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原油期货上市满“周岁” 破解产业避险难题
2019-03-25 09:02:17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对国内众多能源企业而言,近几年伴随原油价格大幅波动,可谓一直在“过山车”的心境中度过。2018年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货的推出,从格局上改变了上述现货企业经营者的经营思路。

  迄今,上海原油期货运行满一周年,其功能在企业应用探索中得以良好发挥,也为期市国际化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市场人士认为,这标志着该品种已正式走出“婴儿期”,逐渐走向成熟阶段。

  以点带面扩大期市国际化范围

  过去一年中,中国不断加快市场开放的节奏,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参与中国资本市场。作为国内市场对外开放的一部分,上海原油期货推出并运行一年后,获得了国际市场投资者的广泛认可。

  摩根大通期货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魏红斌对记者表示,人民币计价原油期货上市以来,成交量与持仓量都获得数倍增长,与世界油价走势的相关性显著提升。中国原油期货的上市不仅弥补了国际原油价格尚无法通过人民币定价的空缺,同时也在国际市场休市期间,为投资者提供了保值对冲的工具。

  法兴主经纪商业务亚太地区负责人James Shekerdemian表示,法兴银行高度关注中国原油期货,对其价格运行进行了长期跟踪。总体而言,运行情况良好。法兴银行目前已正式成为在能源交易中心备案的境外中介机构,并将积极推动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该市场的交易。希望中国期货市场能加快对外开放步伐,推出更多国际化品种。

  “中国推出原油期货并向全球开放,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美元可以作为保证金,兼顾了境内外投资者的需求,是期货市场国际化的第一步。目前原油期货市场效果超出我们的预期。原油期货可以推动油气产品市场化改革,加速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增强期货市场对现货市场的预期管理。原油、铁矿石和PTA期货具有以点带面的重要作用,应以原油、铁矿石和PTA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为契机,进一步加快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步伐。”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建议。

  推动能化产业深化产融结合

  在中国原油期货合约首批交易单位中,振华石油名列其一。据了解,该公司原油、成品油年贸易量6500多万吨,年销售收入超千亿元。目前已建立从海外油气田勘探、开发生产,到国际石油贸易、仓储运输、石油炼化的产业链。

  2018年7月底,振华石油贸易团队注意到,受国内宏观因素及国际地缘局势影响,中国原油期货价格已从跟随国际主流期货,逐步走出一波相对独立的行情,中国原油期货价格相比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出现了一定溢价。如果此时从国际原油市场采购原油,并在国内进行交割,将实现无风险盈利。

  “这时候,我们通过集团内部整个石化产业链相互协同配合,首先解决了实货的问题,紧接着通过相关业务人员连续一周盯盘,终于找到了建仓的最佳时机。在此过程中,公司还锁定了外汇敞口,确保全流程无敞口风险。在此后的船运、装卸等过程中,公司克服了天气、时间等多重困难,顺利完成了中国原油期货的首次交割,为业务走通全流程进行了积极探索。”振华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国内外原油期货参与主体的增加,原油现货的竞争格局会逐渐发生变化。对于地炼企业来说,关注和参与上海原油期货交易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京博石化作为上期所沥青期货指定交割仓库和指定交割品牌,在一年来的参与中深刻地感受到了金融与实体产业的密切关系。

  京博石化相关负责人指出,公司主要通过两大方式参与上海原油期货。第一是库存保值(以卖空保值为主),之前主要选择布伦特或WTI原油标的,但从市场和定价机制来说,它们无法有效代表国内炼厂真实需求,目前公司库存保值倾向于选择上海原油期货。第二是产能套保(锁定裂解价差),之前主要通过“买入纽约NYMEX的WTI原油期货合约+卖出上期所的沥青期货合约”操作,以便在沥青裂解价差高位区间锁定利润,上海原油期货增加了公司的产能套保操作渠道,且它与沥青期货都是国内上市品种,相关性较高,且交易时间一致性高,能够防范外盘操作中的时间敞口风险。

