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亚运“电竞首金”背后:从被误解到千亿市场
2018-08-28 08:16:36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8月26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AoV)表演赛,中国队获得亚运会首枚电竞金牌。图/视觉中国

  当中国AoV代表队将中国台北队击溃,屏幕中央弹出象征胜利的“VICTORY”的这一瞬间,AoV主教练奶茶兴奋地从台下冲了上去,和老帅、Alan等队员紧紧抱在一起。8月26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表演赛上,中国队以2:0战胜中国台北队,获得亚运会电竞项目首金。

  这一刻,奶茶和队员们不断亲吻着脖子上的金牌。雅加达亚运会已拉开帷幕,与以往不同,有一支“国家队”首次出征,这支由平均年龄20出头的年轻人组成的队伍,将代表中国首次出现在亚运会上的电子竞技赛场。

  电竞,过去被多数人误解为和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画等号,如今作为一项运动进入了亚运会表演赛,今后将成为正式项目。这让电竞业内兴奋不已,行业冀望亚运会能给电竞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从机构报告数据来看,电竞这个千亿规模的市场还有爆发空间。

  国家队邀请

  选手:想为电竞正名

  老帅没想到,自己会在2018年,第一次以电竞运动员的身份,出征亚运赛场。

  5月14日,亚奥理事会宣布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AoV》、《皇室战争》等在内的6款游戏,入选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根据规划,4年后的杭州亚运会,电竞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在电竞项目确定入选亚运会赛事时,腾讯和赛事职业联盟曾接到体育总局要求,希望能“提供该电竞项目中近两年来‘最顶尖选手’的名单”。作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顶级选手,老帅成为不二之选。

  在腾讯推出的王者荣耀游戏中,国内和海外所运营的是两款截然不同的版本,而此次亚运会所采用的项目,正是老帅从未触碰过的王者荣耀国际版,这意味着,包括老帅在内的中国队员,都需要从零开始适应游戏。

  “没人能拒绝为国效力的诱惑。”老帅说,“从3年前第一次接触到王者荣耀,内心就向往能身披五星红旗站在世界舞台上。”

  作为王者荣耀职业圈中首位身价破千万的选手,老帅内心始终难以释怀的,是外界对电竞的质疑声。“总有人把电竞和游戏画等号,认为是玩物丧志。”老帅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东西被误读,也曾多次和他人争辩,但始终改变不了外界的固有认知。

  5月下旬,英雄联盟赛事工作人员联系上Uzi,邀请其加入特意为亚运会组建的电竞“国家队”。在英雄联盟圈子里,简自豪成名很早。他的电竞名字是Uzi,自2012年进入职业圈起,他曾获得过多项世界级冠军,2018年被英雄联盟官微颁以“世界第一ADC(电竞游戏物理伤害输出类型英雄)”。

  “得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兴奋得说不出话来。”2018年7月,Uzi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仍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自己喜欢的事情,终于越来越被主流所认可。”

  在得知电竞入亚时,他不是没想过自己能代表国家队出战,但如今正是联赛鏖战期,一旦进入国家队,将会打乱原有训练安排和节奏,甚至会错过部分场次的职业联赛。“最初确实很纠结,联赛马上进入决定名次的白热化阶段。”Uzi说,“但为国出征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2018年6月,决定进入国家队的Uzi本想第一时间告诉父母,但拿出电话后又将电话放了回去。“父母对于我的情况都是从网上知道的。”Uzi说,“他们不是特别了解电竞行业,我也不想让他们操心。”

  父母曾对他的未来表示担忧,Uzi上学时经常被父母从网吧抓回家,多次教育不改的后果往往是以被打收场。这种状况直到俱乐部邀请他去打职业联赛,才得以改变。

  “电竞运动和传统体育赛事一样,都是残酷的竞争比赛。”前职业选手老T说,“电竞选手为了取得优异的成绩,每天至少需要训练10个小时,通过反复练习来提升技术。外界常年将电竞和游戏混为一谈,一度让这个产业处于社会认知对立面,也让无数电竞选手背负太多压力。”老T曾是一名职业选手,4年前因为受不了父母的指责,选择退役。

  “这次亚运会应该是最好的证明机会。”老帅加入国家队或多或少也有着给电竞正名的念头。Uzi抱着同样的想法,“电竞入亚,已经向社会证实电竞不是玩物丧志,而是一份年轻人喜欢的正经工作。”

  7月28日,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发布赛程更改公告。很快RNG俱乐部回应称,“更好地备战亚运会”。

  此次英雄联盟中国队派出包括Uzi在内的4名RNG主力成员,配以另外两家俱乐部的核心成员,以“全明星”阵容出征亚运会。“RNG刚拿下英雄联盟MSI季中邀请赛世界冠军,队员和战术在圈子里属于顶级水平。派他们征战亚运会,显然是希望能夺冠。”在国内经营一支职业战队的大刘分析。

  很快,“国家队”名单正式公布,Uzi、MLXG等选手入选英雄联盟战队,老帅、Alan等成为AoV战队的一员,力量哥也将踏上皇室战争的赛场。亚运会的大门,正式打开。

  老帅、Uzi和力量哥等选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都提到一个词,为国争光。Uzi的目标很明确,夺得亚运会英雄联盟赛事的“金牌”。同样入选英雄联盟战队的Letme说,“好好打比赛,为国争光。”

  进入国家队之前,这群年轻人隶属于不同的俱乐部,每年总会在赛场上过上几次招,闲暇时也会约上几局比赛。“现在大家都摒弃俱乐部之争。”老帅说,“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亚运会获得好成绩。”

  Alan在赛后表示,电竞和传统体育精神是互通的,因为都包含了竞技体育的精神,都是为国出一分力。我也觉得是对电竞的一个正名,电竞并不是所谓的玩游戏,电竞是电竞,玩游戏是玩游戏,金牌是对所有人,对电竞选手最好的证明。

