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健身房现“闭店潮” 为何“命”不长?
2019-10-15 08:06:4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没燃烧完的卡路里与关门的健身房

  一把挂锁隔断了小区居民的健身热情。10月12日上午,坐落在长株潭城际铁路谷山站旁的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莱茵城小区内,临近雷锋大道和城铁站的乐享健身房已人去楼空。玻璃门内静谧无声,外墙悬挂的大幅广告牌上写着的办公电话,已无人接听。

  会员卡成了“空白支票”

  10月10日下午,从外地出差回来的陈先生得知乐享健身房管理方“跑路”时心里一凉,“2000多元的会员卡才去了3次,上次还考虑准备办张私教卡的,(这钱)就打了水漂?”等他赶到16栋、17栋附近的乐享健身门前时,看到的是紧闭的大门和凌乱的店面。一位到健身房附近超市买菜的小区居民告诉陈先生,消息前一天晚上就传开了,很多会员赶早过来,找不到老板就搬走了一些器械。后来门就被锁了,可能是欠了房租。

  坏消息接踵而至:有人查到,乐享健身房的注册公司今年4月已注销,但奇怪的是,今年8月前后,乐享健身还办了一场盛大的促销活动,在小区内吸纳了许多新会员。“因为活动有优惠,我就办了张卡,去了3次觉得锻炼有些效果,没想到关了。”陈先生感慨,出差前他还和妻子商量,让喜欢窝在家里看电视刷美剧的妻子也来活动下胳膊腿。

  据一些居民介绍,莱茵城的乐享健身房办了大约3年,还设有跆拳道培训中心,一些家长为上学的孩子办了卡,10月9日白天还有会员在里面锻炼,但没人意识到这会是最后一堂课。

  同样焦急不安的还有健身房的员工。有业主联系了自己的私教,发现他们也无法联系到同样住在莱茵城的老板,工资也拖欠了一个月。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小区里已有居民报警并在群里通知办了会员卡的业主维权。

  当地媒体报道称,莱茵城小区业主委员会知道健身房倒闭后,考虑到在乐享健身的会员大多数是小区的业主,多次联系健身房老板未果后,业委会发出紧急通知,统一为业主登记损失。从登记的情况看,单户会员卡金额最小的1050元,最大的超过3万元。截至10日下午,登记的业主已超过百人,损失超过50万元。业主委员会负责人表示,他们已联系了开发商、物业以及街道,要求立刻阻止商户撤离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估计随着登记人数的增加,损失金额可能远不止50万元。”

  “蓝海”成“红海” 健身房现“闭店潮”

  健身房的兴起与经济、体育的发展密切相关。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全民健身风开始流行。2002年,在北京办一张中体倍力健身年卡需花费近万元。2008年,“全民健身与奥运同行”的活动渗透到大街小巷,彼时中国的健身俱乐部仅有2770家。而健身行业最大的数据服务商——三体运动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大陆健身俱乐部超过4.6万家。

  201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到 2030年建立起体系完整、结构优化的健康产业体系,强调重点发展全民健身及业余体育。2016年10月2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提出盘活体育场馆资源,扶持健身俱乐部发展,支持符合条件的健身休闲企业上市,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健身休闲产业,到2025年健身休闲产业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人士也指出,经济型用户和健身爱好群体的规模将持续扩大,未来居民健身意识进一步增强,对健身服务及设备的需求仍有较大增长空间。

  随着经济增长和城市居民对健康的日益重视,各地健身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十年间,健身房数量增加了将近18倍。但在市场繁荣的背后问题也不断显现,健身房消费纠纷、老板人间蒸发……这类现象时常见诸报端。央视2018年8月对北京地区健身行业的调查报道显示,3个月间有超过20家健身房倒闭。而《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指出,近八成的健身俱乐部熬不过12个月,行业洗牌进入白热化。

  湖南省长沙市近年来也频频出现健身房关闭的消息。2018年经媒体报道已倒闭的健身房不下10家。其中12月17日,经营17年的长沙海东青健身俱乐部发布停业通知在业界引起震撼。作为长沙首批本土以商业模式运作的健身房,海东青有芙蓉路店、中江店、东方店3家直营门店,这3家店均处于市内繁华地段,健身设施和教练水平一直在业界排名前列。仅长沙市最核心地段的芙蓉路店,会员就将近2000人,单店预付费卡价值超过200万元。

  当地媒体报道称,从2017年起,该店不止一次出现缓发工资、推年卡返利等情况。一些会员介绍说,2017年末,该店推出“800元办年卡,一年内健身满120次,返还560元卡费”的促销活动,但他们完成任务两个多月,却一直没收到返还的钱。如今,数千名会员走上预付卡维权之路。

  这些健身房为何“命”不长

  今年国庆期间,在长沙颇为知名的奇迹健身房属下的位于东二环的海关店突然关门歇业。据长沙电视台政法频道报道,奇迹健身海关店是2017年前后开业的,由于是连锁品牌,又提供健身、私教、游泳、私人储藏柜等多项服务,开业后吸纳了数百名会员。

  但会员们今年10月4日来健身时,却发现健身房已歇业。店内张贴的一张通知书上写着:经该公司决定,对海关店重新选址升级,让原址会员从2019年10月4日至2019年10月20日16天时间之内,转至奇迹健身长沙市其他任意27家门店锻炼。长沙市雨花区高桥街道办、当地派出所以及五一社区均介入了协调,发现该健身房还拖欠了房东大约40万元租金。