  “随着上海原油期货的发展和成熟,国内的原油生产企业、炼厂等加工企业以及最终用户会逐渐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进行效益测算,进而通过参与上海原油期货进行相应的保值操作来锁定成本或利润。”中联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油期货上市之后,整个中石油系统都很重视,密切关注合约的流动性、市场反应以及与WTI、布伦特的联动关系,并进行阶段总结,为后续探讨采用国内原油期货进行上下游产品定价或保值打基础。

  据了解,在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上市当日,中联油参与了集合竞价,并成功完成了中石油的首单交易,是原油期货首批交易的企业之一。截至目前,中联油已在原油期货多个合约上进行了交易,并参与了多次交割。

  企业三大避险难题得到解决

  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上市以来,整体运行情况良好,与国际市场价格相关性较好,尤其是成交量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跃居全球第三,市场潜力可见一斑。

  服务实体经济是国内期货市场发展与对外开放的重要主旨。原油期货处于石油产业链上游,其推出和发展对整个产业链影响深远。据了解,在石油贸易市场,目前定价仍主要以布伦特原油期货和WTI原油期货为基准。上海原油期货运行一周年以来,企业人士深刻地感受到在中国原油期货推动之下,产融结合对于应对跨境避险难题、推动企业创新升级的重要作用。

  中化石油作为能源产业公司,过去一年中持续探索利用上海原油期货合约进一步丰富计价手段、分散经营风险、辅助提升业绩。据介绍,该公司全年原油和成品油经营总量超过1亿吨,拥有较强的境外石油资源获取能力,年原油长约量超7000万吨。该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探索参与原油期货,公司长期面临的三大避险问题得到了解决。

  首先,原油进口企业所面临的在途价格风险。由于主要产油国普遍同我国存在较大的地理间隔,从装港到卸港通常需要1-2个月时间,在这期间,原油价格波动影响进口企业经营业绩。中化石油有关负责人表示,此前原油进口企业通常挑选境外期纸货市场中流动性较好的合约进行套期保值操作,但由于境外合约品质和亚洲时段流动性不足等问题所造成的基差时常存在,可能会影响套保效果;在上海原油期货合约推出后,由于亚洲时段流动性充裕且合约基于中质含硫原油设计等特点,给予原油进口企业在选用套保方案时更多选择,有效提升企业规避在途价格风险手段。

  其次,国际原油贸易结算货币及境外期货市场均以美元计价,原油进口企业在购销两端存在汇兑风险。上述负责人指出,人民币计价的上海原油期货推出后亦可有效规避汇率因素影响。

  再次,进口企业可以通过“实物交割+期现结合”有效降低原油采购成本。中化石油在具体采购过程中就采取了这样的做法:当原油到岸价高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时,可选择买入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卖出境外期货合约,锁定原油采购成本优势;当所采购交割品质原油到岸价格低于上海原油期货价格时,可选择在境外采购后交入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实现盈利,同时采购其他替代品种加工,统筹后实现采购整体优化。

  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简称“京博石化”)是一家以石油化工为主业,集石油炼制与后续深加工为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公司原油一次加工能力为350万吨/年。该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原油期货上市后不久,公司作为首家地炼买家买入了国内首船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计价的原油实货。“WTI、Brent原油和国内炼厂实际使用的原油品质存在差异,因此价格趋同性上存在偏差,这降低了避险效果。另外,国外原油期货以美元计价机制也加大了企业套期保值难度。目前我们尝试选择中国原油期货升贴水的模式进行定价,大大降低了汇率波动带来的运营风险。”(记者 张利静)

+1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苗山脱贫影像志——苗乡女的读书梦
苗山脱贫影像志——苗乡女的读书梦
福鼎茶乡迎来白茶开茶季
福鼎茶乡迎来白茶开茶季
花开映坦途
花开映坦途
合肥:安全教育进校园
合肥:安全教育进校园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4276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