  新游戏缺乏

  游戏行业增速现放缓

  8月25日,记者发现新浪微博所发起的“亚运会中国健儿加油榜”活动中,Uzi以极大优势高居第一,将孙杨等传统体育明星甩在身后。在排行榜前十名中,7名是首次代表中国队出征的电竞运动员。

  “电竞的成熟,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一产业。”国内资深电竞观察者郭凌表示。

  如今国内最具知名度的两款职业联赛分别为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王者荣耀KPL职业联赛。数据显示,2017年,LPL赛区全年赛事直播观赛人次、KPL内容观看和浏览量双双突破100亿人次。而据市场分析公司Newzoo2017年发布的《全球市场报告》,当年全球电竞产值规模达到1160亿美元,同比增长10.7%,未来还将保持至少8.2%以上的增长率,2020年将达到1435亿美元。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经历迅猛发展的阶段后,如今电竞爆发速度开始放缓。”郭凌表示。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2017年底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0%。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同比增长3.1%。

  然而半年后,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再次发布《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050亿元,同比增长5.2%。其中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634.1亿元,占比为60.4%,同比增长12.9%。尽管移动游戏市场仍为整体游戏市场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增速明显放缓。而客户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315.5亿元,同比下降1.3%。在用户规模上,端游用户规模为1.3亿人,同比下降4.0%。

  腾讯的财报数据也能体现这一点。二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为人民币252.02亿元,同比增长6%,环比下降12.42%。腾讯旗下《王者荣耀》活跃用户也在减少。市场分析认为,腾讯控股网络游戏业务收入下降,有短期内新老游戏交替、政策影响等因素,也有长时间内多种娱乐手段对游戏行业的挑战。

  “游戏增速放缓源于市场主要依靠老产品维持。”郭凌分析,“现在市场中头部游戏仍然是几年前的那几款,基本上没有表现出色的新游戏诞生。”

  掌趣科技CEO刘惠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手游市场呈平稳增长的趋势,但其集中化程度加深、头部效应加剧,存量用户流动性不足导致新增爆款难度大。”

  “2018年是游戏行业的‘三荒年’,分别是产品荒、流量荒、用户荒。”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盛大曾通过内部监测发现,2017年时游戏行业每7天就会有约100款新游戏上线,而今年却只有50款,行业的产能在明显下降。

  腾讯在半年报业绩会上称,“现在暂停了手机游戏的许可证,这主要是出于监管的问题,我们有很多游戏都在排队等待许可。”

  “行业的门槛提升后,头部游戏就那么几款,很多游戏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了。”郭凌分析,目前有数千个游戏许可证等待批准,“没有新的游戏出现,自然也抑制了游戏行业的增长。”

  电竞产业千亿市场

  有望爆发

  电竞入亚的消息引发电竞圈的热议,让圈内人感到兴奋的是,电竞终于得到传统体育的认可,行业期待着未来将得到更多的关注。“亚运会的结果将对电竞今后的发展带来深远影响。”郭凌表示。

  “电竞如今正得到传统行业的青睐。”大刘向记者表示,“从广告商的更换就能看出其中改变。”

  此前的电竞赛事主要由外设和电子产品等生产厂商赞助,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传统品牌开始涉足这一领域。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被安排在北京的国家体育场举行,其赞助商分别是奔驰、欧莱雅、伊利、罗技和英特尔,行业分跨汽车、化妆品、食品、外设、硬件厂商。

  “电竞的夺金让更多的选手和赛事获得关注,也让电竞选手和俱乐部的商业价值放大。”大刘认为。

  “此次电竞入亚让国内越来越多的游戏厂商能通过这一契机,提高自身商业价值以及国际化的影响。”郭凌分析称,以腾讯为例,虽然目前腾讯的大多数业务仍放置在国内市场,但其旗下包括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顶级游戏,都已经在海外上百个国家区域获得认可。“全球化的布局将为腾讯带来巨大的商业回报。”

  如今担任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的霍启刚,曾多次提及希望能将电竞带入奥运会现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的长远目标,就是使电子竞技最终登上奥运会的舞台。”霍启刚此前表示。

  据易观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将达到908亿元人民币,其中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占比53.74%。预计在2018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大关,达到1121亿。2019年,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规模将达到1300亿。移动电竞引发规模效应,报告预计,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用户将达到3.7亿人,预计2019年将达到4.5亿人。

  “入亚必然会让更多的传统行业关注到电竞,自然会加速电竞的发展,让市场规模得以更扩大化。”郭凌分析称。

  事实上,如今电竞产业正以各种形式出现在市场当中。此前宣布将打造电竞小镇的地区已有忠县、太仓、芜湖等地。

  去年底,上海印发《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包括鼓励投资建设电竞赛事场馆,发展电竞产业集聚区,做强本土电竞赛事品牌,支持国际顶级电竞赛事落户,促进电竞比赛、交易、直播、培训发展,加快品牌建设和衍生品市场开发,打造完整生态圈。

  部分高校开设了电竞专业。去年8月,一本《电竞解说概论》作为国内首本电子竞技专业教材,让电子竞技这一悄然进入高校的专业,再一次受到关注。《电竞解说概论》主编、四川大学艺术学院编导系副主任张越舟曾表示,尽管社会对电竞专业普遍存在偏见,编写这一教材也会受到争议,但新生事物“必须面对质疑”。

+1
【纠错】 责任编辑: 唐斓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黔北大地“晒秋”忙
黔北大地“晒秋”忙
新学期学消防
新学期学消防
互联网安全领袖峰会在京拉开帷幕
互联网安全领袖峰会在京拉开帷幕
候场
候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33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