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罗静案风暴眼:祸起高杠杆 深陷博信股份
2019-07-11 08:34:26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自6月20日罗静被刑拘所产生的风暴,波及范围不断扩大,但是这场风暴的核心仍在博信股份。

  此前名不见经传的罗静,在近几年以高杠杆的战术,在资本市场上征伐不断,先后攻下承兴国际控股、博信股份等上市公司。

  只是,攻城容易守城难。从何处获取资金来推动这些公司运转,成为罗静的另一场战役。而以经营品牌营销公司起家的罗静,在持续输血博信股份后,反倒深陷其中。

  以高杠杆收购做大

  时间回到两年前,罗静意图征战A股,看上了位于广东清远的博信股份。

  2017年7月12日,罗静拟通过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晟隽”)以15.02亿元的价格,承接博信股份合计28.39%的股份,成为博信股份的控股股东,这笔交易溢价74.24%,每股收购价23元。

  但是苏州晟隽仅有2亿元注册资本,要完成一笔15亿元的收购,罗静入主博信股份的资金来源,曾受到上交所关注。上市公司当时回应,收购资金中的2亿元来自股东认缴注册资本,剩余部分的收购资金,来自控股股东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承兴”)的自有资金,在本次交易获得上交所确认批复后“分批发放”。

  随后,苏州晟隽质押了所持博信股份的股权。2018年6月29日,为了满足广州承兴的业务发展需要,以及补充经营流动资金,苏州晟隽质押其持有的博信股份全部股份,质押期限自2018年6月29日至2019年12月20日。

  而在罗静入主博信股份后,博信股份的股价开始上涨。2017年6月30日至2018年6月29日,博信股份的股价从13.2元/股,上涨至19.97元/股,其间最高上涨至21.77元/股,但较当时23元收购单价仍有差距,罗静的投资仍为浮亏。

  虽然苏州晟隽的上述股权质押,尚且难以论证是否与苏州晟隽收购博信股份直接关联,但是类似的情况,此前已在罗静征战承兴国际控股时上演过。

  2015年底,罗静拟通过China Base Group Limited(简称“China Base”),收购奕达国际集团(现更名为承兴国际控股)74.35%的股份,交易金额5.35亿港元。

  根据当时的收购公告,罗静仅先支付了2000万港元定金。在完成该项收购后,China Base通过质押所持奕达国际集团的股份,可获得不超过7亿港元的贷款,用于支付剩余交易金额,以及后续要约收购应付资金,罗静签立个人担保。

  承兴国际控股因为罗静入主,表现明显活跃。2016年至2018年,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上涨了5倍有余,在罗静被刑事拘留前,承兴国际控股的市值上涨至85亿港元。

  钱来自何处?

  罗静征战A股博信股份,需要的是大笔资金。在控股博信股份后,罗静就曾通过博信股份表示,苏州晟隽会利用集团资源,适当发展新业务以改善公司的盈利能力。

  此后,罗静持续输血博信股份。2018年1月16日,苏州晟隽决定向博信股份无偿提供授信额度为5亿元的借款,随后又追加额度至7亿元。

  那么罗静的钱从何处来?

  随着罗静被刑事拘留,其通过第三方理财公司进行供应链融资的消息被曝光。

  7月8日晚间,诺亚财富公告,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简称“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随后不断曝光,苏宁、云南信托等企业也牵涉罗静的融资。

  虽然相关方不愿透露此次供应链融资的具体信息,但多项信息显示,罗静通过歌斐资产融资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至2017年10月,在其宣布溢价收购博信股份的三个月后。

  “步步艰难,步步惊心”,罗静在2019年初举办的集团公司年会上,用这两个词来形容2018年。她还提到,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一定要保证现金充足。

  深陷博信股份

  罗静通过一系列资本征战所构建的商业帝国,在版图扩张至博信股份后,步入泥足深陷的境地。

  目前,罗静通过旗下公司,涉足泛娱乐、智能硬件、大健康三个产业。不过,以经营品牌营销公司起家的罗静,似乎对智能硬件领域不太擅长。

  当前博信股份转型之路走得并不顺利。博信股份自2017年转型智能硬件业务,到了2018年,虽然业务规模有所扩展,但是受坏账准备计提的影响,公司净利润约为-5244.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在2019年一季度,博信股份的扣非后净利为-258.42万元。同时,博信股份在转型过程中,出现客户拖欠上亿元货款的情况。

  博信股份因该事项,其2018年财报被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带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在罗静被刑拘后的第五日,博信股份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也被上海当地警方刑拘。

  耐人寻味的是,罗静自开始征战博信股份至今,一直与江苏等地产生关联。

  2017年7月,罗静为了夺下博信股份,成立了苏州晟隽。完成收购后,苏州晟隽将所持博信股份的全部股权,质押给了杭州金投承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公司(简称“杭州金投”)。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介绍,杭州金投背后的股东包括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广州承兴(苏州晟隽控股股东)等企业。2018年7月,博信股份的注册地变更为苏州。

  而罗静在上海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前后,博信股份走出“深V”行情,股价剧烈波动,交易量巨幅放大。上交所官网显示,7月8日至10日,买入和卖出博信股份金额最大的前五家营业部,均来自江浙地区。

  据东方财富Choice估算,苏州晟隽的上述质押预警线为12.78元/股,平仓线为11.18元/股。而在7月5日博信股份公告罗静被刑拘后,7月8日,博信股份开盘跌停股价为11.05元/股,随后股价快速拉升涨停至13.51元/股。截至7月10日,博信股份收盘价为14.4元/股。⊙邱德坤 记者 黎灵希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畅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醉美阿尼玛卿
醉美阿尼玛卿
奥克兰大雾弥漫
奥克兰大雾弥漫
“乐”动喀什古城
“乐”动喀什古城
老隧道的新使命
老隧道的新使命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10189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