  据悉,今年长沙市至少有8家健身房关门,涉及会员几千人。其中,绝大部分健身房在关门前都没有主动退还消费者预售卡内的余额,消费者维权无门,只能抱着“认栽”的心态,这冷了众多健身爱好者的心。

  湖南体育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谭焱良分析,健身房是一个初期投入很大的项目,器材、场地、人员开支不菲。如果资金准备不充分,就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此外,大部分开店者对市场调查并不充分,常常几家健身房距离很近又没有足够差异化,竞争激烈。为了招徕顾客只能打价格战,最终结果是扰乱市场,增加生存压力。“健身房采取的是预付费方式,折扣越大,风险越高。”

  湖南体育界一资深管理人士向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透露,很多健身房的开设理念存在问题。他发现一些健身房投资者的开店逻辑是建立在消费者不经常入场锻炼及消费者无限加盟进入的基础上的,这几乎是天然的缺陷。“一个场馆能容纳多少人同时进场锻炼?一般来办卡的会员大概什么时间进入?老板都有估算。但所有的店都在拼命用打折或者其他促销方式吸引会员。”

  他介绍,用预付费办卡的促销方式,投资者可以短期吸引众多会员,拿到上百万元的资金,但实际上众多会员进场后发现,如果不办理私教课,健身房带来的仅有器材的优势。消费者对健身的认识不再局限于跑步机、健身器材等简单器械锻炼,需求更为细化,但多数健身房难以在这一方面提供足够支持。这一对冲的矛盾,会逐渐稀释参与者热情:投资商会发现客户黏度下降,开健身房投入高但是复购率太低,办卡健身不像快消品需要一直购买,由此其长期生存压力显现。健身者则认为花几千元办卡,或者实际参与价值不达预期,或者发现最后并没有足够时间消费,买了一次以后就不会继续参与。

  谭焱良说,健身房收入的主要来源依旧是“办卡+卖课”,这种服务预付款消费,一直是消费者纠纷和投诉的重灾区。他曾在几年前联系一些健身产业投资者,期望仿效“支付宝”、建立第三方评价支付的方式来解决投资者“跑路”给市场带来的伤害,然而,响应者寥寥无几。

  模式的创新方为出路

  《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健身市场迄今远未达到天花板。据报告,中国线下健身会员仅为欧美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左右,人均教练指数则相差更远。中国的健身会员渗透率仅为0.4%,与亚太地区相比,仅高于印度和印尼,显著低于3.8%的亚洲平均水平。报告指出,当前中国前十大健身房市场占有率仍较低。前十大健身房总品牌店面数仅有740家,剩下的健身房以非连锁为主,约占健身房总数的66.8%。实力较强连锁健身房区域化特点较为明显。与零售等业态受历史遗留原因较难进行跨区域扩张不同,健身房行业并不存在较强的区域壁垒,未来具有较大的市场整合空间。

  长沙市体育产业协会秘书长胡敬则认为,很多健身房在初期经营成功之后,就认为摸到了市场盈利的脉搏,但随着消费者越发理性,健身行业也在推陈出新,一味开分店、偏离市场潮流,就会被“大浪淘沙”。“做得好的健身房早已抛弃‘懒人养勤快人’这一套经营模式,从业者通过免费停车、完善配套服务来提高场地及设备使用率,通过私教服务,售卖健身餐、蛋白粉来提升客单价及会员留存率。”

  此外,新崛起的健身工作室快速增加,也开始抢占健身房市场。源起于欧美的健身工作室主要分独立经营、合作经营和连锁经营三种。而健身工作室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会员费、一对一或一对多私教收入、小团课收入及设备、服饰及配件的销售收入。国内目前存在的健身工作室基本参考国外模式,主要是独立经营和合作经营为主,针对客户的需求,主要提供一对一、一对多和小团体课程。湖南体育局一训练中心的资深教练表示,这一模式主要以教练为核心竞争力,以教练的专业技能为资源吸引客户,为客户提供更私密和个性化的服务。工作室的客户大多数档次较高,主要通过老客户口碑推介,品牌影响导致客户粘性大。由于健身工作室的规模小客户少,所以,它的前期投资、场地和器械相对于传统健身房而言也更少。这是健身产业的有益补充,也体现行业的扩展和项目品种分化。此外,一些新型健身俱乐部也在试图改造传统商业模式。常见的运作模式包括采用低价月卡方式扩大用户基数、智能健身工具,提高用户消费频次等。2015年后以超级猩猩、光猪圈、乐刻健身为代表的新型健身房开始快速发展起来,短时间内开店数迅速增加,但盈利能力及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仍有待检验。

  他介绍说,现在一些省会城市里的一些资深职业运动员下海也有不错成绩。像跆拳道、柔道、摔跤等小众竞技类场所成为家长喜爱。这些场馆以教练员的专业、资深和能力为标志,大多数都是省级、国家级、世锦赛获奖者,能保障受教者能力提升和训练安全;并且由于受教时间长,并不需要很多会员就能维持,往往比一些健身房附带搞跆拳道、瑜伽、游泳等营销方式更有吸引力。“除了地域优势,无论哪类大众健身场所或者小众锻炼场馆,专业化才能维持生存。”(记者 洪克非)

+1
【纠错】 责任编辑: 聂晨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金秋游花海
金秋游花海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新疆博斯腾湖畔秋景惹人醉
新疆博斯腾湖畔秋景惹人醉
脱胎漆器 匠心独运
脱胎漆器 匠心独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5104527