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中弘股份失守“生死线” 恐成“面值退市”第一股
2018-10-18 08:27:3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对于中弘股份来说,昨日是公司决战摘牌“生死线”的关键一天。此前,中弘股份已连续18个交易日股价收报在1元下方,截至16日收盘,中弘股份报0.91元/股。由于涨跌停板限制,只要中弘股份17日收盘价低于0.91元,即使18日股价涨停,也无法回归到1元面值上方。

  盘中,仍未放弃的场内资金数度挣扎,即使遭遇跌停仍一度反戈一击,将悬念留到了最后一刻。但中弘股份最终以跌停报收于0.82元,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已成定局。这家公司在A股的旅程或许即将画上句号。

  全天奋力自救 功亏最后15分钟

  由于“生死线”从原来的1元/股降至了0.91元/股,中弘股份17日开盘便倍感“压力山大”。

  开盘集合竞价阶段,中弘股份股价长时间维持在0.91元的平盘价格。就在竞价结束前的最后十几秒,撮合价格被推升至0.92元,成功站在“生死线”上方,开局可谓顺利。

  分时数据显示,中弘股份昨日开盘第1分钟(包括集合竞价)共计成交92877手,较周二同期放量了26%,博弈态势明显加剧。

  开盘之后,中弘股份在前3个小时的交易时段呈现窄幅震荡走势,超过10万手大单坚定守住0.91元关口,最高一度触及0.96元,分时成交并未显著放大。

  进入收盘前最后一小时,多空搏杀明显激烈,大量放弃抵抗的筹码“变节”,加入抛售队伍,少量做多资金则在寻找时机,试图上演绝地反转大戏。

  14:16,中弘股份股价日内首次跌破0.91元,报0.90元。此后将近10分钟内,资金多次试图将股价重新拉至0.91元以上,但并未成功。

  14:26,中弘股份盘面涌现多笔1万手以上的主动卖单,股价随即再创日内新低。

  14:27,该股主动卖单规模快速扩大,分时成交量攀升至28.58万手,刷新当时日内新高。在卖单的快速打压下,中弘股份股价发生闪崩,一度触及跌停。

  14:28,大量抄底资金顷刻间拍马赶到,盘面持续涌现1万手以上的大额成交。在跌停板仅仅维持了几秒钟后,中弘股份股价在短短1分钟内从跌停拉升至下跌3%左右,数分钟后甚至回升至0.9元,但始终无法再度触及生死线。

  14:46,中弘股份股价第2波跳水放量封死跌停,分时成交量达到37.85万手,再创日内新高,显示大量投资者此时已放弃希望,只能将手中筹码尽数抛向二级市场。

  截至收盘,中弘股份股价跌停,报0.82元,大幅低于0.91元“生死线”,全天成交4.86亿元,收盘跌停板封单138万手。

  交易所盘后披露的龙虎榜显示,昨日中弘股份买卖榜单均由营业部席位构成。一线游资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位居买二位置,买入664.09万元的同时卖出438.48万元。其他买入席位分别来自上海、郑州、深圳、银川,买入金额在330万元至800万元不等。

  卖出榜单中,除了位居卖四的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之外,其余席位来自广州、日照、茂名、杭州,卖出金额在415万元至1240万元不等。

  几度命悬一线 尚存理论生机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对于绝大多数上市公司而言,股票面值即1元/股。

  这已是中弘股份第2次股价跌破1元。今年8月15日,中弘股份股价一度收盘跌破1元,但在9月初收获连续涨停,成功回升至生死线上方。

  回溯历史,在“面值退市”规则实施后,曾有多只个股因股价低于面值而身陷退市危机。

  自2012年7月9日起,闽灿坤B连续18个交易日股价跌破面值,面临退市风险。公司最终发布缩股方案,按6:1的比例实施缩股,成功免除危机。

  今年2月1日起,*ST海润股价连续3个交易日跌破面值,面临退市风险。公司此后停牌筹划重大事项,而后被交易所暂停上市(并非终止上市)。

  由此可见,上市公司面对“面值退市”规则,理论上尚有缩股和停牌两大最后手段可用。

  不过,与17日盘中仍在自救的场内资金不同,中弘股份高管这次似乎早早选择了放弃。16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18年10月16日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王继红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法定代表人职务;因个人原因,张继伟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职务。

  逃过“面值劫”就没事了吗?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股价低于面值可能将是中弘股份退市的直接原因,但公司基本面同样不容乐观。

  中弘股份主营业务为地产,但近年来连年巨亏。今年8月,公司被爆出累计50.3亿元的债务违约,并且因公司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被安徽证监局立案调查。5月,安徽证监局也曾表示,该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对公司进行行政监管措施。

  8月末,中弘股份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26亿元,同比大减4625.39%,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也同比骤降3764.20%。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87亿元,公司主业停顿,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古城花宴 重阳菊香
古城花宴 重阳菊香
京张高铁清河站主体结构正式封顶
京张高铁清河站主体结构正式封顶
壶口瀑布水势磅礴
壶口瀑布水势磅礴
金秋收获忙
金秋收获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99740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