镍价一路上涨,最高已经至16690美元/吨,较2016年最低点上涨幅度高达121%。因此,此前停产企业复产就成为镍价的阻力之一;而6月6日,Queensland宣布准备重启镍生产,使得复产预期进入落地阶段。不过,根据我们的统计,此前最大的关停产能大约为13万吨,其中Queensland占据46%。即便这些产能均复产,最终也难以使得全球精炼镍供需平衡改变,但会阻碍镍价的上涨步伐。

  三是核心供应依然难实现。当前的现实情况来看,通过湿法冶炼的方式,从红土镍矿提取镍的中间体,成为未来硫酸镍或精炼镍供应的预期核心来源,按照现有湿法产能的综合情况,平均现金成本大约在10-11万元/金属吨。但是湿法冶炼投资成本巨大,尽管部分企业努力尝试改进,但仍然难以回避高达40万元/吨的初始投资成本。面对高额的投资成本,生产企业便面临两难选择,如果不投产,则镍价上涨的格局维持,而如果大规模投产,镍价则从牛市转成熊市,投资成本难以收回。我们认为,当前的镍价之下,暂时不支撑较大规模的湿法镍冶炼产能投放。(华泰期货 吴相锋 徐闻宇)

+1
【纠错】 责任编辑: 程瑶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全国部分地区2018年高考结束
全国部分地区2018年高考结束
新华社国内照片一周精选
新华社国内照片一周精选
甘肃山丹马场骏马奔腾 场面壮观
甘肃山丹马场骏马奔腾 场面壮观
旅马大熊猫的马来西亚“奶爸”
旅马大熊猫的马来西亚“奶爸”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069112295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